彭博社報道,在其它國家仍在應付第一波疫情之時,中國東北地區已經二波再起,「戰時狀態」封鎖狀態重現。這新一波的疫情引發人們更多的擔憂。

2020年5月7日,位於俄羅斯和北韓接壤處的東北吉林省報告「首例」病例出現。截至5月21日,已經有至少46人染疫。不過,中共此次公佈的數字再次受到質疑。

與首先爆發第一波疫情的中心城市湖北省武漢市相比,東北地區的二波疫情規模較小。武漢疫情爆發後,當局對其實施了為期11周的封鎖令,已於4月8日解封。

5月11日,當局宣佈(吉林省吉林市下轄的)舒蘭市進入「戰時狀態」,5月13日,吉林省吉林市進入封城狀態。隨著疫情在東北地區集中爆發,上億人被禁足,小區也被封鎖。吉林市已經在建立緊急反應系統,可以在24小時內將兩個體育場變成方艙醫院。

按照彭博社的說法,本屆年度政治會議定於本周召開,封鎖令是中共政府求「穩」表現。

新一波疫情帶來更多擔憂

雖然實施了嚴格的封鎖防疫措施,但新一波的疫情卻引發人們更多的擔憂。

官員們尚未確定此次新一波疫情的「零號病人」。不過,據說一名在舒蘭市警察局洗衣房工作的婦女嫌疑較大。她被指與一名或多名俄羅斯人接觸過。

這些患者所攜帶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顯示出與湖北疫情中不同的基因序列,卻與俄羅斯進口病例的相同。病毒遺傳序列的變化可能使官方更難發現其行蹤。

中國傳染病專家邱海波5月19日在黨媒央視上說,吉林病人的病毒潛伏期比武漢同類患者時間更長,而且康復期也更長。不過,他沒有詳細說明這些發現的依據。

他還說頭兩周內的病例似乎主要是肺部受損,而武漢患者則是心臟、腎臟和腸道等多處器官受到損傷。

全球研究人員正在研究這種病毒是否正在以一種重要的方式突變,從而傳染性更強等等。這也將給研發疫苗工作帶來障礙。

目前全球正針對中共病毒研發逾100種疫苗,而美國和英國研究人員則發現,中共病毒目前已有數百種變體。

封城措施恐帶來更大壓力

彭博社稱,這種苛刻的封城措施將令防疫工作更加複雜。該地區由於汽車等重工業衰落,且相對貧困,通常被視為中國的「銹帶」(Rust Belt,註:由於曾經強大的工業部門萎縮而導致經濟衰退、人口減少和城市衰退的地區)。 2019年,東北三省GDP不到南方廣東省的一半。中央政府多年來一直關注東北的經濟發展,新一波疫情爆發可能給其在該地區的經濟發展計劃增加壓力。

自從武漢封鎖以來,中共表示將對每一波疫情做出反應,並根據需要採取更嚴格的措施來控制疫情傳播。這與南韓和香港等其它經濟體截然不同。儘管在俱樂部和醫療中心等處有新增群聚感染案例的出現,但南韓和香港一直未採取任何封鎖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