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完全失控,到目前全國已有3省封省、65個城市封城。這期間,湖北省、市主政官員被強烈質疑在處理疫情上管制能力低下,批評聲浪不斷。此事是也讓中共高層火大,陸媒稱習近平要動刀子了,一眾湖北官員挨訓。

中共肺炎疫情失控 中國有3省封省、65個城市封城

武漢疫情持續延燒。湖北省武漢市1月23日「封城」及隨後全省「封省」以來,全國各地陸續跟進。

近日,遼寧、江西進入全省封閉管理,加上湖北也幾近封鎖,其它包含南京、杭州、合肥、哈爾濱等中國多省省會也實施強度不一的管制。截至目前,全中國3省65城宣佈封城。

繼湖北後,江西、遼寧也全省封閉。2月5日,遼寧當局印發全省疫情控制措施30條通知。包括嚴格排查「十清楚」;嚴格防控「十必須」;社區(村)居民「十不要」。全省小區一律採取必須對村莊、居民小區實行封閉管理等。

2月7日下午,湖北省中共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佈緊急通知,稱要實施村組封閉管理。

武漢中共病毒傳染力有多強?以下這個例子可以看出,據報,浙江寧波一名確診男患者懷疑與另一確診患者「擦身」15秒而染病。

武漢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確診和死亡病例不斷攀升,重災區武漢如「人間煉獄」。有武漢網友曾錄下影片,記錄武漢「封城」24小時後的生活,有如末日的電影情節畫面曝光,讓全世界的人知道當地封城的恐怖景象。

湖北官員處理疫情手法引民憤

這期間,中共官員們處理疫情時笨拙手法及隱瞞疫情,特別湖北及武漢紅十字會因分配捐贈物資不公、造假,更是民怨沸騰。

被稱為「湖北F4」的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省長王曉東、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及武漢市長周先旺被指消極怠惰、指揮混亂,而且是瞞報武漢中共肺炎疫情的主要禍首。

武漢中共肺炎從最初發現病例、蔓延、大爆發的前後過程。有文章說,湖北省、武漢市主政官員、中共衛健委、疾控中心,都存在太多疏漏和失職,以至於造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2019年12月31日,中共衛健委就已派出第一批專家組來武漢調研,期間不可能不知道疫情真相,但還是毫無作為。後來多家媒體披露的消息指,疾控中心的一眾專家型官員大概率在1月初就已知道中共肺炎人傳人的真相,卻沒有公之於眾,而是自私地謀取學術成果,忙著在《紐英倫醫學雜誌》(NEJM)等海外頂級醫學期刊發表論文,造成海外不少業內人士都知道中共肺炎真相,中國大眾卻毫不知情的諷刺一幕。

習要動刀子 湖北官員挨訓

隨著武漢中共肺炎疫情完全失控,習近平1月25日召開常委會,決定成立應對中共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這是中共高層首次介入防控工作,但這距疫情爆發已有近2個月的時間,錯失了最佳防控期。

2月3日中共舉行應對中共肺炎疫情的第二次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承認:這次疫情是對中共的「一次大考」;中共應對這次疫情中暴露出「短板和不足」。

2月5日上午,中共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舉行了會議。

《財經》報道說,「今天的會非常重要,不能有任何絲毫理解上的差誤,如果出現任何問題,會追責,不是嚇唬大家。總書記前天的會議已經提了,做不好要動刀子。」在武漢市衛健委10樓會議室中一位發言人稱。

該會議中強調,要求各區在未來兩天內,最晚至2月7日,完成武漢市所有疑似病例的核酸檢測。除了疑似病例的檢測,這次會議還提出爭取在5日晚24時,收治所有確診病人。報道稱,這兩個任務是上級對武漢提出的硬性要求。

指揮部會議中一位發言人稱,如果有病人沒能進入「方艙醫院」或定點醫院,則由各區安排,臨時進入民營醫院過渡。總之,所有確診的病人,將都集中到隔離點,不能在家隔離。

危重症醫學專家、中國工程院的副院長、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王辰院士2月5日接受陸媒採訪時稱,目前武漢形勢嚴峻。大批患者沒有及時收治到醫院,這批患者在社會上的流動,在家庭中的居住,會造成更進一步的家庭和社區的感染,這是加劇疫情的最重要的因素。關鍵要把已經確診的輕症患者及時收入醫院,進行集中救治和隔離。

2月6日上午,在武漢市疫情部署會上,孫春蘭講話充滿火藥味,她稱,「各級領導幹部要堅決落實黨中央部署,……戰時狀態決不能當逃兵,否則就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解決措施不精確、落實不到位的問題。」

有海外中文媒體的評論文章稱,從2月6日主管衛生的孫春蘭在武漢會議上的講話來看,她已事實上接管了湖北省和武漢市的疫情防控工作。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從武漢接到兩個硬任務上來看,武漢疫情的嚴重性不可想像,以前那批專家解決不了問題,中共高層已感到火燒眉頭。最近,當局建火神山、雷神山、「方艙醫院」,及王辰突然跳出來「安撫民心」,這也是出於最高層的指令,說明事態緊急。

時政評論員袁斌表示,由於中共從上到下隱瞞疫情,防控不力,應對失措,導致中共肺炎迅速蔓延至全國及幾十個國家和地區,成千上萬的人紛紛染病,甚至因此失去了生命。在這場災難中,作為罪魁禍首的中共,理所當然地遭到了廣大民眾的譴責和唾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