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於去年辭職的前監警會國際專家小組成員斯托特(Clifford Stott)周日(5月17日)發推指,在監警會發表對反修例抗議衝突的審視報告後,他可以自由運用監警會及他自己採集的數據資料,為2019年香港社會運動的演變做科學分析,另擬一份報告,期望在6月9日之前發表。

斯托特強調,其報告並非取代監警會報告,僅是對香港抗議活動的學術研究。報告將對去年6月至8月抗議活動中不斷演變的社會心理推動力進行實證和理論分析。

日後報告分三階段

斯托特在社交網站上傳一份文件的截圖,該文件顯示了去年社會運動中,港警、抗議者等的行為及心理互動分析,其分析分為3階段。

第一階段是去年6月至7月底,抗議活動主要集中港島區,訴求點是希望阻止《逃犯條例》通過。此階段的報告亦探討是否警方開始直接使用武力導致抗議者衝擊立法會,成為首個大型警民衝突事件,並讓日後抗議者的訴求開始轉變。

第二階段,抗議活動範圍擴大,形式亦有轉變,抗議者矛頭針對中共對港府的控制。第三階段,流水形式的抗議活動更為頻繁,社會運動的暴力程度升級,同時更針對警察。

報告將分析包括元朗7.21襲擊在內的連串事件,如何升高抗議者對警察及港府的反感並質疑其處理的合法性。報告將包含參與者的訪問等一二手資料,並強調必須在警務工作、抗議者行動、社會心理互動、香港歷史及社會結構下理解整個運動的演變。

監警會報告是製造「新真相」

斯托特是英國基爾大學自然科學研究院院長,受邀加入監警會國際五人專家小組。不過去年11月,專家小組聯合發表聲明,稱監警會「權力及獨立調查能力不足」,認為有必要加強取證能力,始可完成臨時報告,及至12月,五名專家更宣佈集體請辭。

身為5名國際專家之一,斯托特日前批評監警會報告不符合國際標準,他並引述名作家喬治奧威爾 (George Orwell)的話:「一個社會越遠離真相,越憎惡揭示真相的人」(the further the society drifts from the truth the more it will hate those who speak it),他並指監警會的報告是要製造「新真相」。

港府認可監警會報告

對於斯托特的說法,監警會專案組督導委員會成員陳錦榮不表贊同,指稱海外專家僅參與一段短時間,不清楚監警會的工作。特首林鄭月娥亦表示,監警會報告並不偏頗,形容警隊「毋庸置疑是專業」,重申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監警會報告,但她承認,不會天真以為接納報告提出的建議會令社會事件結束。

監警會上周五(5月15日)就香港警方處理「反送中」的行動發表超過一千頁的審視報告,將去年7月21日元朗襲擊事件定性為「雙方的集體毆鬥」,而非「單方面的無差別恐怖襲擊」。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杰,批評監警會報告「偏頗」,「刻意模糊警暴問題」,亦沒有就警方過份使用武力等問題作岀評價,僅是批評抗議者,形容這份報告是「撐警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