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於今日(17日)在其官方網誌上,指坊間質疑監警會報告的人們為「某些立心不良的人,非要打撃警隊不可」。從去年反送中運動開始後,港府的做法和港官的言論越來越帶有共產黨的色彩,或稱「黨文化」。

上周五(15日)監警會發表調查報告,引起社會強烈反響,認為報告並不客觀。當中,郭家麒議員指出,由於監警會的架構為「雙層制度」,所以對警方的投訴需先到警察投訴科才會到監警會,所以在先天上就沒辦法做到獨立調查,所作的結論也沒辦法是客觀、公正。

張建宗於今日(17日)在其官方網誌上,談到最近監警會發表的報告說,「坊間有人指報告『撐警』、『扶警』、為警方『漂白』。張建宗認為,這些言論再次顯示某些立心不良的人,非要打撃警隊不可。」

張建宗又呼籲市民不應輕信網上流傳的片面及誤導性的訊息,甚至虛假指控,應回歸理性,對報告作出公道及中肯的評價。

熟悉香港文化的人們聽到張局長的話,驚覺港官的黨文化是什麼時候被培養成了?!

大紀元一篇評論文章《正言:從心理上清除黨文化》中,列舉了黨文化的幾個特徵,其中「症狀之二:仇視批評和不同意見」。

關於「症狀之二:仇視批評和不同意見」,文章有以下的描述:

在發表意見和觀點時,當遇到與自己觀點不一致,或者相反的觀點認識,遇到批評反駁時,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遇到說自己不好不對時,不是平等理性的討論、交流、切磋,冷靜的思考自己的不足,善意的指出對方的不足,而是先把自己擺在至高點,認為自己是最正確的,憑自己的主觀臆斷,給對方下結論,定性:你就是這樣想的,你就是那樣想的,你的險惡用心是甚麼,你的目的是甚麼,你的企圖是甚麼,憑自己的想像和推理給人家下定論,往最壞處想別人。

猶記去年發生7.21事件,5天後,張建宗召開記者會向市民道歉時說的一番「人話」:「7月21日,大家都知道在晚上有暴徒在元朗西鐵站和街頭肆意襲擊手無寸鐵的市民,行為令人髮指、令人憤慨,大家亦感到很痛心和難過。我們承認警方當晚的處理與市民期望有落差,我亦明白市民對於元朗這次襲擊事件感都非常嬲(生氣)、憤慨,要發聲去譴責無法無天的暴力行為,並以行動表達他們的反對聲音。我在此衷心呼籲明日前往元朗的人士一定要以和平、理性方式表達他們的訴求及表達他們的意見,並且小心保護自己和身邊人士的安全,遠離任何可能發生暴力的衝擊和行為。」

當然,張建宗在道歉後,翌日即遭到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反擊;發表聲明,表示就張建宗發表的言論,所有警務人員均極度憤怒,協會給予最嚴厲的譴責。

從去年的記者會到今天不到一年的時間,這位香港高官的言論從講「人話」變成黨「喉舌」。

今年4月18晚上到19日凌晨,時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3發新聞稿,當中18日下午發出第一篇新聞稿中關於「中聯辦是中央政府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二款設立的三個機構之一」的陳述是香港在主權移交後一直的理解。聶德權解釋說,因第一篇稿的陳述與事實不符,因此在同日晚上向傳媒發出修正稿,然後再到19日凌晨第3次發稿。

3天後,聶德權被調任,從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一職調任公務員事務局。

主權移交後的香港事務都不能單從香港局勢來看,最近黨內局勢嚴峻,並出現各地方勢力爭分奪秒取得地方控制權,香港這塊大肥肉,對中國經濟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香港官員在這種氛圍下所表現的是「跟黨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