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0日,北京市朝陽區被中共定義為高風險等級,也是全國唯一的疫情高風險地區。中共稱是因為朝陽區爆發聚集性疫情。

*朝陽區隔離三千人 重點防控四類人

儘管北京當局並不公佈被隔離觀察人員的數據,官方通報也只是堅稱「無處於醫學觀察期的無症狀感染者」。然而,大紀元最近獲得朝陽區4月19日的《四類人員管理匯總表》,表格披露了4月19日朝陽區被隔離或密切觀察的人數高達3,357人。

而且,朝陽區的匯總表顯示,北京市已經將原本14天的隔離期額外延長了7天。

大紀元還獲得朝陽區3月26日的《關於進一步明確重點人群核查管控工作的通知》,通知披露了北京市對重點人群核查管控的工作要求。

例如,對於流行病調查中的密切接觸者(密接A),北京市要求「應集中盡集中(蟹島集中)」。

對於中共肺炎治癒出院後患者,北京市要求「應集中盡集中(雙橋醫院集中)」。境外進京人員「集中隔離點費用自理(符合條件可居家)」,外地返京人員「居家觀察」。

根據朝陽區的通知和匯總表可知,截至4月19日,北京市防疫管控的重點人群包括,境外返京人員、武漢返京人員和確診出院人員,以及密接A人員(流行病調查中的密切接觸者)、密接B人員(中共大數據推送的部分一級風險人員)。

*北京防控措施翻倍 「四類」變「八類」

4月19日起,中共將北京市本已是全國最嚴的防控措施又增了一倍,防疫管控的重點對象翻了一番。

原先需被隔離或進行核酸檢測的「四類人員」,已經被北京當局升級為「八類人員」。中共肺炎疫情防控中的「四類人員」,是指確診病例、疑似病例、密切接觸者及有發熱症狀的人。

4月19日,北京疫情防控領導小組印發工作方案,明確對八類人員實施核酸檢測,費用自理。

第一類,中共肺炎病例和密切接觸者,包括對確診病例、疑似病例、出院第2週和第4週的複診和隨訪患者,及病例的密切接觸者進行核酸檢測。

第二類,發熱症狀的人,即發熱門診就診人員需全部進行核酸檢測。

第三類,急需住院治療的患者。

第四類,經北京口岸入境人員。經北京口岸入境人員全部進行核酸檢測。如果是京外入境,且隔離觀察未滿14天的到京人員,也需要進行核酸檢測。

第五類,武漢返京即將解除隔離觀察人員。武漢返京人員在京隔離期滿前,需要複複檢核酸。

第六類,中央和國家機關出差返京人員。

第七類,外地來京入住酒店賓館人員。

第八類,高三、初三外地返京和入境進京師生員工。全部隔離觀察14天,並進行核酸檢測。

*朝陽區為何成唯一「高風險地區」

4月20日,北京市朝陽區在全國疫情風險等級查詢系統中,被標註為「高風險地區」。

北京疾控中心稱,這是因為4月14日,北京市朝陽區確診的一例境外輸入性病例造成其家庭3人關聯性病例,成為一起聚集性疫情。北京疾控中心稱,已判定並隔離62名密切接觸者。不過大紀元披露的朝陽區防疫文件顯示,4月19日僅該區被隔離或觀察的人數已逾三千。

目前同為中國疫情熱點的廣州越秀區、黑龍江綏芬河市和哈爾濱市等地,即便官方承認的確診數量都有數百或數十,但也僅僅是中風險地區。為何官方僅「確診」4例的朝陽區,成為唯一高風險區?

2月18日中共國務院印發《關於科學防治精準施策分區分級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重點提出,北京市要繼續做好防控工作,確保首都安全。

為此,國務院客戶端上線了「全國疫情風險等級查詢」系統,推出了高、中、低三個風險等級的標準:

低風險地區是指無確診病例,或連續14天無新增確診病例;

中風險地區是指14天內有新增確診病例,累計確診病例不超過50例,或累計確診病例超過50例,14天內未發生聚集性疫情;

高風險地區是指累計確診病例超過50例,並且14天內有聚集性疫情發生。

根據這個標準,北京朝陽區調整為高風險地區的原因,一是累計75例確診,二是4月14日發生了聚集性疫情。

而其它疫情熱點地區,則因為中共發布的「官方」數據並未同時滿足累計確診和聚集性疫情的條件,所以仍然為中風險地區。

*北京防控措施層層加碼

事實上,大紀元獲得的這批朝陽區政府防疫文件表明,朝陽區和北京市的防控措施一直在層層加碼,對民眾的管控也越來越嚴格。

例如,3月31日,朝陽區轉發了北京市的《關於加強居家和集中觀察人員就醫服務管理的通知》。

4月8日,北京市下發《外省區市入境集中觀察人員返京相關工作流程》、《外省區市入境集中觀察期滿返京人員社區健康監測管理工作指引》。

4月14日,北京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醫療保障組,下發《關於加強全市發熱篩查哨點建設的通知》。

4月20日,朝陽區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醫療保障組,印發《朝陽區醫療保障組重點人群管控工作方案》。

*北京朝陽區的教訓

儘管朝陽區積極響應中共的號召,將防控措施層層加碼,但依然淪為全國唯一的高風險區。值得一提的是,朝陽區還是習近平視察的首個抗疫典型地區。

中共肺炎疫情被曝光後,習近平沒去疫情首發地武漢,卻於2月10日首先視察了北京朝陽區,聽取了朝陽區疫情防控工作情況介紹。

大紀元獲得的朝陽區文件顯示,2月10日當天,朝陽區委書記王灝主持召開區委常委(擴大)會議,傳達習近平講話精神。次日(2月11日),王灝又召開全區領導幹部大會,再次傳達習近平講話。

更具諷刺意味的是,2月10日,王灝在傳達習近平講話精神時稱,「要抓好典型推廣」,「朝陽社區做法要及時總結,向全國推廣」。2個月後,4月20日,朝陽區成為全國唯一高風險區。

大紀元今次曝光的朝陽區內部文件表明,積極響應(共產)黨的號召、向中共靠攏,最後換來的就是疫情高風險。

而北京衛健委對朝陽區4月14日境外輸入病例的情況說明,顯示出這起聚集性病例的首發病例,在14天隔離期內不但沒有症狀、而且多次核酸檢測都是陰性,直到16天後才發病。這反映出,無論中共如何升級防控,都防不住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

大紀元最新特稿《越親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已經指出,中共病毒衝著共產黨而來,是來淘汰中共及其因素。遠離中共,譴責中共,才是真正有效的防疫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