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即將召開,北京政府日前將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防控應急響應級別由一級降為二級。但有知情人士透露,北京的疫情防控非同一般,真實疫情外界很難知道。譬如北京疫情中心朝陽區,各小區之間不許來往,而且有特別的上級聽取疫情匯報。

希望之聲5月2日報道,據知情者陸先生透露,北京當局在各區嚴密佈署了網格員匯報疫情,朝陽區所有的信息只有那個網格員往上報,「這個網格員說白就是臥底間諜吧,當地的有關所有疫情的事情都得向他匯報,然後他再往上匯報,一個區的區長都管不了他,區長沒權利管他。」

陸先生說,原來大家都知道的朝陽大媽厲害,天天舉報這舉報那,但現在是輪不上朝陽大媽舉報了,「現在就只有網格員可以直接往上報,而且有特別的上級聽取網格員匯報疫情,別人誰也不敢限制他。」

中共的所謂「網格化」管理,是將城市或鄉村轄區按照一定的標準劃分成牢籠式的單元網格;以街道幹部、公安司法人員、社區工作者作為網格管理員,運用現代化信息手段,對網格內的一切人、事、物進行全面監視和控制。

陸先生還說,朝陽區各個小區之間不許來往,互相之間誰也不讓打聽,現在疫情封鎖的特別厲害,你住的小區怎麼怎麼回事兒你不能說,你敢說出去就抓你。

「我這小區有疫情的事兒,我也不許說,我要一說就犯法了。現在在朝陽區的人,你就現在有朋友在朝陽區,你問他也不知道,他只是告訴你現在管挺嚴了,限制居民兩天出去買一次菜,沒事兒別出去,有的甚至買出來一次買一禮拜的菜,這就是北京市朝陽區的具體情況,誰都不許說,往外說疫情的情況,誰敢說就算你洩露國家機密,明白嗎?至於北京市醫院裏面怎麼樣,那就更不讓提了!」

北京朝陽區近日爆出群聚感染事件,被列為全國唯一的高風險區。大紀元獲得朝陽區4月19日的《四類人員管理匯總表》,表格披露了4月19日朝陽區被隔離或密切觀察的人數高達3357人。

而且,北京市還將原本14天的隔離期,額外延長了7天。同時,必須實施核酸檢測的四類人員也增至八類人員,而且費用自理。

4月30日,中共當局宣佈今年的「兩會」定在5月下旬召開,北京將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調降為二級。但北京市民並不認為這代表北京市疫情放緩。

北京市民李先生說,這是為了5月要召開「兩會」,當局意圖要營造一個疫情已經受控的氣氛,其實北京市民都不信。「現在不管是外地的、本地的,你隔離就得21天,這個北京說想要把疫情降成二級,我就不信了,我就真的不信,真的,為甚麼降成二級,就為了營造一個氣氛,就那個意思。」

「你要是不把這個級點給降下來啊,哈哈,你怎麼開得了兩會啊?5月22號開,但是說句實在話,哈哈!真沒譜,你…到5月22號的時候,疫情…就消失啦?我就不信那一套啊!」李先生說。

李先生認為,北京疫情特別嚴重的原因是北京的共產黨員多。「北京的疫情嚴重的地方都甚麼地方?高幹的大院!可能像我們這種平民的地方,我們這兒沒有疫情,我們這兒沒有確診的,知道了吧!」

「你知道為甚麼這瘟疫長眼睛了嗎?知道嗎?共產黨是想把這個,想把這個老百姓無差別殺死,但是人家瘟疫是長眼睛的,而且瘟疫最明顯的,台灣不去,香港不去,它繞著走,結果是甚麼呀?這兩個地方它繞著走,你看現在台灣、香港啥事都沒有!你看這多好!像那個甚麼甚麼共產黨的兄弟國家,這死傷慘重,比如伊朗啊!」李先生說。

值得一提的是,朝陽區是習近平視察的首個抗疫典型地區。儘管朝陽區積極響應中共的號召,將防控措施層層加碼,但依然淪為全國唯一的高風險區。

大紀元最新特稿《越親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指出,中共病毒衝著共產黨而來,是來淘汰中共及其因素。遠離中共,譴責中共,才是真正有效的防疫良方。#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