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些地區近期再次出現本土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病例。北京朝陽區的風險等級日前驟升,成為全國唯一高風險地區。有朝陽區居民表示,該區疫情形勢讓人緊張;也有評論認為,中共病毒捉摸不定,當局擬在2020年5月召開兩會,目前管控非常嚴格。

新浪財經4月19日快訊,「國務院客戶端」截止4月18日18時,北京市朝陽區被列為疫情「高風險地區」,而此前爆發群聚感染的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綏芬河地區及廣州市越秀區及白雲區等都只是調升至「中風險地區」。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官方在隨後的解釋稱,朝陽區因一名從美國回京的留學生結束14天隔離期後,在14天內出現群聚感染,截止4月21日24點,該區共確診75例,累計確診病例超過50例,所以「將朝陽區疫情風險級別定為高風險地區」。官方也表示,對境外回來人員除14天集中隔離外,還會再追加7天在家隔離。

不過,據《新京報》報道,河北石家莊、天津等地已有社區明確要求,從朝陽區返回當地須隔離14天。外界分析指,朝陽區被列入「高風險地區」不是小事,所謂的「境外輸入關聯病例」只是一個幌子。而朝陽區實際發生的疫情可能已經很嚴峻。

北京朝陽區居民張先生22日告訴大紀元,朝陽區現在疫情形勢讓人緊張,「朝陽區東大橋、武基街、高家園、朝陽醫院都是重點,那一帶是高發區,沒有大事(辦)儘量不要從那邊走,有傳染。人家沒說是本土的,就說朝陽地區劃成重點了,現在(大家)挺緊張的。(控制沒控制住)是國家的事,咱們一聽就完了,不讓去的地方就不去,嚴重不嚴重不清楚,它這麼一說,大家就明白了。」

而早前,3月12日起,所有到京的國際客運航班必須繞行。在湖北出差和探親的人員,一律不得返京,其餘地區人員返京後需進行居家或集中醫學觀察14天。3月6日,北京官方稱,82萬多返京人員正居家觀察,北京防疫到了最吃勁的時候。

朝陽區居民陳女士22日對大紀元說,現在(官方)都說(病毒)是(從)境外輸入的,「這個你懂的」,如果是(疫情)控制住了,那肯定小區就不可能封閉,但「我們這兒各個小區現在還沒有撤崗,小區還是封閉的,進門要掃一下手機(碼),看你是不是住在這個小區的人,看你是不是從外地回來的,得登記量體溫,如果是外地回來的還要隔離14天,他要掌控的。」

4月19日北京當局宣佈將對該市的8類人士實施全面核酸檢測,他們包括:確診者和密切接觸者;到發燒門診就診人士;急需住院治療患者;經北京口岸入境人士;武漢返京即將解除隔離觀察人士;中央和國家機關出差返回京人員;外地到北京入住酒店賓館人士;及高三、初三從外地回京的師生及院校員工。

陳女士表示,目前最讓人擔心的就是無症狀感染,「以前的沙士一傳染馬上發燒,這個(肺炎)潛伏期十幾天、二十幾天,沒有任何症狀就傳染人,很嚇人。誰知道誰帶有病毒呀,傳染源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戴口罩也不知道能不能不被傳染,都覺得防不勝防的感覺。心裏頭真的是很擔心、很擔心,(所以)一個月才出一趟們,現在幾乎都是網購,然後叫把東西放在一個地方,自己去拿,很少敢出門,現在只能是自我做好保護。」

陳女士說,由於對無症狀感染的擔心,現在復工復產的人並不多,「很多地方都關著門,很多地方沒有復工,外地人也沒上班,我附近的餐館都沒有開,街上人也比較少。」

北京市委教育工委4月23日表示,目前高三年級共有學生51,226人,但仍有1200多人暫時無法滿足返校復課要求。在京處於隔離期的有800多人,不在京的300多人。而中學教師返校到崗有6487人。

陳女士認為,疫情控制住了的最好證明是官方會召開兩會,「因為它(中共)一直說開兩會開兩會,但一直不敢開兩會,它要不開兩會肯定有疫情,我就覺得不安全嘛,這是我的自我判斷。」

有網民表示,中共病毒是清理中共因素而來,成為疫情高風險區的朝陽區和之前成為疫情重災區的西城區,是因為那裏有中共第五大「王牌情報組織」,「朝陽群眾」和「西城大媽」,「北京朝陽區成了第一?朝陽區大媽可是出了名的黑明星。」

五月開兩會?

朝陽區被列入「高風險地區」,北京時政分析人士華頗認為有兩個原因,第一,各國駐外大使館等一些機構在朝陽區,這個區也非常熱鬧,來往人員比較密集,中外人士都有,所以,這時候升級為高風險區。

另外,「這個病毒很怪,有些14天過後又發病了,沒有辦法來克制它,現在人員流動也非常厲害,而且,北京可能5月份要開兩會,所以現在非常嚴格。小區隔離制度不能廢,還有繼續隔離,出入需要證件,去超市、測體溫戴口罩,這種情況還會延續下去。」

對到底是境外輸入,還是本土無症狀感染引發疫情,華頗表示,現在由於沒有檢測數據,是境外輸入,還是(本土)無症狀(引發疫情)就很難說了。

港媒《明報》4月17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話披露,受疫情影響,中共高層部份領導人已從中南海轉至北京西郊的玉泉山辦公,以減少聚集、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