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銀行的原油寶爆倉,數千名投資者不但在一夜之間血本無歸,還倒欠銀行相當於本金兩三倍的債務。不少人反映,銀行已自行扣走他們保證金帳戶裏的錢,且有些支行在溝通時態度強硬。投資者打算集體維權,追回不合理的損失。

據悉,原油寶投資者已經自發成立了多個維權群,微博上最大的維權群已經接近4000人。其中一個群裏,一個準備集體訴訟的登記表上,已有723人填寫了信息。

一夜從投資者淪為負債人

江蘇蘇州的投資者王先生告訴《大紀元》,他4月24日才在中國銀行APP簽約投資,剛進去就被坑了。「目前也沒有甚麼進展,錢已經給你扣了,扣了你的本金,你保證金裏面有錢的話也給你扣掉。」王先生說。

他到銀行卡開戶行討說法未果,報警也沒用,因為警察說「這不屬於集資詐騙」不管。他目前知道虧損最多的一個人賠了970多萬元;還有人想不開跳樓,幸而被救下。

(截圖)
(截圖)

河北保定的投資者李先生反映,他在一個多月前看到原油價格下降得挺厲害,就投資原油寶,結果現在虧空17萬元。「帳戶保證金 14萬元沒了,第二天早上起來一看錢沒了,好像是23日早上。」李先生說,「我是做小買賣的,開超市的。第一次投資做理財產品。」

河北的另一位馬先生在過年期間開始買入原油寶。原油暴跌加上銀行的大力宣傳,讓他認為有可操作的空間,於是心動,沒想到本金沒了,還得搭上雙倍的錢,「大概一萬要搭二三萬,總共損失得四五萬,保證金已經扣了,後期追款現在是暫停。」

山東煙台的呂女士聽朋友介紹原油寶「是中國銀行的、沒有太大風險」,於是開始投資。她剛剛投了500桶,八萬多元,現在虧損二十多萬。

呂女士說,「本來說的這是一個理財產品,有虧有賺是一定的,但是完全沒有想到完全沒有了,還得虧損。」「我投的錢是工資,還有家裏人的錢,一家的錢全部放裏面了。」

中行操作不合理 態度強硬 投資者意難平

中國銀行在此次爆倉前後的做法也令呂女士難以接受。首先,中行原油寶在4月20日22點停止個人操作,由系統接管操作權,因此投資者在爆倉時(21日凌晨2點半)無權進行交易。

呂女士說,「我20日看到爆倉的消息了,但是我們十點以後就操作不了,要不然我這五百桶早就賣了,但是已經來不及了,20日晚上十點鐘他就給你關了。」

其次,中行原油寶設定以20日22點的價格移倉,結果顯示並沒有這麼做。「他不是說22點移倉嗎,他賣出去,再把06的合約買回來,這樣的話可能中間有一個差額,有個二三塊錢,或者三四塊錢,油數可能會少,這些我們都是可以理解的。」呂女士說,「關鍵是他並沒有給你移倉。」

再者,中行給投資者的結算價格也存在爭議。呂女士表示,從銀行帳戶的信息看,中行平倉的時間是4月22日的五點鐘,但是結算價格卻按照4月21日2點半,即爆倉時的負值結算。

爆倉後,呂女士和其他投資者一樣,發現中行在不通知、提醒投資者的情況下自行劃扣保證金帳戶裏的錢。目前,她的帳戶被全部清零,她質疑:「銀行可以隨便這樣做嗎?」

陸媒今日頭條的博主「私募工廠」發文說,根據《交易協議》,銀行的確有這個權利,但原油寶產品是否符合監管機構對風控的要求、中行在交易過程中是否存在失職、中行參與原油交易由誰來監管等問題都存在爭議。

(截圖)
(截圖)

北京國舜律師事務所主任林小建律師也指出,不能單單從中國銀行與原油寶投資者簽訂的投資協議上去理解他們所應當承擔的義務,而是應該從經營機構應當承擔的義務去看待。

在推薦產品過程中,中行是否合規、風險提示是否充份是另一個熱議點。呂女士說,「他從來沒有說過會出現負值,會倒扣你的錢沒有說過。他說過有風險提示,太低的話就強制給你賣出去了,肯定不會讓客戶太大虧損。」

4月23日,呂女士先給中國銀行打了電話,被告知在等總行的通知,之後不再回覆。24日,她又到當地的南山支行詢問,經理辯解稱他們之前都跟客戶說明這屬於能源期貨。「我說我知道這屬於金融期貨,但是你並沒有給出這個風險,他說這個需要你們理解,他們這是完全推卸責任,後來我要錄音,他們態度才放緩。」呂女士說。

此外,還有不少投資者收到中行強硬的催討欠款短信,稱「如交割款項不足,將視為欠款,銀行有權向人民銀行申請將欠款記錄納入其徵信。」

(受訪人提供)
(受訪人提供)

而另一方面,中國銀行以「當前外部環境嚴峻複雜」為由,要求員工禁止在網上傳發「國家機密、中行商業秘密和內部信息」,投資者和外界想得知具體消息也變得更加困難。

(知情人)
(知情人)


投資者集結 維權討說法

呂女士表示,投資者目前正在商量一起維權,以達到正常的訴求。「我們就是要求按20日十點時的價格給我們結算,或者轉換067的合約當時的價格,我們都是認可的。」她說。

她還表示,既然到銀行買產品,就沒想過做期貨,因為期貨的風險太大。他們之前只被告知這是「掛勾期貨的理財產品」。

呂女士還認為,如果是民企,法人早就被認定為「非法集資」抓捕了,正因為是中國銀行,他們到目前仍然安然無恙。她說,「現在銀行只想保全他們自己的利益,所以把我們全部都給坑了。」

目前,很多投資者社交群組都在商討聯名上訪維權,準備向銀監部門打投訴電話、收集證據到法院起訴等等,希望討回自己的血汗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