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銀行理財產品「原油寶」日前因期油市場暴跌一度跌入負值,這不僅令投資者血本無歸,還被中行追債。目前各地投資者已向當地中國銀行或監管機構展開維權。有投資者表示,類似中行國內期貨等機構的圈錢運作其實是一種特權欺詐。那麼,中國銀行原油寶爆倉的背後到底涉及甚麼問題?

綜合媒體報道,國際原油現貨與期貨價格從三月初開始一路下挫。北京時間2020年4月21日,西德州中級原油5月交割價狂跌55.9美元,跌幅為306%,以每桶負37.63美元作收。根據CME(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公佈的數據,最後高達7707.6萬桶原油結算總損失將高達44.66億美元,約合315億人民幣。

突如其來的「負油價」讓中國銀行的金融理財產品「原油寶」淨值一夕間變為負值。中國銀行分別在當天和次日(4月22日)發佈公告,暫停4月21日原油寶產品的美國原油合約交易一天;確認負37.63美元/桶為有效價格,中行原油寶產品的美國原油合約將參考CME官方結算價進行結算或移倉。同時,自4月22日起暫停客戶原油寶新開倉交易。

而這個公佈顯然意味著原油寶投資者將承擔此次交易的全部損失,不僅血本無歸,還要倒貼2至3倍的錢給銀行。很多投資者在網上質疑中國銀行的原油寶可能存在欺詐。陸媒報道說,中行「原油寶」客戶高達六萬多人,估計總體損失約100億人民幣。而自22日開始陸續有「原油寶」的投資者到上海、廣州及深圳等多個城市的中行分行或銀監會外維權抗議,要求追回本金。

所謂「原油寶」,是中行推出的一種被稱為紙原油的個人帳戶原油業務。即投資者按銀行報價在帳面上買賣「虛擬」原油,個人通過把握國際油價走勢進行操作,賺取原油價格的波動差價,中國銀行作為做市商提供報價並進行風險管理。目前,工商銀行、中國銀行和建設銀行均推出了該類產品。

中國銀行原油寶是內盤操作

有十幾年期貨投資經驗的潘姓投資者對媒體披露,中國銀行「紙原油」項目並不是真正的在國外期貨交易市場去買賣原油期貨,買原油寶是在中行開戶,買多和賣空都是相對於中行,投資者實際只是中行的一個買賣虛擬盤。

他還表示,國內期貨、股市、金融投資有大量的這種有中央政府或者地方政府力量支持的圈錢運作,「這其實就是一種特權欺詐。」

前香港《亞洲財經》特約記者黃金秋24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國銀行原油寶可能搞的是一個內盤操作,「就是說,他這個錢不一定是放到國際市場和國際對接,它只是拿外部的原油數據做參考,就是它所說的掛鉤,但實際上,這個錢還是在中國銀行裏面。」

所謂內盤,黃金秋解釋,「就是說它在自己的體系裏搞個系統循環(內盤循環),然後對接國際上的石油黃金數據,然後跟客戶做對手盤搞個輸贏,買多和賣空都賺你的錢,或賺手續費,而實際上他沒有真正拿錢去買這個單,錢也不是和國際市場去結算,這個錢根本就沒有進入到國際市場的循環裏和國際市場對接,只是在內部的系統裏玩,所以,他這個虧,實際上是拿著國際上的虧來虧客戶,並不是真正地把這個錢虧得國際上去了,錢應該是沒有出去的。」

而不能跟國際對接的原因是,中國的外匯是受管制的,「錢沒有經過國家外匯批准不大可能這樣進出國外國內」,黃金秋說,「無論中國的金融體系,還是交易體系,都沒有和國際上互通,除非中國銀行它是那個原油甚麼交易所的會員單位,那這個錢他們打通了。」

其實,中國很多東西都有內部的系統,黃金秋說,「就像我們中國的互聯網一樣,不可以直接看到國外的推特,說明中國它是有一個自己內部的一個循環體系(區域網);還有,國際新聞在中國看不到,因為我們並沒有實現新聞連通。反過來也是一樣,中國銀行說掛鉤原油,用甚麼數據做參考,那如果這種情況下,那你客戶的錢全輸光了,還欠中國銀行的錢,但實際上,中國銀行也沒有跟國際上結算,那這樣不是被中國銀行擺掉(吃掉)了嗎。」

黃金秋表示,國內的機構很多時候都是這樣操作的,股市的操作也是這樣,他舉了以前他在廣州當記者時採訪過的一個案子,「當時在廣州有一個證券公司,他們當時說給股民開大戶室,當時很多人就把錢從別的證券公司轉到他這個小的證券公司去了,然後。他們這個交易盤是內部的,自己公司內部的循環系統,他沒有和中國的證券交易所對接起來,指數就是一個參考數字,比如現在買的股票十塊錢,然後明天告訴你漲到十一塊錢了,你賺錢了,趕緊加錢以後多買一點,然後過幾天,你看你這個九塊了,你全部虧掉了,但實際上,錢不管是虧盈都沒有出這個公司的門,然後過了一段時間,那個證券公司的老闆捲款逃跑了。」

對於中國銀行是內盤操作有一個佐證。《新京報》記者就投資者質疑中行原油寶在合約最後交易日當日晚10點沒有進行移倉,致電中行客服,該客服回應稱:晚十點停止交易不代表晚十點開始移倉,交割價格參照當日交易所期貨合約的官方結算價,北京時間凌晨2:28-2:30的均價進行結算,但原油寶具體的移倉時間沒有登記。

「中國銀行是不是把這些錢跟國際上真的結算了,是不是真把這些錢虧到國外去了,現在不確定,但至少這些客戶虧的錢都是虧到中國銀行,這個沒有錯的。」黃金秋說。

中國銀行涉嫌非法經營及洗錢

多名投資者表示,4月21日中行原油寶未根據合約交割時間22:00進行移倉,這已經明顯違反了中行原油寶的制度設計。

廣州劉姓投資者23日對媒體披露,原本銀行在合約中註明客戶保證金剩餘50%就會向客戶發出預警,當剩餘20%就會自動斬倉,但當原油期貨出現負數時,中銀沒有履行合約。

越來越多的投資者表示,對導致他們巨額虧損的中行「打算去集體訴訟」。

黃金秋表示,銀行做的協議通常是密密麻麻很長,字也很小,「民眾不可能仔細看,這裏面肯定就有霸王條款,民眾從這方面打官司是很難打贏的。」

「但是實際上,它涉及到非法經營問題」,黃金秋表示,目前中國各個銀行的金融衍生品(理財產品)參與期貨交易是沒有經過中國證監會審批,因而沒有資格開展期貨交易。

「它這個東西屬於期貨,期貨是需要資質的,要經過中國證監會去監管的,但是銀行搞這些金融衍生品沒有報批中國證監會,沒有經過證監機構去監管,而且它這個資金實際上是內盤循環,並沒有真正流到國際市場去,所以,沒有經過中國證監會審批及管理,實際上是參與非法經營,就是非法交易。」

另外,黃金秋說,假設中國證監會允許中行這麼操作,這個錢這麼輕易地就和國際上交易,也涉及到外匯洗錢、涉及外匯的逃避管制,「現在外匯管制這麼嚴,這樣操作就是逃避外匯管制。」

24日晚,中行再發聲明,將在法律框架下承擔責任,盡最大努力維護客戶合法利益。但至今沒有公佈「原油寶」總客戶數和持倉情況,也沒公佈中行與外盤交易商的交易頭寸規模。

類似中行原油寶期貨機構是宰割老百姓的賭場

署名「明哥在路上」的作者闡釋說,由於中國從來沒有允許任何機構經紀國際期貨業務,從來沒有允許任何經紀商向個人投資者提供國際期貨投資渠道。所以,中行不能成為聯繫中國國內投資者和美國商品期貨實盤的經紀中介機構。所以,投資者其實是在和中行作為交易對手,中行成為了國內的做市商。投資者賺的,就是中行虧的;投資者虧的,就是中行賺的。

而作為做市商的中國銀行,為了減少風險敞口,於是把這部份敞口拿到外部的公開市場上對沖。他們在美國資本市場上開設了帳戶,施行了對沖操作。原本想賺個手續費,但沒料到原油價格跌至負數,令中國銀行遭遇巨大虧損。於是,中行暗自籌謀,將自己在實盤上的操作損失,由國內的虛擬盤投資者來承擔。

「國內類似於中行原油寶的期貨機構它都沒有真正和國際市場對接,實際上是一個宰割老百姓的賭場,應該全部關閉這些機構。」黃金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