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中共病毒)令全球響起一片向中國索償的聲音,主張向中國隱瞞疫情問責;德國《圖片報》(Bild)主編芮克特(Julian Reichelt)更撰寫一封致習近平的公開信,提出疫情之下中共統治的種種問題,實在是現今為止最「到肉」的批評。信中指出「您(習近平)、貴國政府,以及貴國科學家早就知道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具有高度傳染性,卻把全世界蒙在鼓裏。西方研究人員問及武漢情況時,貴國高階官員置之不理。在自尊心和民族主義作祟下,您閉口不說實情,因為在您看來,實情是國家恥辱。您靠監控系統統治國家,沒有監控系統您當不了國家主席。您監視一舉一動,監視所有公民,卻拒絕監視境內沾染病毒的活禽市場。您封鎖所有對您統治有所批評的報紙網頁,但卻不封鎖販賣蝙蝠湯的攤販。您不僅監控您的人民,還危害他們,而危害他們,就是危害全世界。」芮克特還在信中寫道,「監控就是反對自由。國家不自由,就沒有創造力。沒有創造力的國家,就無法發明任何東西。這就是您何以讓貴國在剽竊智慧財產上成為世界第一。與其自行發明,中國透過他人的發明自肥。中國無法創新、發明的原因,在於您不讓貴國年輕人自由思考。中國最偉大的出口(沒有人想要,卻依然走遍全球的)就是冠狀病毒(中共病毒)。」

奧尼爾於1949年寫成小說《1984》時,恐怕沒有多少人想像到這種極權的國家會在現實世界中出現。畢竟,世界剛經過二次大戰,戰後各國都在加緊重建,精力都投放在經濟建設上,要窮國家之力監控人民,說笑而已。中共在1949年建國,同樣也不會有人想到它的治國方針竟然完完整整地按照奧尼爾的劇本上演,不但玩弄民意,而且對人民的監控不斷升級,由過往的街坊組織,到公安國安,到網絡警察以至現在遍佈全國的監視鏡頭和社會信用制度,令14億人民活在一個貌似開放,實際卻是一個監獄一樣的地方。

對人民的監控,最初見於對知識份子的打壓,只要敢於提出有異於中共管治的言論者,就是「顛覆國家」;你不服要申訴,就是「尋釁滋事」。共產黨聲稱服務人民,實情卻是將人民踏在腳下;口說人民民主專政,實際權力卻只集中於執政的官員。在他們看來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但有些人會比其他人更加平等,這就是他們的強盜邏輯。近十多年來,打壓對象除了知識份子外,進一步殃及維權律師及公民記者。維權律師多是為了社會的不公不義而仗義執言,公民記者則基於記者天職而尋根究底,為的是要將真相向外陳明。這種追求公義與真實的精神,自然不能見容於一個以謊言治國的政權。

這種畸型的治國心態對多少中國人民造成不能磨滅的傷害,實在無法數算;而多年來中國人權被踐踏的事實,外國政府並非完全無知,只是經濟掛帥底下置若罔聞罷了!芮克特的批評縱使遲來,但起碼反映武漢肺炎(中共病毒)對全球造成的創傷,的確敲響了喪鐘,令很多人怒不可遏,於是有人發文批評,也有人發起向中共索償,甚至提出以中共在本國的資產作抵押。尤有甚者,近日更有外國傳媒提出,應向國際法庭提出訴訟,要中共就武漢肺炎(中共病毒)對全球造成的死傷接受審訊。回顧中共多年來所犯下的罪行,包括這幾年在新疆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的「再教育營」,在香港縱容警察暴力對付甚至殺害反送中示威者,罪行滔天,罄竹難書。這個雙手沾滿鮮血的政權,也許早就應該被送到紐倫堡接受審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