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國會上議院因應香港的政治情勢,口頭通過無約束力動議,呼籲英聯邦國家給予香港居民公民身份和第二國籍。動議由上議院議員奧爾頓(Lord Alton of Liverpool)提出,認為英國肩負獨特的道德歷史責任,帶領國際社會捍衛法治、民主、言論自由、人權及一國兩制,並促請英國給予香港居民第二公民身份,動議經上議院辯論兩個半小時後獲得口頭通過。

這個動議值得注意的有兩點,第一,通過的只是一個口頭無約束力的動議,並無白紙黑字的草案作實,故此不會成為法例;第二,動議給予香港人第二公民身份的是英聯邦國家而非單單英國,換言之,一旦要為香港居民提供後路的話,全球英聯邦包括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等53個國家人人有責,需要一起「埋單」肩負大英帝國的所有道義責任。不過既然清楚指明是無約束力,也就是說這等動議只是口惠而實不至,說說而已!

不過一個口惠而實不至的動議,特別是來自一個前殖民地政府,卻始終是出於好意;反觀回歸後的特區政府施政屢招民怨,甚至嫌年青一代不安於份而開聲送客,提議那些不滿的人可以選擇離開香港。獅子山下安居樂業一直就是香港人踏實而卑微的夢想,只不過九七回歸後,這個卑微的夢想最終卻可望而不可即。

特區政府戀戀於高樓價高地價稅收,甘願與地產商分地而肥,造成富者田連阡陌,貧者無處立錐。我們居住的城巿因為放縱內地旅客入境而變得擁擠不堪,本地的民生用品例如奶粉尿片等竟然變成內地客瘋狂搜購的奇貨,逛街購物變成受罪。商鋪為了迎合內地客消費,紛紛改成連鎖的金鋪藥房,小店礙於昂貴租金根本無法立足;欣欣向榮的背後,是一間一間歷史悠久店鋪結業的辛酸故事。官僚的顢頇對民生問題視若無睹,立法會因為不公平的議席分配,令反對聲音完全被建制派的人數優勢壓下去,拉布的議會策略經常被粗暴阻止,議員則被標簽為禍中亂港,大部份的香港民意就此被滅聲。不僅如此,即使陪伴我們長大的電視報紙,亦相繼被紅色資本滲透,持異議的專欄則一個一個消失。回歸22年,特區政府努力烹調的是一味「溫水煮蛙」,最終因為一個人的剛愎自用而「爆煲」。

在史太林統治的俄國,進行著壯觀遊行,人們都製作寫上讚美史太林的字句海報參加遊行。一個老人在他的海報上寫上:「感謝史太林同志!托您福讓我們擁有幸福的童年時光!」一共產黨幹部看見這海報寫的字,便毫不客氣地走向老人問道:「怎麼了?你老糊塗了嗎?你不是都76了嗎?你當小孩時史太林都還沒出生呢!」「對啊!誠如你所說的!」老人回答道。

幸福有時很簡單,你不一定要給予我甚麼,只要你不奪去我的甚麼就可以了。不要怪我們戀殖,我們只是捨不得失去這種彌足珍貴的自由。在回歸前長大的人,大概都有這種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