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式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算是反送中運動差不多半年來香港人努力爭取的成果。十萬人於感恩節晚上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街頭狂歡,心裏不是滋味的當然是黨媒了!

官方喉舌《人民日報》發表題為〈美國培訓暴徒禍亂香港 絕不是香港的恩主〉的評論,批評美國不顧中方多次嚴正交涉,在感恩節當日簽署法案,「用國內法處理國際事務,是對中國內政的粗暴干涉,是對香港同胞共同利益的嚴重損害,是對全體中國人民的直接挑釁。」黨報還批評,部份香港人將美國的霸權行徑當作「最好的感恩節禮物」,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感恩美國的街頭狂歡,「奴相十足,醜態百出」。酸溜溜的味道溢於言表,無異於小學雞在鬥嘴。

經歷了近6個月的社會動蕩,面對如潮的民意,中共及港共政府硬是裝作無知,視民意如無物,以求掩蓋是非黑白。李嘉誠在報章頭版刊登「黃台之瓜」苦勸當權者留有餘地,反映老人家對政權濫用暴力的不屑,流露的是一種人人皆有的同情心。特區政府不以為然,內地官媒當然視其為大逆不道,除了中央政法委在微信發表評論文章,批評李嘉誠的說法是「縱容犯罪」之外,狗口長不出象牙的全國人大代表吳秋北更將李嘉誠喻為曱甴王,指他的言論會進一步縱容黑衣暴徒。內地官媒則一味煽動民情,打起民族主義的王牌,以圖將輿情歸邊到擁護中共政權。人格抹黑是中共政權慣用的伎倆,即使在國內投資及大力發展教育事業的李氏王國,只要稍忤北京的心意,一樣不能倖免,大國野蠻的本質表露無遺。想想中共建立政權短短70年,中華文化的溫柔敦厚蕩然無存,人文質素呈插水式崩潰,剩餘的只是喧鬧與蠻幹。李怡曾經撰文指,香港回歸中國是文明與野蠻的對碰,確是的論。

區議會選舉建制大敗後林鄭首次見記者,不知是否不岔建制派的崩盤,居然連番質問香港巿民哪方面自由受到磨損?又強調香港有採訪自由、集會遊行、有宗教自由,並在多方面享有高度自由。提出這些問題相信是故意挑釁,而非出於無知。君不見過去6個月巿民的集會自由要按警方毫無準則的不反對通知書而行,即使有了不反對通知書,前線執勤的警察也可隨意縮短集會時間,之後就會視集會人群為非法集結予以驅散。警察濫捕加上違憲的蒙面惡法,令巿民上街再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前線採訪的記者則一直受到警察惡待,甚至針對記者施放催淚彈。採訪即使有圖有真相,警方記者招待會則仍然厚顏無恥不斷以謊話混淆視聽。這是哪門子的採訪自由?警察執勤時不肯展示編號,在檢控文件上刻意隱藏姓名,巿民空有滿肚怨氣卻投訴無門,這又是哪門子的公民自由?淪為喪家犬的林鄭居然質疑哪方面的自由受損,老子稱這種人為「目盲、耳聾、口爽、心狂。」

蘇聯時期流行過這樣一個政治笑話:一個美國人和蘇聯人比賽言論自由。美國人說:「我可以在白宮門前高喊『打倒美帝帝國主義』,警察絕對不會抓我。」蘇聯人很不服氣,說:「這算甚麼,我也可以在克里姆林宮門前高喊『打倒美帝帝國主義』,警察也絕對不會抓我。」

硬要鬥嘴的「小學雞」,把智商都耗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