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獲得的中共內部文件顯示,中共高層2020年1月14日即已知道前所未見的病毒有可能引發全球「疫情大流行」。而完全不知情的武漢市居民還在1月20日參加了萬家宴。

中共高層1月14日即預見「大流行病」

依據美聯社自匿名人士取得的內部備忘錄文件顯示,1月14日,中共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召集省級衛生官員的秘密電話會議,主要目的是傳達習近平等高層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指示(但是備忘錄沒有具體說明指示內容)。

該備忘錄記錄了馬曉偉在會議上所說的話:「疫情依然是嚴峻和複雜的,是自2003年SARS以來最嚴峻的挑戰,有可能發展成為重大的公共衛生事件。」

另外,該衛健委在一份傳真聲明中說,由於1月13日海外(泰國)出現首例,以及中國新年旅行期間可能傳播病毒等原因召開電話會議。

美聯社與熟悉這場秘密電話會議的其他兩個公共衛生來源確認了這些文件的內容。

備忘錄說,由於出現群聚感染,很可能已有人傳人的情形,這個疫情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因為該病毒可能被傳播到國外,「隨著中國新年的到來,許多人出行,傳播的風險很高」,「所有地方政府都必須為大流行做好準備並作出反應」。

在去年12月底武漢爆發疫情以來,一直在為中共宣傳的世衛組織(WHO),直到1月30日,才宣佈該病毒的擴散是「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隨後拖了一個半月後,才在3月11日將該疫情定為大流行病。對許多國家來說,WHO的宣佈為時已晚。

優先任務是維穩 比人民生命健康更重要

在備忘錄中,馬曉偉特別要求地方衛生官員要「優先」考慮政治和社會穩定,特別是今年3月兩次最大的政治會議。

該備忘錄還指示湖北省開始在機場、巴士站和火車站進行公眾體溫檢查,以及減少大型聚會。

秘密電話會議後 中共對外仍謊稱疫情不嚴重

在該秘密電話會議後,中共CDC於1月15日在內部啟動最高級別的一級應急機制,啟動了全國性的防疫計劃,開展各項應對措施,包括向中國各地分發中共CDC認可的檢測試劑盒,放寬確診病例的標準,並命令衛生官員對患者進行篩查。

不過,中共當局當時採取的這些舉動都沒有告知公眾。

另外,根據美聯社取得的中共衛健委向省級衛生官員分發的63頁指令,中共當時下令全國衛生官員查明可疑病例、醫院開設發燒診所,醫生和護士要穿防護裝備。該指令文件被標記為「內部文件」,「請勿在互聯網流傳」,「請勿公開披露」。

然而,在公開場合,中共官員繼續低估疫情威脅,謊稱當時僅有41例確診病例。

直到1月20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才針對疫情首次公開發表評論,流行病學專家鍾南山才在中共國營電視台上首次宣佈該病毒可以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當天疫情震中武漢市正在舉辦萬家宴,完全不知情的當地居民參加了活動。1月23日在武漢市宣佈封城時,已有數百萬居民旅行到中國各地及海外。

耶魯大學中國政治學者丹尼爾·馬汀利(Daniel Mattingly)說:「(中共關心的)社會穩定的當務之急,特別是在這些重要黨代表大會前不容許出現社會動盪。」

對於習近平為何在這個秘密電話會議後等了6天才警告公眾,馬汀利猜測中共官員「可能是想看看疫情的發展」。

中共從地方到中央 都在掩蓋及延誤通報疫情

另外,美聯社報道說,該等內部文件僅透露了中共領導人延誤了6天,但是在此之前近兩個星期,中共CDC沒有登記來自地方官員通報的病例。然而,1月5日到1月17日,中國各地(不僅武漢市)至少數百名中共病毒患者住院。

根據這些文件,尚無法確定是地方官員還是中央官員沒有通報,也不清楚當時武漢官員掌握到多少疫情信息。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從1月14日到1月20日的延誤,既不是中共各級官員在應對疫情方面的首個錯誤,也不是最長的推遲。由於中共的不作為,世界各國政府在應對這場大流行病方面被拖延了數周甚至幾個月的時間。

「這是巨大的(損失)」,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流行病學專家張作風(Zuo-Feng Zhang,音譯)說,「如果它們提早6天採取行動,那麼染疫者人數將會少得多,醫療設施會足夠了。」

英國南安普敦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3月份發表的一項研究發現,如果中共當局不隱瞞疫情,並且提前一周、兩周或三周進行感染控制,全球確診病例可以分別減少66%、86%和95%。

事實上,根據中共黨媒《求是》雜誌刊登習近平2月3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應對中共病毒疫情的談話全文,習近平早在1月7日便已得知中共病毒疫情的爆發,並且召開會議對防控工作提出要求。

中共專制及官僚 壓制早期預警

美聯社引述多位專家的評論報道說,很明顯的是,中共對信息的嚴格控制、官僚主義,以及地方官員不願意向上級陳報壞消息等情況,壓制了早期預警。

1月2日在中共國營電視台播出武漢8名醫生因「散佈謠言」而受到懲罰的新聞。芝加哥大學中國政治學教授楊大利(Dali Yang,音譯)說:「武漢的醫生很害怕,這確實是對整個醫療行業的威脅。」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4月初接受霍士新聞訪問時表示,中共官員早在去年12月中旬就知道該病毒,由於他們的掩蓋,數百萬中國公民飛到了海外,將病毒傳播到國外,全球浪費了6個星期的準備時間。

另外,納瓦羅根據中共海關數據指出,1月24日至2月底,中方自全球收購22億個口罩。由此可見,中共官員早已知道可能爆發大流行病。

中共審查制度及不透明禍害全球

《華盛頓郵報》駐華記者施家㬢(Gerry Shih)發推文說,美聯社這則報道是「重磅炸彈」,中共內部文件顯示,中央政府於1月14日舉行視訊電話會議,聽取了習近平有關流行病的指示,並確認可能有人際傳播。但是,中共CDC和WHO當天均公開表示,「沒有明確的證據」顯示人傳人。

《紐約時報》科技記者孟建國(Paul Mozur)轉發施家㬢的推文並寫道,長期以來,人們都在談論中共的審查制度和不透明度的問題,但是從來沒有人真的想要挑戰它們,因為他們想要賺錢,因此視而不見。

「現在,中共控制信息的統治基礎,已成為全球性問題。」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