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8日,中共政治局召開常委會,習近平在講話中提到了國內防疫的壓力、復工復產和經濟發展面臨的困難和挑戰,他說:「面對嚴峻複雜的國際疫情和世界經濟形勢,我們要堅持底線思維,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

法廣的報道分析說,習近平是在敲響警鐘,「中共領導人似乎對未來中共政權面臨的嚴峻局勢,有相當清楚的預感。」

其實,習近平的講話暗含潛台詞,中共所面臨的嚴峻形勢並不止於防疫和經濟。當下,國際社會要求向中共追責和索賠的聲浪不斷,被中共操控的世衛組織受到強烈質疑。這對中共來說是致命的挑戰。

對中共而言,「外部環境」已經並且還將發生甚麼對它不利的變化?

一、向中共問責和索賠

3月13日,美國佛羅里達州5位居民以及一家體育訓練中心向邁阿密聯邦法院遞交訴狀,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衛生部、民政部、應急管理部、湖北省政府以及武漢市政府提出控告,指控其瀆職、未能遏制病毒,令他們蒙受巨大損失。

據悉,原告索賠金額達數十億美元。這是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以來,首宗控告中共政府隱瞞疫情的民事索償案件。迄今,已有5千多名美國人加入了這起集體訴訟。

3月17日,美國前司法部檢察官拉里·克萊曼(Larry Klayman)與「自由觀察」組織、德州公司Buzz Photos聯手,向德克沙士州北區地方法院提交訴狀,針對中共政府(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共軍隊、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及該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麗共5名被告提起群體訴訟,要求中共賠償20萬億美元。

3月24日,美國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和眾議員伊利思·斯蒂芬尼克(Elise Stefanik)提出一項決議案,呼籲多國公共衛生官員展開國際調查,追究中共如何加劇疫情的全球大流行以及因此對美國及全世界人民造成的傷害。議案並呼籲國際社會「量化」中共行徑導致的損害,「制定一個中共向受影響者進行賠償的機制」。

4月5日,英國外交智囊「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HJS)」發佈了一項調查研究,有證據表明,中共政府違反了國際衛生健康職責。HJS智囊評估,中共病毒導致全球一百多萬人感染,令包括英國、美國和日本在內的七國集團蒙受3.2萬億英鎊的損失。

研究者列出了十條的法律途徑,包括聯合國、國際法庭、世衛組織、常設仲裁法院以及香港和美國的法院等。

二、世衛組織偏袒中共 美國嚴厲指責

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副總統彭斯以及多位國會議員公開譴責世衛幫助中共掩蓋疫情,並直指中共在背後的影響力及危險性。譚德塞回應稱不要將病毒「政治化」,特朗普總統反駁道,看看他和中共的關係,「他才是政治化」。

英國南安普敦大學的一項研究顯示,如果中共政府提早三周實施嚴格防疫,可減少全球95%的感染。目前,全球確診人數(包括中共官方的不實數據)已達160萬人,死亡人數至少9.5萬。95%意味著甚麼——150多萬人本可避免感染,9萬條生命本可倖存。

疫情爆發以來,世界衛生組織一直與中共宣傳口徑保持一致,因此被外界譏諷為「中衛組織」,其總幹事譚得塞表現出的親共言行令人震驚。

去年12月31日,台灣便試圖警告世衛,中共病毒可能人傳人,但是世衛在收到訊息後毫無動作。相反,世衛在1月14日發推、認可中共的說辭,稱人傳人現象尚未得到證實。

據法國《世界報》報道,在1月22日、23日的世衛會議上,中共代表向委員會和總幹事施加了壓力,稱「宣佈全球範圍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是不可能的」,與會成員在現場激烈辯論。結果,1月23日武漢封城後,世衛組織仍然拒絕將中共病毒列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此外,1月23日、24日、25日,世衛組織連續在報告中稱,中共病毒造成的全球風險為「中等」。1月26日,世衛才改口稱,此種病毒「在中國帶來非常高的風險,在區域和全球層面則為高風險」。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在推特發文承認,世衛的報告犯下了「人為疏失」。

1月30日,世衛迫於形勢,終於宣佈,疫情已構成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但是譚德塞稱「這一決定並不限制有關中國的旅行和人員交流,以及經濟來往。」中共憑此攻擊美國等國的撤僑行動以及對中國旅客的入境限制和對華停航等正常防疫舉措。

網友評論說:「WHO 與中國(中共)犯下的錯誤,真的欠世界一個道歉。」「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睜眼說瞎話,疫情被瞞報3個星期,他卻說中國政府『及時反映』,沒良心。」

三、中共是病毒之源

中共懼怕的另一個現象是:越來越多政要、學者和媒體開始區分中國與中共的概念,直擊中共政權的邪惡本質。這種變化破解了中共以國家和人民作為擋箭牌的手段。

美國的亞洲事務專家章家敦(Gordon Chang)對英文大紀元表示,「每個國家都會出現流行性疾病,但是在中國,一種疾病會發展為全國甚至全球緊急事件,因為真正的疾病是共產主義。」「世界應當認識到,只要中共統治中國,世界就不會有和平、良好的秩序和穩定,因為中共是邪惡的。」

3月19日,《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Josh Rogin撰文強調:「我們的問題不是和中國人民的,我們的問題是中國共產黨(帶來的)——中共的內部鎮壓,外部侵略,以及它在自由和開放社會中的惡性影響。」

再以近期針對中共的索賠案為例,美國佛羅里達州集體訴訟案代理律師馬修·摩爾受訪時表示,這件訴訟案並不是針對中國人民,而是需要有人對世界正在受到的浩劫負責。

在美國德州起訴中共的前檢察官克萊曼聲明:「中國人民是好人民,但他們的政府卻不是,它必須付出高昂的代價。」

發起決議案的美國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在新聞發佈稿中說:「從第一天起,中共有意就疫情源頭對世界說謊。」

四、中共難掩真相

外部世界對中共態度的改變,實際是基於中共自身的表現以及從大陸流出的信息。中共雖然安置了網絡防火牆,嚴密監控媒體輿論,但是它無法阻截真相的傳播。在本次疫情中,武漢等地的民眾通過社媒大膽發聲,有些網民接受外媒採訪或直接向外傳送消息,揭穿了當局的謊言。

另一方面,中共的戰狼式外交、官媒倒打一耙、持續的人權迫害、五毛的猖獗行為等都讓外國政府和民眾領教了中共的卑鄙和粗暴。

在武漢封城期間,女作家方方寫下封城日記,廣受關注,目前,這本紀實作品的英語和德語版即將問世,將令更多海外讀者看到另一個版本的「中國故事」。

4月8日,大紀元新唐人媒體集團播出了英語紀錄片《追溯武漢新冠病毒的源頭》(Tracking Down the Origin of the Wuhan Coronavirus),據悉,這是同類題材的首部紀實新聞節目。本片考證翔實,視角寬廣,剖析了病毒傳播與中共超限戰之間的某種關聯,點明中共極權的危害性。

結語

當下,中共政權風雨飄搖,境遇比去年更遭。疫情重創國內經濟,復工難行;GDP增長值、全民奔小康及脫貧等硬性指標恐難實現。同時,中共隱瞞疫情以及對國際組織的操控也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指責和抵制。

去年底,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林蔚(Arthur Waldron)接受英文大紀元專訪時披露,一名與習近平關係密切的中共高層幕僚對他說坦承,「我們已經走投無路了,每個人都清楚這個體制已經完了,我們進了死胡同。」

大紀元特稿指出,中共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中共在劫難逃。因此,對於以上難題,中共官員無論怎樣在思想和工作上做「準備」都無濟於事。習近平提到「底線思維」,如果「底線」指的是保黨、保中共政權,那麼,這樣的警鐘沒有任何意義,也是非常不明智的。因為中共的存在導致了所有的不幸和災難,也給包括幾千萬中共黨員在內的中國人帶來悲劇和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