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隱瞞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導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蔓延全球。面對疫情大爆發,中共卻吹噓自己的抗疫有成效,外國「形勢不妙」等,甚至將病毒源頭指向他國。有學者揭中共的煽情四部曲,「我們又贏了」已經上演!

3月5日,中共黨媒發表題為「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一文,試圖將中共肺炎疫情的源頭推給其它國家,並聲稱中共為了抗擊中共肺炎疫情付出了巨大的經濟成本,以此掩蓋其隱瞞疫情給百姓造成的巨大傷痛。

文章還稱,中共現在又不計前嫌幫助美國,並宣稱「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

該文引發國際媒體批評。美國之音引述哥倫比亞大學醫學院教授、華裔科學家何大一的觀點反駁中共說:「根據我們對沙士(SARS)和新冠病毒的了解,以及對從其他動物物種中發現的中共病毒的了解,我毫不懷疑它起源於中國。」

《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也撰文痛批,中共玩的是倒打一耙,賊喊捉賊,金蟬脫殼。其要害是,它把這次疫情當作純粹的天災,從而迴避、掩蓋其中的人禍。

胡平說,中共標榜的理直氣壯,其實是理虧心虛。它知道,自己已經是千夫所指。它知道,無法正面替自己辯護。所以,它就攪渾水,轉移視線,以攻為守,倒打一耙。

胡平表示,是中共當局欠武漢人一個道歉,欠湖北人一個道歉,欠中國人民一個道歉,欠世界一個道歉。

也有人寫對聯諷刺:「國民,莫問武漢肺炎(中共肺炎)起因,需感恩政府抗災之大績。下聯:世界,休論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源點,要酬謝中國防疫之豐功。橫批:切莫胡思亂想!」

時政評論員邢天行說,這是中共一貫的愚民宣傳。按著常識來講,一個國家隱瞞疫情,導致中共病毒全球擴散,對世界構成一種威脅,害了這麼多的人。最終你反而讓人家感謝你控制了疫情。它這個完全是混賬的邏輯。

邢天行表示,這種不正常的邏輯是在黨文化長期洗腦下形成的,它已經感覺不到這種邏輯的錯誤和荒謬。但是世界上正常的國家都能感受到,所以這就會讓更多人去認識到,中共這種邪惡的政權對於世界來講,它是一個異類,也是一種真正的威脅。

她認為,中共種種反天理反人倫的做法,已經讓世界真正的清醒了。

 圖為2月16日,武漢一所醫院裏的中共肺炎病人與醫生。(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2月16日,武漢一所醫院裏的中共肺炎病人與醫生。(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輿論操控四部曲

旅美學者何清漣2日發推文說:我最近在研究中共疫情輿論控制,分成四部曲:喪事當作喜事辦、病毒來自美國的陰謀論(理論基礎是鍾南山那句中共病毒不是中國的)、我們又贏了(此時正在進行),第四部曲是「中國拯救了世界」,還未上演,很快就會出現。

5日她又發推文說:「比我預測的走得更遠:中共自說自話聲稱『拯救了世界』意猶未足,還恬不知恥地向世界索要感謝。BTW,到此時為止,沒有國家抄中共工作,因為對人民太殘忍,就連伊朗也學不來。」

公開報道可見,連日來的中共瘋狂言論一波接一波。

除了中共官媒針對國際爆發疫情後中共高調撤僑外,還有自媒體發文,把中共稱作「疫情下的諾亞方舟」,「全世界的燈塔」,在微信圈大肆傳播。

 中共官媒一系列瘋狂言論。(截圖)
中共官媒一系列瘋狂言論。(截圖)

 

在外界質疑中共延遲公開疫情的指責聲中,鍾南山再出雷語:「如管控措施推遲5天實施,大陸的疫情規模預估將擴大至3倍。」

對此,有網友質問:「一個人沒關水籠頭,樓下鄰居家被水淹了。鄰居很生氣地向他反映,他這才關了水籠頭,說:你應該感謝我!我如果晚關半小時,你家的水還會淹得更多!」

整體思路,中共一步步從公眾認知中的「中共肺炎疫情製造者」,一步步變身為「受害者」,乃至「拯救者」。

何清漣感嘆:「文革時期的文膽、筆桿子們,比如梁效、姚文元等,無恥程度略遜於今天這一批。」

 中共官方公佈武漢肺炎確診病例及死亡數字持續下降,引發外界質疑。( Getty Images)
中共官方公佈武漢肺炎確診病例及死亡數字持續下降,引發外界質疑。( Getty Images)

中共掩蓋疫情的手法

中共肺炎疫情已經持續3個多月,中共當局從頭至尾都在掩蓋疫情,包括初期進行誤導性宣傳,聲稱可防可控、沒有明顯人傳人等,導致大量民眾感染,以至於傳播全世界。

疫情失控後,中共高調出版《大國戰疫》一書,吹噓自己應對中共肺炎疫情有遠見及卓越領導力,引發全網批評之後,目前已經緊急下架

但黨媒《人民日報》2月29日又在頭版用大標題報道「日子過得像蜜一樣甜」。文中對正在中國肆虐的中共肺炎疫情卻隻字不提。同時官媒不斷強調國內新增病例「歸零」,各地陸續復工等。

而遼寧省2月29日發佈1例新增確診病例後,當天縣衛健局黨委書記孫子雲被免職,縣衛健局局長職務也被建議免去。

原北京周報社記者金秀紅對新唐人說,中共對外一再宣傳所謂的疫情零確診,世界衛生組織還表揚中共防疫有加,讓中共都成了防疫樣板,這簡直是國際大笑話。

金秀紅表示,如果你聽信了一個由中共恐怖集團擺佈的這樣一個假信息,也就是說,中國現在好起來了,這不就純粹在騙人嗎?它們明明在增加燒屍體的大機器。

中國心血管外科主任醫師1日發文,描述身為一線醫生目睹血流成河的武漢醫院。文章透露,武漢醫院被感染的職工超過200多位,其中有3位是副院長,一個護理部主任,還有多名科室主任和一線醫生,他們正在和死神拔河。

作者說,這些消息之所以沒有曝光,是因為他們不敢說,害怕像李文亮醫生一樣的下場,恐懼、憤怒、無助早已經吞噬他們每一個人。醫護人員就像被死神隨機抽中的號碼,不知何時倒下,他們只是按部就班的工作直到病發。

諷刺的是,武漢當局的宣傳片仍聲稱,愛和希望比病毒蔓延的更快,鼓勵醫護人員莫慌,武漢莫慌,我們等你。而同一時間,武漢醫護人員向國際發出求救信息,但卻被迫撤稿。

 圖為武漢醫護人員在接診患者。(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武漢醫護人員在接診患者。(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借疫情擴展全球野心

何清漣在《上報》刊文認為,中共將中國從病毒輸出國變成受害國,在努力推諉卸責中刻意營造輿論拐點,尋找病毒來源的替罪羊。

何清漣認為,中共刻意營造的這個輿論拐點,是2月26日由三件事情促成:

一是,掌握公佈世界疫情大權的WHO宣告,2月26日疫情出現了「拐點」,即境外確診感染病例數字首度超過中國國內;環球網報道此消息彷彿在宣示:因中共肺炎肆虐而痛苦不堪的中國,因為「他國人染病比我中國多,我就贏了」。

二是,北京市舉行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主題是「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在海外擴散,北京作為國際性都市將如何加強防控?」,預示著,北京作為國際性城市終於可以對來自其他疫情嚴重國家的人採取「禁入、檢查、要求隔離」措施了。

三是,寧夏市應對中共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指揮部發佈公告,當日該市發現一境外輸入型中共肺炎病例,從伊朗經莫斯科回國。

何清漣說,在這三件事之後,加上鍾南山2月27日公開聲稱,「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發源地在中國」。這是繼世衛組織總幹事長譚德賽,幫助中共向國際社會甩鍋之後,中共借鍾南山之口甩的第二口大鍋。

日前,在慕尼克安全會議上,譚德賽聲稱「中國犧牲自己,成為世界第一抗疫國」,一下將中共從禍害世界的病毒發源地變成抗疫第一國。

何清漣說,美國早成了共產極權、宗教極權國家,清洗自己各種罪孽的污水桶,不管它們遭遇甚麼壞事,哪怕與美國沒半點關係,但它們的宣傳中罪魁禍首總是美帝。

中共文宣系所謂「他國人染病比我中國多,我就贏了」,正在進行中。

《紐約時報》說,如今的中共正試圖修復形象,重塑中共是果斷因應疫情的全球領導者,官媒稱讚中共對付疫情是世界的榜樣,數落美國和南韓等在遏制疫情方面效率差。

報道認為,中共肺炎疫情的爆發破壞了中共的全球野心,而中共的這些宣傳攻勢則表明,中共可能擔心疫情帶來持久的損害。#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