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60年代在陜西延川縣梁家河村插隊。習近平上台,延川縣也趁機發展旅遊業,並從2015年開始,大搞「農村美麗工程」。然而,政府拖欠農民工薪資兩百萬元(人民幣,下同)。幾十名工人討薪三四年,一分錢也未討回。

前陝西電視台編輯馬曉明將農民工反映的情況整理出來投稿外媒,卻遭到延川縣公安局刑警上門訓問。

事情追溯到今年1月16日,馬曉明在陝西省信訪辦接待室外遇到了上述討薪的農民工們。

農民工反映,川縣開始大搞農村美麗工程,挑了很多的農民工來幹活。他們幹的活兒主要是整飾村民的窯洞、重砌院落圍牆、建新大門、種花草、硬化道路、維修水渠、平整河灘、砌河堤等。但政府一直沒有按工程進度每月給農民工發工錢。到2018年黃曆12月底,給農民工應發的工錢一分未付,共欠一百多位民工工錢二百多萬元。

延川縣上訪農民工揭露,僅在延川縣賈家坪鎮,諸如「美麗鄉村建設工程」這類的工程項目就有64個,政府虛報拖欠的工程款有1,461萬多元,實際上拖欠的工程款有3億。全縣拖欠的這類工程款超過200億元,討要工程款的企業和個人很多。

此外,由於當地實行退耕還林政策,每畝地每年國家給農民補貼700元。農民不能種地了,只能靠打工來養家。農民說:「我們打了工,卻拿不到錢,我們怎麼活?」

習近平曾經在2018年冬天,攜夫人重回梁家河視察。討薪農民工們說:「不知習總書記知道不知道,延川縣政府嚴重拖欠我們民工工錢的情況?」

討薪農民到延安市政府上訪,延安市只叫他們等,理都不理他們。農民又到省政府上訪。縣公安局和信訪局的人追到西安,叫他們回去,說回去就給解決問題。

多次受騙的農民工說:「我們不回去,你們要是誠心地給我們解決工錢問題的話,就在省政府,你們給我們說一下,你們付我們工錢的具體的步驟,具體的方案是甚麼。」

官員說不出來,農民工就不回去。縣公安局和信訪局的人就威脅說:「你們要是不回去,我們就把你們抓回去,抓回去就關你們。」農民工就更不敢回去了。

1月17日,馬曉明將農民工反映的情況整理出來,並在外媒發表後,20日,西安一名參與討工錢的民工因受到當局壓力給馬曉明打電話說,縣上官員說,文章在外媒刊登了,有嚴重的政治問題,要求把文章撤下來。

馬曉明表示:「文章報道的情況都是我反覆詢問(上訪民工)記錄的,都有依據,有甚麼政治問題?披露事實是公民的權利,新聞無國界。」

馬曉明說,將這些內容向海外媒體投稿之前,馬曉明曾經向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投稿,但是石沉大海,沒有一個媒體刊登他的稿件。而在海外媒體刊登他的文章之後,中共卻做出了這等反應。

馬曉明向大紀元記者披露,3月24日,陝西省延安市延川縣公安局刑警大隊警察袁某某等三人,開著警車到了西安馬曉明住的小區大門口,在人行道邊對馬曉明進行訊問。這三個刑警拿著很厚的卷宗。

馬曉明對警察說:「你們動用國家的強制機器、專政機器,來恐嚇、威脅縣上的農民,來向我所謂地了解情況,你們已經是錯上加錯了,就像由武漢的衛建委和警方出面恐嚇李文亮等醫生是一樣的事情。人家說事實有甚麼錯誤?農民說事實有甚麼錯誤?你們這樣做還要封人家的嘴嗎?」

「你們作為警方,那麼多的貪官污吏,大小的工頭,貪污了農民的工錢,你們立案調查了一起沒有?追回來一分錢沒有?這樣的犯罪你們都不追查,你們來查受害者、查我這個披露事實的人,是甚麼道理?」

馬曉明1975年到陝西電視台工作,先後任記者、編輯、責任編輯等職。八九民運期間,他在《經濟信息》欄目報道了西安學生及市民示威請願的情況,並參加了有關呼籲書的簽字、遊行、貼標語、向靜坐學生捐款等活動,馬曉明因此被處分撤職。1998年6月20日,在西安市公安局政保處辦公室被審訊時,公開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