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關至,又是大陸農民工年復一年的討薪期,1月30日,貴州畢節市,赫章縣夾岩水利工程水源工程項目部被百餘名農民工圍堵討薪。農民工表示,最高興的事是拿著工資平平安安回家過年。

來自湖北省十堰市的邵先生,自2004年開始幹起挖隧道的工作,這種工作大部份都是在交通偏遠的深山裏,工作條件艱苦,每天在工地上就是工作、睡覺、吃飯,他形容自己的工作環境如同監獄,只是沒有人限制你的人身自由。

他自去年5月份來到赫章縣夾岩水利工程水源工程的工地做現場管理工作,中間沒有發一分錢工資,所有人都等到年尾結帳回家。

邵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自1月15日開始,工地全部停工,農民工們每天待在宿舍裏等著老闆發工資,結果遲遲無信,30日晚上,百餘名農民工乘坐土渣車來到十里地之外項目部討薪,他們得到的答覆是31日下午發一部份工資,但是當日下午並未發工資。

圖為農民工的宿舍。(受訪者提供)
圖為農民工的宿舍。(受訪者提供)

圖為農民工的宿舍。(受訪者提供)
圖為農民工的宿舍。(受訪者提供)

直至2月1日下午,農民工的工資才發放,農民工們認為自己還算幸運,畢竟在年前獲得了工資。

邵先生說:「工資拿到以後不會再在這裏幹了,我是第一次碰到這麼長時間才要到工資,明年再找新的地方幹活。」

在工地幹活的農民工大部份都是年底才可以拿到全部工資,平時只是發一點點生活費,家裏有事可以借款,只有沒日沒夜地幹活,生活非常簡陋、清苦,幾乎所有的農民工都是一人拚命養一家人,省吃儉用。邵先生表示,十餘年來在外打工,最高興的是領到工資平平安安回家過年,討薪也成為他打工中必不可少的一件事情,已無計其數。

拿到血汗錢的農民工們開始踏上回程。

邵先生表示,今年冬季下大雪,拿到錢就得考慮如何回家,高速已封,他們只有想辦法輾轉到重慶火車站,然後再乘坐火車回家,如果遇到火車票難買,只能再考慮其它辦法,但是無論如何一年一次必須回家團圓。

年關將至,在大陸隨處可見農民工討薪的身影,西安一位農民工表示,在外打拚一年,工作七個月,東奔西跑討薪五個月,求助無門,無處喊冤,這就是農民工的真實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