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四川的十餘名農民工到山西孝義市中興水泥廠修建危廢項目主體,在工地幹了4個月,遭遇的卻是歷經2年未果的討薪(共計56萬餘元)。

中興水泥廠位於孝義市南陽鄉下義塘村,來自四川的農民工劉先生通過一位老鄉介紹,來到該廠的危廢項目工地,與其他十餘名同是來自四川的農民工(還有來自其他省份的農民工,大約70餘人)一起在這裏經歷了4個月的工地生活。

2018年1月29日,也就是中國新年前夕,他們要回家過年,但是工錢還沒有發到手裏,無奈他們去鄉政府。

「因為拖欠我們工資,承包商老闆趙輔鴻(承包商)不見面,不接電話,我們通過當地的鄉政府和市勞動局協商,當時我們有一部份是外地工人,我們是四川的,外地的都協調了,給補完,然後就剩下我們四川的14個人。」劉先生說。

最後剩下的14人的工資共計56萬餘元,結果這筆薪資讓他們討了近2年還沒有討回。

來自四川的十餘名農民工在工地幹了4個月,遭遇的卻是歷經2年未果的討薪。圖為當時工地現場。(受訪者提供)
來自四川的十餘名農民工在工地幹了4個月,遭遇的卻是歷經2年未果的討薪。圖為當時工地現場。(受訪者提供)

來自四川的十餘名農民工在工地幹了4個月,遭遇的卻是歷經2年未果的討薪。圖為當時工地現場。(受訪者提供)
來自四川的十餘名農民工在工地幹了4個月,遭遇的卻是歷經2年未果的討薪。圖為當時工地現場。(受訪者提供)

據了解,中興水泥廠未通過招標將項目承包給趙輔鴻,趙輔鴻又利用假建築公司,與施工者和材料供應商簽訂合同,並且以不同的名字簽協議,農民工與供應商紛紛認為趙輔鴻涉及故意詐騙,而且一直不接他們的電話,躲避他們,屬惡意拖欠。

承包商拖欠農民工工資與材料供應商的貨款共計150餘萬元。一位鋼材供應商武先生表示,他是通過朋友介紹認識趙輔鴻,該項目使用鋼材計100餘萬元,目前還剩40餘萬元未結清,他去過勞動局、信訪局、公安局等,互相推諉,以沒有欠條等證據為由,警方不予立案,讓他們處於無奈的境地。

幹了4個月的工程讓農民工們體驗了近2年討薪的艱辛,「我們想靠媒體,但是當地媒體肯定不會報道,集體維權我們也怕,到信訪都不能去太多人了,人多怕被抓進去。」劉先生說。

農民工們希望各界媒體能夠關注他們的遭遇,儘早討回他們的血汗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