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遇到一位朋友,上星期五已無奈被公司裁員,現在甚為徬徨,擔心供樓養家及如何養育一位正讀小三的孩子!而另一位在上市公司工作的朋友,他的部門有7位員工,但今個月將會有5人被炒,他的太太一向沒有工作,更要照顧一對就讀中小學的兒女,將心比己,若處境相同,怎不徬徨?雖然香港人普遍都有點積蓄,但現在疫症不明,全球封國,經濟物流處於停滯狀態,各行各業都吊鹽水坐食山崩,共同走向衰亡的邊緣。在此「百年一遇」的災劫,處於病死,窮死,「公司法人」將大量失救慘死的環境,出路何在?

如果不離地,緊貼市面,便會發覺各區已有大量吉舖出現。尖沙咀等旺區,晚上7,8時很多街道已暗淡無光,落閘關門。過往人車擠迫,一舖難求,租金動輒每個月數拾至幾百萬,仍然其門如市。現在烏燈黑火,有如偏遠地區!有位朋友,由上年反送中9月份開始,到現在也未收過其中一位租戶的租金,半年不收租,仍然不收舖,都是第一次聽。當然這位仁兄有錢有物業,但畢竟富而能仁卻是極少數。他說:「反送中到現在的商業困境,有目共睹,本來過年前好轉,又來了個肺炎,即使收了舖,以現時情況也未必能租出,不如比個機會大家,一同捱過疫情,燈光火著,有點人氣,好過增加一幅百業蕭條的街景!」

政府要求業主減租幫助各行各業,除了大商場及大財團,講句公道話,不是每個業主都是大財主,有足夠能力去布施。很多小業主供樓出租,也要付房貸及利息,收不到租,沒有錢還房貸,銀行也會收樓兼趕人。政府叫人資助租客,差餉寬免可否增加?銀行供款可否延緩?利息可否免收?現在全民甚至全世界面對嚴峻疫情,救人救經濟已刻不容緩,經常說「電光火石」,眨眼間,倒閉的公司,失業的僱員,便會出現駭人聽聞的數字,現在還不統合政商各界的力量救助香港,一切真的不堪設想!

外國政府助民解困,很多已即時派錢及派工資,有錢到手,在疫情肆虐期間,才能發揮「定心丸」的作用。既要市民留家防疫,又不考慮其經濟生計,民生社會怎能安定?本地有大量盈餘,若有幾個月的臨時措施,支援市民一向的開支,大家才可見步行步,渡過難關!如果收一萬元都要幾個月後才發放,以現今疫情及世事變化的速度,到時都不知人間何世!是病死,窮死,或者陪公司法人執笠而死都未可知!救人如救火,急人之所急,「電光火石」已不是甚麼錯誤藉口,失敗推手,現在疫情已一發不可收拾甚至有機會星火燎原,再不掌握時機,往往就在火石思維之間喪失一切!

有為的政府,就是要懂得處理災難應變,吸收教訓,參考各地成功的經驗,以為即時與未來之用。各國已竭盡所能解決疫情挽救經濟,無論是口罩防護衣,呼吸機生產線,紫外光消毒機,醫療運輸機,疫苗與藥物生產,退休醫護,各行各業等等,都由政府统合起來解決疫情,恢復經濟。無奈好方案各地眾多,有心有力執行本地的少,現在公司結業極多,失業率也大增,政府有能力安置分配這些失業的勞動力嗎?

就以酒店為例,旅遊業已停頓,房間十室九空。政府除了可租用酒店作回港市民隔離營外,大量放無薪假的僱員,他們既有接待客人的基本訓練,政府也可提供特別培訓,使這些停薪停職的員工,暫時做隔離檢疫非醫療性的工作。廚師仍負責煮食,保安仍做保安,房口接待等亦可負責分發安排等工作,既減輕醫護非治療性的工作負擔,亦可使部份失業僱員,得到一定工作及收入。而本土各類農工生產,也可因應疫情而作出相應的調整,當Armani 已做防護衣,外國汽車生產線也改為呼吸機生產線,我們的農工商經濟結構,是否也需因應此時疫情而重整?工作機會不是沒有,只是願不願意去製造。而城市活動減緩,是否正是好時機,去美化修復、保育改善我們的城市?太多實事應該進行,太多機會可以發掘,太多互助能夠發揮。不堂食,會外賣,支持消費,支持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