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29日,可算是香港一個歴史性的日期!美食天國,世界美饌的集中地,今天要破天荒暫停所有「堂食」,自有記憶以來,應該是第一次!本來疫情受控,感染數字逐漸歸零,由民生社會開始恢復,又到現在每天過百感染的大爆發,那些對疫情再爆發應該負責任的人,究竟他們心裏想甚麼?

是諗計仔推諉卸責、那個唔好彩中招就你死你賤,或者內心尚有一絲慚愧,想儘辦法解決補救等等?人的心思決定行動,而真實的心思行動,導向實際疫情的發展,以現在失控的狀態,大家能夠樂觀嗎?那些說有信心打贏疫症,而行動卻背道而馳的人,市民大概對他們無意義的廢話,早已fed up受夠,難怪由以前「先相信你說話,再看你行動」的觀感,到現在已變成「完全不信任你廢話,必須驗證你行為」已成共識。處於今天疫情日漸惡化,沒有堂食的日子,只能歎句對這小區政府,已完全心熄!

網上有一張監獄圖片,以黑色幽默戲謔全香港只有監獄才有堂食!大眾市民在這特區英明的管治下,真的無話可說。而最有趣的外食建議,莫過於出自有超大政府辦公室,有送你一程政府司機的高人,提議小市民不堂食可以到郊野公園午餐,有這種「何不食肉糜」的神來之筆,就明白香港為什麼已成為「堅離地」!

今天在街上遇到一位要外出工作的朋友,問他如何解決午餐的問題,他說:「可以怎樣?買個飽邊行邊咬兩啖。我們到處去,不能像那些高官可以買午餐回冷氣房慢慢嘆,出了公司工作,唔通午餐時間專程由一地再返回公司吃個lunch? 到處限聚要戴口罩,市民買了飯盒可以到哪裏吃?不如叫政府開放高官辦公室,請市民入內堂食!不過講乜都是嘥氣,源頭不把關,本來一切已好轉,現在疫情日日爆,越攪越喎,死亡數字又不斷上升,如果我是負責人,真不知如何面對死去的香港人,況且我怕冤魂纏身,亡靈報復,他們真的不怕嗎?」

我說:「政府不『把關』,市民受疫情傷害就『把火』,難道本地官員真的沒有智商去處理現在的疫情?」朋友說:「智商?唔好講笑啦,就以醫護為例,以現在疫症時期,他們為香港付出最多,是最重要的資產,偏偏不為他們提供額外津貼,還要在這時候講凍薪,真的有智慧!做任何事都要講時機人和,單看這件事,你說這班人有甚麼智商?我們小市民現在食個lunch都要傷腦筋,tell me why?」我唯有講笑說:「不要嬲啦,你衰咗入赤柱便有堂食好地方,離遠海灘又風景優美,等同去郊野公園午餐啦。」

朋友說:「你看看現在天橋路邊,貧苦大眾這樣坐地而食,辛苦工作甚至不能好好吃個午餐,把關不力卻要小市民埋單甚至送命,而那些人卻可以安坐冷氣房吃得安樂,能不把火嗎?」我說:「我要鄭重向你say sorry,不應講笑。今天市民坐在街邊吃飯,是全香港的悲哀,也是管治成績表的歷史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