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評級機構惠譽日前表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會使貸款人財物出現緊張狀況,進而令大陸銀行不良貸款惡化。為救經濟,中共當局欲發行特別國債應急。

從2020年3月27日開始,大陸銀行開始陸續發佈報表,報告去年的業績。

瘟疫使貸款人違約 加大銀行不良貸款

據《南華早報》3月28日報道,大陸國有大行、全球資產規模最大的上市銀行中國工商銀行去年的業績顯示,2019年的壞帳率從1.52%降至1.43%。資產第6大的交通銀行去年的壞帳率持平,沒有升降。資產第4大的中國銀行壞帳率從1.42%降至1.37%。

但幾家銀行均表示,由於突然爆發的中共病毒瘟疫對經濟打擊巨大,銀行盈利均面臨下行壓力。交通銀行高層承認,隨著瘟疫的影響浮現,壞帳率今年有可能上升,甚至是部份低風險貸款人也有壞帳風險。

而在大陸銀行27日發佈報告前,惠譽26日便先預計中資銀行的資產質量會惡化,其程度取決於瘟疫持續時間,壞帳率可能從去年6月底1.5%上升至3.5%左右。至去年底,中國銀行業壞帳率為1.86%。

中共病毒重創大陸經濟 大於業界預期

中共病毒對大陸經濟造成巨大傷害。從目前中共官方發佈的經濟數據來看,大陸經濟下滑程度遠遠大於業界預期。

中共國家統計局3月27日公佈了今年1-2月工業企業利潤數據。數據顯示大陸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人民幣4107.0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下降38.3%。絕大多數的行業利潤下降:41個工業大類行業中,37個行業利潤下降,其中,電子、汽車、電氣機械、化工等重點行業利潤分別下降87.0%、79.6%、68.2%和66.4%。

其中,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中,國有控股企業實現利潤總額1465.4億元,同比下降32.9%;股份制企業實現利潤總額3158.8億元,下降33.6%;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資企業實現利潤總額796.3億元,下降53.6%;私營企業實現利潤總額1208.3億元,下降36.6%。

而一些大陸經濟界人士認為,隨著大陸復工,經濟會很快呈現V型反轉,但越來越多的經濟界人士認為V型反轉難以實現。因為中共病毒在世界蔓延,尤其是西方發達國家,而這些國家紛紛取消了大陸訂單,大陸很多工廠面臨復工後不能復產的窘境,有的甚至因為訂單被取消被迫關門的境地。

CBB的報告指出,外需疲弱限制了中國經濟第二季度的復甦,由於瘟疫最近在其它國家迅速傳播,預計二季度其它國家的經濟增速將明顯放緩。而在這種全球經濟疲弱的背景下,中國經濟活動的復甦也會受限。

亞洲經濟評論小組成員樊綱認為,在這場疫情過後的經濟恢復速度將比SARS時期更緩慢。

背負巨額債務 經濟下滑加劇違約風險

經濟下滑,各行業恢復艱難,而這些行業都背負著巨額債務,違約風險加大。

在去年的中國經濟50人論壇年會上,有專家透露,中國國企槓桿率達103%,其中多為融資平台債務,國企與地方政府槓桿率合計達139.8%,佔實體經濟部門全部債務的近六成。

美國《石英》網絡雜誌去年8月刊文表示,中共的債務真的很嚇人且在持續惡化。獨立經濟分析師弗雷澤·豪伊(Fraser Howie)8月20日表示,「中共的債務規模已經遠遠超過了臨界點,債務問題再也不能被忽視了。」「北京推出了大規模刺激措施,打開了信貸龍頭。」「但這顯然是要付出代價的……現在他們正在承受這種代價。」

據國際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一份報告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中共的總債務(包括企業、家庭和政府債務)佔GDP的比例已經超過了300%。

中共被迫發行特別國債

目前,大陸經濟遭遇外需下滑、原材料和中間品短缺影響生產的衝擊,中共迫不得已繼續發行債券。中共中央政治局3月27日召開會議,首次提出「發行特別國債」,不過,市場對於特別國債的發行規模多少則各有看法。

3月上旬,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劉俏建議,必要情況下可考慮發行2萬億元人民幣左右的特別國債。

3月29日,野村證券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陸挺預計,特別國債的規模或在2萬億至4萬億元人民幣,大約佔GDP的2%-4%,以部份填補官方赤字率目標和實際所需赤字率之間的空白。

摩根士丹利中國首席經濟學家邢自強也預計,特別國債規模約2萬多億元人民幣,相當於GDP的2%-3%。

但是,評論人士文小剛認為,欠債終歸要還的,現在國際經濟環境不佳,對大陸衝擊也很大,很多國際金融機構已經紛紛下調大陸今年的GDP增幅,瑞銀財富認為今年僅為1.5%,大陸國資背景的中金公司認為是2.2%,顯示大陸及國際金融機構都看衰大陸經濟。在這種企業經營艱辛的大環境下,企業違約不可避免,一旦企業違約大幅增加,銀行不良貸款惡化,壞賬增漲也就不足為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