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是孔子與弟子的對話錄,也是儒家思想的基石。全書只有兩萬多字,但是提上「仁」字的卻多達一百零九處。夫子對仁的解說亦簡單易明,謂「仁者,愛人」。那不就是既愛自己,也愛他人嗎?仁愛之所以並稱,即無論對己對人,都以愛心出發。

萬世師表又推許「智」、「仁」、「勇」為三達德,可以成就堂堂正正、頂天立地的志士仁人。格物致知,增長知識,擁有智慧,明辨是非曲直;仁愛為本,無入而不自得,處處受歡迎;知行合一,必須具備堅持道德的勇氣。「智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的道理,這便人人通曉。

夫子對人的要求很高。魏晉南北朝時《世說新語》記錄的故事,為夫子對人的要求提了最好的註腳。

「陳太丘和朋友相約同行,約定的時間是中午。可是,過了中午朋友還沒有到,他便不再等候,離家外出了。太丘走後,朋友才姍姍來遲。他的兒子元方當時才七歲,正在門外玩耍。

太丘的朋友問孩子:你的父親在嗎?元方回答道:父親等了您很久,您卻沒有到來,已經出門了。

友人便生氣地說道:這不是人啊!和別人相約同行,卻丟下別人離開了。元方說:您與我父親約定的時間是正午,正午您沒有來,就是不講信用;對著孩子罵他的父親,就是沒有禮貌。

朋友感到慚愧,從車上走下來,想逗他玩,以表歉意。小朋友可頭也不回,回到家裏去。」

故事裏,「這不是人啊!」的說法是「非人哉」!

這不是說人人都得像北宋大儒張載(橫渠)那樣: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但是,最低限度也不要淪為「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