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疫情已造成全球性災難。繼清華大學許章潤後,中央民族大學退休教授趙士林在2020年2月、3月兩次寫給習近平的「庚子上書」中,直指鑄成疫情兇猛蔓延的大錯有五大原因,如體制極端維穩慣性、報喜不報憂習性等。同時,痛批中宣部打壓輿論、封鎖真相,終釀成今天的社會惡果。

第一次上書:造成此次疫情兇猛擴散的五大原因

趙士林2月23日的上書力數造成此次疫情兇猛擴散的五大原因,其中包括體制極端維穩慣性、報喜不報憂習性、唯上唯權僵硬機械性、公民社會功能喪失、信息不透明不通暢輿論功能缺位。

信中說,長期以來,穩定壓倒一切的慣性思維扭曲了很多社會問題的處理……迄今為止,內外權威渠道都已經和正在不斷地證實,今次疫情,決策者一開始就知情,唯有百姓不知情,但遭殃的只有百姓。

因此各級官吏共同刻意隱瞞疫情,不惜置民眾身家性命於不顧,不惜隱瞞真相導致疫情擴散激起社會的不安和動盪。……疫情初期決策者心存僥倖,未能迅速動員全社會及早採取切實有力的防控措施,一再錯過防控黃金窗口期,從而導致疫情兇猛擴散,和這種以政權為本位或者「把政治安全放在首位」的極端的扭曲的維穩思維有直接聯繫。

信中提到,由於體制的鼓勵,報喜不報憂,成了由來已久的習性……在防控疫情最關鍵的決策時刻,1月7日的頂層會議上,決策者雖要求注意防範,仍指示不能影響節日氣氛。

湖北、武漢兩級黨政負責人在已經清楚了解疫情凶險的情況下,仍在欺瞞公眾,誤導輿論,打壓專業人士對真相的披露,一味等待和依靠上級指示,絲毫不講變通,未能主動緊急採取必要防控措施,從而導致疫情兇猛擴散,釀成國難。

政府高層官僚作風依舊,基層只能疲於奔命、捉襟見肘、左支右絀、窮於應付,臨時組織的「紅袖箍」則無法無天,動則大打出手,肆無忌憚地侵犯人權。如此焉能不導致疫情蔓延,人間慘劇外加人道災難?

信中說,以李文亮為代表的八位醫生的遭遇是突出的案例。信息不透明不通暢,披露真相的輿論功能遭到打壓,深層原因是對言論自由的忌諱。

信中還說,由於上述五個體制性原因,我們人為地錯過了防控疫情的黃金窗口期,從而導致疫情兇猛擴散。不能不冒昧地指出,發生這樣一種全局性的體制性的危機,湖北省、武漢市領導都有責任,但主要責任在中央,首要責任在習近平總書記。人為決策失誤和體制根本弊端導致本來可以遏制於萌芽中的疫情兇猛擴散,釀成國難,禍及世界。

第二次上書:中共中宣部打壓輿論 釀成惡果

趙士林在3月2日的第二次上書中,他以李文亮事件痛批中共宣傳機器,直指中共中宣部打壓輿論、封鎖真相,剝奪言論自由,終釀成今天的社會惡果。

信中表示,李文亮事件突出地暴露了打壓輿論、封鎖信息的巨大危害。這種倒行逆施令廣大醫護人員噤若寒蟬,嚴重地阻礙了一線專業人士對疫情真相的及時披露和防控,從而導致疫情兇猛蔓延。

剝奪言論自由釀成社會惡果的事件所在多有,本應引起宣傳系統的深刻反思,但匪夷所思的是,有關方面非但未能汲取這些事件的教訓,反而在疫情洶洶,防控形勢依然非常嚴峻之時,變本加厲地封鎖網絡輿論對疫情的各類報道,打壓在防控疫情第一線披露真相的民間人士,這不能不令人心寒齒冷。

特別不可取的是,與倒行逆施繼續打壓輿論、封鎖真相的同時,宣傳系統又開足馬力,在國難當頭,疫情仍不斷奪去一個個同胞生命的嚴峻時刻,以《大國戰疫》為標誌,迫不及待地掀起了歌頌領袖英明,讚揚制度優越的宣傳攻勢。

信中質問:請問宣傳部門,疫情嚴峻時刻,維護領袖形象重要,還是搶救百姓生命重要?不顧萬民號泣、心中只有領袖,合適嗎?國難當頭全民抗疫之際,宣傳部門念茲在茲的仍主要是宣傳領袖……這真的有利於領袖?

信中表示,製造災難,消費災難,讚美災難,每一次災難都變臉為政績,每一次喪事都辦成了喜事,是貴黨有關災難宣傳工作的慣用套路。不能不遺憾地指出,這種宣傳無異於傷口上撒鹽……。

信中說,國難當頭之際,多少人間慘劇?多少人道災難?屍首叢中自吹自擂,白骨堆上歌功頌德,於心何忍?

大陸學者、民眾頻頻痛批中共

近日,北京市民薛扶民在網上實名舉報主導出版《大國戰疫》一書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批其缺乏對人民的關愛,應追究政治責任。

王滬寧是目前中共文宣的最高負責人。

2月29日,當時中共肺炎疫情依然兇猛,《人民日報》頭版頭條發表文章《日子過得像蜜一樣甜》,引起網民一片譁然。

2020年2月,原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曾在網上發表批評中共高層應對疫情不力的文章。之後,許章潤在中國新年假期返回北京後,遭到軟禁及被斷網停電話。

2月初,許章潤發表題為「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的文章。文章開篇說,「豕鼠交替之際,九衢首疫,舉國大疫,一時間神州肅殺,人心惶惶。公權進退失據,致使小民遭殃,疫癘散佈全球,中國漸成世界孤島。」

文章抨擊這個「只對上負責的『制度性無能』,特別是孜孜於『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億萬國民於水火的政體『道德性敗壞』,致使人禍大於天災,在將政體的德性窳敗暴露無遺之際,抖露了前所未有的體制性虛弱。」

許章潤表示,國民的憤怒已如火山噴發,而憤怒的人民將不再恐懼。中共敗像已現,倒計時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