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新型冠狀病毒像蘑菇雲一樣在風險資產市場的上空炸開,投資者經歷了一場人間煉獄。COVID-19在全球範圍內迅速傳播,一個又一個國家發現感染個例,日本、南韓、意大利疫情局勢失控。資金突然明白疫情正在對全球產業鏈構成巨大衝擊,全球經濟衰退迫在眼前。

全球股市一個星期跌掉了過去六個月的收益,恐慌指數VIX一度升到49(收報40)。上周美股單周跌幅是2008年後未見的,歐洲更是2001年後未見的。原油和大宗商品價格繼續暴跌,布蘭特原油期貨跌破50關口。有趣的是,美元和黃金一同下跌。由於資產價格暴跌,基金面臨贖回壓力,被迫賣出黃金好倉以應付資金需要。

上周初聯儲對疫情還明確表示不準備減息,及至星期五收市前,聯儲匆匆忙忙發表聲明,表示會應對疫情作出「適當」反應,債市解讀為三月中公開市場委員會會減息,利率期貨市場對美國三月減息的概率從兩個星期前不到5%,飆升到超過95%。政府債成為避險天堂受到追捧,美國十年期國債利率急跌到1.16%(曾經一度到1.11%)。今年年初時候的市場一片樂觀情緒,已經被冠狀病毒打飛了。

美國股市自從2月17日創下新高後,市值一口氣跌掉了一成三。如此的跌幅,在過去四十年中僅發生過四次:1987年黑色星期一、1998年長期資本破產、2001年九一一恐怖襲擊、2008年雷曼危機。全球股市一個星期損失了6萬億美元市值,原因是:supply chain和demand chain。

全世界的經濟早已連在了一起,一處生產停滯可能帶來全球生產線的放緩甚至停產。中國、日本和南韓加在一起佔有世界四成的工業生產,疫情可能導致全世界製造業掉鏈子。同時,疫情勢必製造人群厭惡,消費者儘量躲避人多的地方,而此打擊零售業,遑論航空、電影等行業。

筆者相信,全球衰退的可能性極高。聯儲對疫情的態度,上周前倨後恭,他們對供應鏈危機的理解仍不深刻,但是市場的暴跌和特朗普的壓力開始發酵,相信聯儲三月份會有寬鬆動作推出,在此之前也會出言安撫市場。中國、歐洲與日本也會有貨幣政策推出,新一輪QE似乎已經躍上地平線了。這些政策能否幫到經濟尚待觀察,但是保護市場信心應該是目前匆忙出招的主要原因。

英國與歐盟本周開始進行貿易談判,估計過程充滿荊棘。從目前看到的言論判斷,雙方之間的差距頗大,彼此博弈意向明顯,年底達成共識的機會不高。英國聲稱會在年中做一次評估,如果覺得年內達成協議的信心不足,就不打算延期,只尋求WTO條款下的一般貿易待遇,應該說這就是硬脫歐。

筆者認為,英國在最後關頭會延長談判時間的,但是未來幾個月脫歐談判估計繼續成為一個市場陰霾,並影響外資對英投資,影響英國經濟。

本周另一大事件,就是美國的超級星期二,民主黨在許多州舉行初選(包括加利福尼亞州和德薩斯州)。溫和候選人拜登民望持續低迷,極左候選人伯尼—桑德斯愈戰愈勇。目前的民意調查顯示,桑德斯可能是超級星期二的贏家。在過去五十年中的民主黨初選中,拿下超級星期二的最終幾乎全部贏得總統候選人提名,1984年蒙代爾是唯一一個例外(但是當年有不止一個超級星期二)。

有民意調查說桑德斯最終以47:44擊敗特朗普入主白宮,不過筆者認為如果桑德斯出選,基本上將總統寶座拱手讓給特朗普。桑德斯的政治立場、政策選項過於極端,他出選勢必進一步分化民主黨選民,尤其是華爾街和矽谷兩大金主。

本周三大看點:1)疫情發展,2)超級星期二初選,3)聯儲言論。英國的脫歐談判和OPEC會議也要留意。資料上,美國非農就業預計增加155K,應該沒有反映出新冠的影響;反而中國和歐洲的PMI更值得關注。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