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全球爆發,為全球經濟帶來不穩定因素。悲觀情緒致周一24日,「經濟疫情大爆發」,美股崩跌1,031點。大陸對美國禁運3M醫療產品,讓美國等重新審視過份倚賴大陸供應鏈所產生的惡果。疫情之下暴露的零配件供應鏈問題,觸發各國政府及企業檢討,是否要重組健康完整的供應鏈。

美股周一暴跌,被金融界稱為「經濟疫情大爆發」(Economic Pandemic)。首當其衝的是航空和旅遊相關產業。美國航空集團(American Airlines)股價暴跌8.5%,達美航空(Delta Air Lines)跌幅達6.3%。倚重澳門的博弈股走勢淒慘,永利渡假村(Wynn Resorts)股價重挫6.1%,美高梅國際度假集團(MGM Resorts International)與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Las Vegas Sands)跌幅都超過5%。

上星期發佈盈警的蘋果公司(Apple)股價在周一續挫4.75%,近3個交易日跌幅近8%,跌破300美元關口。

由於製造業復工前景不明,其它指標科技股也一片慘淡,微軟(Microsoft)、亞馬遜(Amazon.com)、臉書(Facebook)與Google母公司Alphabet股價跌幅都超過4%。

同樣受製造業復工影響的晶片股跌勢亦慘重,費城半導體指數大跌4.75%,輝達(NVIDIA)與超微(AMD)股價跌幅都超過7%,英特爾(Intel)重挫4%,台積電美國存託憑證(ADR)下挫2.6%。

料全球經濟增長下調

雖然周二全球股市略為喘定,但由於存在太多難以預期的因素,短期內世界經濟如何走向難以預測。國際貨幣基金(IMF)初步預期,今年全球經濟增長可能折損約0.1個百分點,不過,如果疫情持續擴散,影響經濟的時間會拉長,不排除進一步下調增長預測。

宏觀投資調查公司Xallarap Advisory的首席宏觀策略師Allen Sukholitsky,接受本報電郵採訪時說:「這是自2018年以來,首次單日跌幅超過3%,是股市對全球有接近8萬宗確診新型冠狀病毒個案的反應。因為這意味著隔離、封城、封關、航班取消等(不穩定因素)。雪上加霜的是30年國債利息也跌至歷史新低。」

反觀防疫股則大漲,美國大型生物製藥公司吉利德科學(Gilead Sciences)大漲4.6%。世界衛生組織(WHO)官員對該公司開發的一種新型實驗用藥「瑞德西韋」(Remdesivir)表示樂觀。而防護服和口罩製造商Alpha Pro Tech的股價飆漲25%以上。

市場追捧黃金與美國公債等避險的熱門資產,然而隨著南韓與意大利的武漢肺炎確診人數激增,金融市場氣氛迅速從樂觀轉為緊張。

保德信金融集團(Prudential Financial)首席市場策略師 Quincy Krosby說:「市場反應是典型的先賣再說。如果疫情持續,對全球增長和企業獲利影響如何,才是接下來的問題。」

Independent Advisor Alliance首席投資官Chris Zaccarelli說:「全球股市開始消化全球債券市場過去幾周一直在向我們傳遞的信息,那就是由於對冠狀病毒的疑慮,全球增長有可能會受到實質性影響。」

美國聯邦儲備局的克利夫蘭(Cleveland)分行主席Loretta Mester在周一的記者會上說,新型冠狀病毒對經濟構成了下行風險,美聯儲將會密切注意這種新的不穩定因素。

全球供應鏈過份依賴大陸

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帶來的種種不穩定因素,除了反映在金融市場之外,全世界也開始關注到全球物資供應鏈的問題。

本報特約評論員James Gorrie於17日撰文「藥物和供應的對外依賴,或成國家緊急情況,新型冠狀病毒暴露了美國未能保護她的人民和經濟」。

Gorrie在文中指,美國在關鍵的醫藥、醫療供應和醫療儀器方面都過份依賴大陸。八成在美國使用的抗生素都是在中國製造的,另外也包括抗疫的醫療口罩、抗病毒藥都依賴大陸提供,而全球也存在同樣情況。

最新消息顯示,中共當局下令禁止3M公司產品離開中國,包括運往美國。這一決定激怒了美國政府,美國總統特朗普已經下令,要求四家主要的美國製藥企業必須返回美國設廠生產,也要求3M公司將口罩和醫療設備生產搬回美國。

疫情爆發也令美國公司籌劃離開大陸。其實在疫情未爆發之前,不少美國製造商已經因為關稅和其它不利因素,逐步從大陸撤資撤廠,而這次疫情的爆發加速了這一進程。

目前,有六成美國藥物是在外國的工廠生產的,主要是在大陸,佔六成,其餘四成在印度。Gorrie認為這種現象需要改變。

武漢肺炎疫情重創全球經濟,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近日發表報告警告,如果疫情繼續蔓延並成為全球性流行病,可能導致全球經濟損失1.1兆美元(約9.4兆港元)。

檢討重組健康完整供應鏈

而世界各國或將被迫重新檢討目前的經濟結構。美國醫藥業的情況並非罕見,在全球化格局之下,生產供應鏈錯綜複雜,一個製成品的零配件來源可能涉及幾十個國家。比如蘋果手機,硬件來自美國,但晶片來自南韓和台灣,拍攝鏡頭和感應器來自日本,最後在大陸組裝生產。而且很多時候,一個產品之下,零部件亦有零配件,如此三到四層。

有美國商家曾經透露,即使透過不同上游零配件廠家定貨,最終發現不同零件廠家提供的產品,某一關鍵小零件竟然來自同一個大陸企業,而且是全球僅此一家。

美國智庫近半年經常討論這個供應鏈的問題。不少專家認為,此一問題必須有因應的辦法。而這次新冠狀病毒在大陸爆發,將觸發各國政府和企業深刻檢討,是否力促重組健康完整的供應鏈,以免在某些特殊時期陷入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