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武漢肺炎)肆虐全球,世界衛生組織宣佈此病毒已成為人類的敵人。多國閉關鎖國,全球爆發股災,經濟停擺,世界政經格局面臨大調整。藉此亂局,中共炮製「病毒來源美國」之說,在全球發起輿論戰,甚至驅逐美國三大媒體記者出境,同時迫令港澳也要跟從。從「反送中」運動到抗疫之戰,處於矛盾核心的香港,再次被中共擺上台,未來何去何從?本報專訪前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資深時事評論員劉細良,深度分析最近局勢。

經歷反送中再到抗疫,劉細良相信,香港的經驗證明得道者多助,「越來越多人確認了香港人的這種抗爭在整個世界的意義的時候,港人起來抗爭對共產黨說不,這不只是我們香港人的事,結果到現在,我相信終於全世界都覺醒。」

指京逐美媒記者做法愚蠢 

中美媒體戰再度升級,中共外交部17日突然要求美國《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及《華盛頓郵報》的駐華記者在十天內交還記者證並離境,今後不得在中國大陸,以及香港和澳門繼續從事記者工作。中共外交部聲稱,禁止有關媒體在港工作是中央政府對港外交事務的職權範圍。

此舉引發本港新聞界團體和民主派對新聞自由和「一國兩制」被侵蝕的擔憂。

對於中共挑起媒體戰,劉細良直言「共產黨的做法非常愚蠢」,「中共將這個和美國之間因為疫情而爆發的政治角力帶來香港,這個對香港、對中國來講都不是好事」。因為今個月美國國務院就要起草《香港民主和人權法案》關於香港一國兩制實踐的報告書,中方在此時選擇驅逐美媒記者,亮劍的結果就是香港被擺上中美第二階段角力的風眼。

「因為現在擺明是一國一制了,你北京驅逐,香港也要驅逐的話。」他直言,此做法等於將香港和中共攬炒,「香港很多的團體都在遊說美國,取消香港獨立關稅的地位,和中共攬炒,中共應該千方百計地去阻撓這件事的發生,但現在它似乎怕美國不制裁香港,就用盡方法去挑釁美國,包括攬著香港一起挑釁美國,那麼最終可能就達成這個真正的攬炒。」

析中共挑病毒假新聞論戰

中共驅逐美媒之前,挑起所謂中共病毒源頭爭議,炮製所謂「病毒由美軍帶入武漢」之論,引發中美外交風波。

美國白宮國安會呼籲中共領導人,從驅逐新聞記者、散佈虛假訊息中重新聚焦,與所有國家一起遏制「武漢病毒」。

劉細良稱,中共病毒假新聞輿論戰,源於中俄的合作計劃。因為俄羅斯最早製造假新聞,利用很多美國的社交媒體,包括Facebook、Twitter、IG和YouTube的假帳號在美國發表這些言論。緊接著是中共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長鍾南山接力,聲稱病毒有可能是外來的,然後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說要聽專家意見,再到中共外交部另一發言人趙立堅聲稱病毒可能是美軍帶到武漢,引發軒然大波。

出口轉內銷 試圖轉移矛盾

劉細良認為,中共炮製「病毒來自美國」的假新聞,目的是出口轉內銷,利用外交部的這些假新聞,在大陸媒體大肆宣傳,目的是轉移國內矛盾,旨在為中共黨魁習近平解困。「可想而知很明顯現在習近平面對的那個內地的輿情,對於中共在(去年)11月、12月初一直掩飾的那個病毒,(民眾)是相當之憤怒。究竟病毒是不是在武漢已經結束了,也都是一個很大的爭議。因為現在,比如方艙醫院,在沒有幫他們做檢測就送他們出院,送他們回自己社區那裏,結果在社區又再度爆發。」

另外,中共一直說美軍帶病毒進大陸,有兩個目的,一是想隱瞞中國人仍吃野味的行為,因為03年沙士(SARS)疫情檢討完後講明要禁止野味交易,但今次武漢野味市場竟然就在一個正常的街市內,已經氾濫到如此地步。為甚麼會變成這樣?這肯定是政府的管制有問題。第二,如果病毒真是由武漢實驗室外洩,更加是國家安全的問題。這兩個都是中共不願承擔的,所以要將矛頭轉向美軍。

他認為,如果美方不回應,中共就會散播陰謀論,指美國默認。但沒想到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反應出乎意料。特朗普公開說,這是「Chinese Virus」(中國病毒)。

劉細良認為,特朗普沒有用China,而是Chinese virus,意思是華人病毒,「刻意的用這種說法去給中國貼標籤」。

他分析,因美國正值大選期,中共去挑釁特朗普,一定會被重拳攻擊。他相信,美方一定會全力調查,令到真相水落石出。「所以我相信很快美國會有跟著的專家報告出來,去論證這個病毒在中國怎麼發生的,共產黨用甚麼方式去隱藏這個病毒,究竟這個武漢的病毒實驗室究竟是甚麼,我估計美國的媒體會很快揭露出來。」

料全球經濟格局大洗牌 香港失金融中心地位

中共病毒肆虐全球,波及全球逾130個國家及地區的人民染疫。劉細良認為,今次瘟疫比03年沙士時要嚴重得多,多國閉關,經濟停擺,是有疫症歷史以來,是人與人、國與國之間交流最緊密的情況下而人為的終止。

對經濟的影響到底有多嚴重,他指目前還很難估算。環球股災出現,全球航空業的崩潰,接著全球旅遊業的崩潰,靠旅遊業的地區經濟會出現大倒退,還有與旅遊基建有關的投資,還有劉細良最擔心的是會否衝擊物流業。物流對中國大陸來講是一個龐大的產業,當產業鏈、供應鏈斷裂的時候,將影響大陸的經濟。

另一個關注點是復工問題。他指:「你(中共)說已復工,我認識的朋友在深圳復了工,但他上游的產業在其它省沒復工,民工從其它省回來禁閉式管理,但工廠沒工開,中國連復工的問題都不敢公開。很多中國專家看甚麼,看污染指數,知道復工六成是謊言。香港也一樣,香港冬天主要的污染來自北方,但你看到香港冬天天朗氣清的時間比較多,很明顯廣東省都還沒有復工。」

劉細良認為,若大陸供應鏈斷裂的話,就是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成為世界工廠以來第一次出現此問題,影響深遠。

他預計未來全球經濟格局會出現大洗牌,美國將生產基地從大陸轉向墨西哥,科技產品中心會向台灣轉移,金融中心預計會從香港轉向新加坡。「傳統基金會(17日)將香港的自由經濟評級擺在了第二位,是1995年來第一次。當這個經濟金融中心轉移的話,我相信對香港的衝擊是無法挽回的,是回不了頭的。」

反送中 反共及不信中共 令香港抗疫成功

對於親共國家或個人多感染中共病毒,劉細良認為,從國家層面而言,凡是親共的國家都是在封關這個問題上猶豫不決,他們相信中共,以為中共可以處理得到疫情。比如意大利北部很多是大陸溫州移民,他們從大陸過完年返回當地就到處散播病毒。因為這些政府的取向,影響了他們的判斷及決策。

至於個人,就是他對這個病毒掉以輕心,因為他一直相信世衛、相信中共的講法,所以為甚麼在武漢封城之後,仍回大陸。

值得留意的是,經歷反送中一仗,與大陸接壤的香港,感染及死亡人數相對極低。儘管政府初期拒絕封關,也沒有足夠的防護物資提供,但本港市民卻紛紛自救,奇蹟般地令疫情沒有大規模擴散,感染率只有0.55%。

不信共黨林鄭 港人自救

劉細良認為,這是因為香港人不相信共產黨,也不相信特首林鄭月娥這個共產黨的奴才,所以在去年12月很多人就準備了口罩,在中國新年前50元一盒的時候,就買好口罩了。當時世衛還沒有確定會人傳人,但大家已經不相信它了。「因為大家第一經歷過SARS,第二他知道共產黨一定講大話,所以見到香港人戴口罩的比例現在是九成九,但在1月初的時候,你已經見街上有七、八成人已經戴口罩。因為政府不封閉,市民自行切斷就是用口罩的方式,不參與、不回大陸,所以你見到香港的許多的案例都是回大陸感染的。最初的時候更加多的人是相信回大陸非常危險,所以大家都會自救、自己公民抗疫,就是靠社區自己抗疫。與其它國家靠公共醫療、靠政府是不同的。」

另外,在抗疫的時候,一些專家取代了政府官員的角色,例如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柏良醫生、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等。「大家就是信他們多過信政府,所以當何柏良、袁國勇叫大家戴口罩時,林鄭叫大家不戴口罩時,大家根本不信林鄭,她自己搞一下就不再講了。」

經此疫 海外親共勢力減弱

去年反送中運動,全球圍堵中共態勢升級,經歷疫情後,各國對中共的態度又會發生變化呢?

劉細良認為,去年反送中,西方主要是NGO(非政府組織)、媒體支持香港反對中共。但今次疫情有所不同,是各國民眾、國際社會厭惡中共,直接導致很多傳統的親共精英掌控的政府,包括德國、法國、意大利政府都會改變。

劉細良分析:「他們是民選的民主國家,但他們的選民本身厭惡中共的時候,政府怎麼可能繼續過去(簽)一帶一路的合同拿一些好處呢?受賄等,我相信在歐盟裏面那些親共的政治力量,跟著慢慢的會改變的。」

香港最壞也是最好的時候

處於中美之間交戰核心的香港,未來何去何從?劉細良稱,89年六四之後,他曾經對港人很失望,表現冷漠、不會去爭取,但今次反送中運動,香港改變了,「你看見他們的勇氣,那種勇敢是我從89年間到現在沒見過的」。

「香港是我見過的最壞,也是最好的香港,最美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因為在最壞的時代裏能看到香港人最有勇氣最光輝的一面,我希望可以保持下去。」他相信,儘管共產黨無所不在,但港人從未絕望,「得道者多助,越來越多人確認了香港人的這種抗爭在整個世界的意義的時候,港人起來抗爭對共產黨說不,這不只是我們香港人的事,結果到現在,我相信終於全世界都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