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羅馬大瘟疫中,基督徒無恨無畏,向世人傳播福音,讓世人看到了希望、幫助人們回歸正途。

當歷史在今天改頭換面地重演時,人們是否也應該反思一下:瘟疫為甚麼會發生?人應該如何自救?

基督徒殉難

耶穌降世傳道後,一直為羅馬政府及猶太教所不容,耶穌殉道後,他的弟子門徒繼續傳道。

64年,尼祿將羅馬城縱火一案嫁禍給基督徒,藉機抓捕大量基督徒。

尼祿說,「基督徒是信仰新而有害的迷信的人。」於是大量謠言被編造出來,基督徒被誣衊「殺嬰嗜血」、「狂飲」、「亂倫」等等,反基督情緒煽動了羅馬民眾,基督徒被仇視褻瀆。在羅馬日的歡呼喝采中,基督徒被蒙上獸皮投進競技場,讓獅子、老虎等野獸活活撕碎咬死,或者與乾草捆在一起做成火炬,排在宮廷花園裏,夜晚點燃供照明欣賞。

〈基督殉道者最後的祈禱〉(The Christian Martyrs Last Prayer),描述了古羅馬殘酷迫害基督教徒的情景:競技場周圍的柱子上,左邊是遭受火刑的基督徒,右邊是十字架處死的基督徒,中間一群基督徒則將被猛獸撕碎,而看台上無數的民眾毫無同情心地觀看著這慘烈的情景。(公有領域)
〈基督殉道者最後的祈禱〉(The Christian Martyrs Last Prayer),描述了古羅馬殘酷迫害基督教徒的情景:競技場周圍的柱子上,左邊是遭受火刑的基督徒,右邊是十字架處死的基督徒,中間一群基督徒則將被猛獸撕碎,而看台上無數的民眾毫無同情心地觀看著這慘烈的情景。(公有領域)

尼祿之後,羅馬帝國的十位君王相繼發動了對基督徒的慘烈迫害。

君王安東尼將信仰基督的政府官吏罰為奴隸或沒收其家產,堅定的基督徒則被處死。當時殉道者的屍首滿佈街頭,被肢解後焚燒,骨灰散入河中滅跡。安東尼執政五年之後,史稱「安東尼瘟疫」的大瘟疫降臨。

公元250年,君王德西烏斯敕令基督徒必須在選定的「反悔日」放棄信仰,否則將被監禁坐牢或處死。很多女信徒甚至被逼在信仰和自己的貞潔之間做出選擇。德西烏斯即位兩年即戰死,公元250年,西普里安瘟疫降臨。

公元303年,君王戴克里先要求所有公民信奉羅馬教,《聖經》被收繳、教士被屠殺,戴克里先假法律之名迫害基督徒。教父希彼廉因拒絕放棄信仰,被法庭以「私自糾集犯罪集團」、「敵視羅馬教諸神」的罪名判處斬首。公元312年冬,羅馬帝國西部爆發瘟疫。

君王多米田要求民眾在他生前就要奉他為神,以「我們的主和神」稱呼他。基督徒不肯稱他為神,遭到瘋狂迫害,大批基督徒被殺或被流放。使徒約翰被丟進燒熱的油鍋而殉難。多米田在位的最後幾年,因懼怕自己被推翻,曾下令以「不信諸神」的罪名審判信奉基督的貴族。

很多堅定的基督徒視死如歸,即使被投進烈火,他們也沒有呻吟,在熊熊烈火中,他們仍然讚頌他們的神。

殉道者的堅定、喜樂和寬仁,使人見證了神性的力量,讓羅馬人震撼。殉道者的血成了教會的種籽,結出百倍的收成。

傳道顯神蹟

無數的羅馬官吏、獄卒、劊子手和普通民眾,都在有意無意中參與了對基督徒的迫害。但在被打壓、逼迫、酷刑折磨中,基督徒沒有嫉恨那些曾告發、抓捕審判、憎恨褻瀆他們的羅馬人,基督徒以愛人如愛己的仁慈寬容,堅持傳播正信,救贖世人,神蹟頻現。

基督弟子曾被基督賦予了超自然的能力,他們一邊四處傳揚基督信仰,一邊以神賜予的神通,為百姓驅魔趕鬼,祛除疾病,證實他們所傳的道。

福音書中記載了當時的二十件神蹟,其中四件是基督徒幫人驅逐污鬼、兩件實例是基督徒使死者神奇復生、有十一件是基督徒治癒病人及殘疾者的實例。

基督徒常常為病人禱告,君王瑟維拉斯登基不久後生病,就是經過基督徒為他禱告而痊癒的。人們漸漸折服於這種超越人的力量,追隨基督信仰者越來越多。雖然政府不允許,但到處都有基督徒的聚會,從耶路撒冷到雅典和羅馬,許多人歸信了基督。

人們漸漸折服於這種超越人的力量,追隨基督信仰者越來越多。示意圖。圖為位於巴西里約熱內盧的基督救世主(Christ the Redeemer )雕像。(Alexander Hassenstein/Getty Images)
人們漸漸折服於這種超越人的力量,追隨基督信仰者越來越多。示意圖。圖為位於巴西里約熱內盧的基督救世主(Christ the Redeemer )雕像。(Alexander Hassenstein/Getty Images)

瘟疫中 羅馬人求拜諸神無效

頻繁爆發的大瘟疫,使羅馬人惶恐迷惑。無助的人們去求各路神靈保護。當時古羅馬城裏,供奉著五花八門的各種民族的神。

羅馬人向眾神的代言人祭司發問,為甚麼眾神會降如此大災?祭司自己也說不清,而且,許多祭司與官宦富人一起,都逃離了瘟疫流行之地。

他們向阿波羅、埃斯科拉庇俄斯(羅馬醫神)、密涅瓦(羅馬主神之一)等眾神求拜,甚至還向土耳其女神、古埃及女神等外國神求救,但這些神靈也未能給他們提供任何救助。

他們向醫生求救也無濟於事,因為這瘟疫本就無藥可醫,許多醫護人員也在瘟疫中死去,有的也逃離了疫區。

他們向醫治靈魂的哲學家求救。哲學家們感嘆社會腐朽、美德喪失,卻無法給他們以合理的解釋及應對。

總之,人們求拜了各種神、用盡了人類的智慧謀略,都沒有找到解決之道。很多羅馬人疑惑了:神真的存在?為甚麼神眼看他們毀滅,不護佑他們免於災禍?

無懼瘟疫傳播福音 救助世人

迫害不能阻止基督徒傳播福音,大瘟疫也不能。

基督徒告訴世人,瘟疫肆虐不意味著神不存在,相反,瘟疫恰恰證明神以公義掌管著世界。瘟疫是羅馬人迫害正信的天譴,人只有悔改才能得救贖。基督徒教世人禱告,請求神收回天譴,赦免羅馬人的罪。

基督徒告訴人們,人死並不會真的消失,還會復生,真誠改悔的人還會升入天堂。這是羅馬人在其它宗教中都沒有聽到過的福音,絕望的人明白了今生和來世的意義,懂得了生命的方向,即使面對死亡,也能不驚不懼。

基督徒告訴人們,人死並不會真的消失,還會復生,真誠改悔的人還會升入天堂。圖為拉斐爾最後的作品〈耶穌顯聖容〉(The Transfiguration)。(公有領域)
基督徒告訴人們,人死並不會真的消失,還會復生,真誠改悔的人還會升入天堂。圖為拉斐爾最後的作品〈耶穌顯聖容〉(The Transfiguration)。(公有領域)

大瘟疫期間,生死關頭,人性中的自私也顯露出來,哄搶、掠奪、貪佔的現象層出不窮。有怕死的人只求自保,把染瘟疫者驅逐出門,甚至親人也棄之不顧;有的人還沒死,就被拋在路邊。

而真正的基督徒不但不搶掠貪佔,也毫不畏避瘟疫,他們心態安然,相信一切都在神的掌控中。他們不僅照顧他們的親人,也照顧別人家的親人。他們走上疫區街頭,以殉道的精神,奮不顧身遊走於人群中,傳播福音,探望照顧病弱,為他們提供食物,耐心為他們餵飯;基督徒為人們禱告,求主幫助,加添其力量,使其痊癒康復;基督徒還幫助掩埋屍體,甚至拿出自己僅有的物品,為死者安排相對體面的喪葬。

基督徒兄弟般的平等與博愛,使孤獨絕望的人感受到溫暖的慰藉。很多被病痛折磨的羅馬人因懺悔和祈禱而病癒,這使他們深信基督徒,崇拜基督,在瘟疫中,基督的追隨者日益增多。

在北非,西普里安瘟疫肆虐的高峰期,西普里安的主教和教士們每天為多達200人~300人洗禮。

治病救人、捐贈和濟貧等,後來成為基督教教義的主要義務。教會救助範圍不斷擴大,到三世紀中期,分散的基督教社團發展為固定的教會,教會收入的四分之一用以扶助貧弱、鰥寡孤獨及埋葬病死的陌生人和窮人。

基督徒挽救了古羅馬的道德危機

羅馬教要求人遵守神的律法與人間的律法,但大多數羅馬人的信仰早已淪為形式。整個社會奢靡墮落,各種背離道德的時俗淫風,包括通姦亂倫等非常普遍,古羅馬的道德與信仰陷入了全面危機。

真正的基督徒崇尚潔淨自律的生活,這與當時的社會氛圍形成強烈反差。基督教義明確禁止通姦、亂倫等性亂,遠離罪惡、信守聖潔、仁愛、和平、公義,基督徒們彼此相親相愛,親如一家。

出於仁慈,基督徒拒絕到競技場觀看肉搏戰,還將自己的奴隸無條件釋放,最初這些做法曾使維護羅馬教的人產生嫉恨不滿。

但真正的基督徒的言行,漸漸改變了羅馬人的偏見,羅馬人終於明白,過去是受謊言蒙蔽而誤解了基督徒。大量古羅馬人放棄根深蒂固的羅馬教,轉而改信基督,社會道德也日漸回升。

西班牙畫家埃爾・格列柯(El Greco)1579年所作〈崇拜耶穌之名(腓力二世之夢)〉[Adoration of the Name of Jesus (The Dream of Philip II)]。(公共領域)
西班牙畫家埃爾・格列柯(El Greco)1579年所作〈崇拜耶穌之名(腓力二世之夢)〉[Adoration of the Name of Jesus (The Dream of Philip II)]。(公共領域)

大瘟疫中 基督徒幫人們重回正途

正信已經深入人心,基督徒被視作閃光的精金。羅馬君王戴克里先時代,對基督徒迫害不止,但很多命令都被暗中抵制,很多羅馬人冒著危險保護基督徒,藏匿他們。連戴克里先的妻子及一些侍從都改信了基督。

兩年後,戴克里先因身體出現問題退位,繼任的君王加列留斯把迫害推向高潮。但不久,加列留斯就得了怪病,下體感染化膿後,長出巨大的腫瘤,身體完全走形,上身瘦得皮包骨頭,下身儼然腫脹成一個大膿包,蛆蟲從裏至外吞食著他,整個人幾乎都腐爛了。

公元311年,被痛不欲生的怪病折磨一年後,加列留斯醒悟過來,明白自己是因迫害正信而遭了報應,他呼喊著上帝,虔誠地懺悔。在病床上,加列留斯發佈詔書,在他的東羅馬轄區內,取消對基督徒的禁令,停止所有對基督徒的迫害,自己皈依了基督教。幾天後,加列留斯解脫了病痛,輕鬆離世。

公元313年,篤信基督的君士坦丁和李錫尼一起頒佈米蘭敕令,終結了歷時三個多世紀的迫害,基督信仰從此合法化。君士坦丁感到自己需要贖罪,臨終前,成為第一個受洗的羅馬君王。但其個人的功德,遠不能抵償古羅馬幾百來年迫害正信的罪惡。

公元393年,皇帝狄奧多西一世頒佈法律,確立了基督教的正統地位,從此,作為羅馬帝國的正統信仰,基督教迅速發展,遍佈了歐洲。

當時的真正的基督徒傳播的福音,對在大瘟疫中苦苦掙扎的古羅馬人來說,猶如無邊長夜中突然出現的一縷曙光,將希望帶給了絕望中的世人。作為神的使者,古羅馬真正的基督徒們,無恨無畏,以堅定的對神的信念和對世人的寬仁,讓人們見證了神的真實存在,幫助人們重拾對神的信仰、重回正途。

當歷史在今天改頭換面地重演時,人們是否也應該反思一下:瘟疫為甚麼會發生?人應該如何自救?#

參考資料:

塔西佗 《編年史》
愛德華・吉本 《羅馬帝國衰亡史》
羅德尼・斯塔克 《基督教的興起:一個社會學家對歷史的再思》
弗雷德里克F卡特賴特 《疾病改變歷史》
葉金 《人類瘟疫報告:非常時刻的人類生存之戰》
王延慶 瘟疫與西羅馬帝國的滅亡
楊羅棟 基督教在中古歐洲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