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月12 日世界衛生組織給武漢傳出的新型冠狀病毒一個英文命名:Covid-19,Covi 是「冠狀病毒」的英文Coronavirus 的縮寫,d 代表疾病,19 是代表病毒出現的年份2019。之前就有觀眾留言說,不要叫「武漢肺炎」,因為世界衛生組織都避免把地名用於疾病的命名。

「疫情」和「瘟疫」的區分

「疫情」和「瘟疫」,其實兩個詞是一回事。但是用起來,表達的意思差別很大。

「疫情」表達的是當前一種疾病蔓延的緊張態勢,強調的是情勢,「疫」變成了修飾詞語。而「瘟疫」一詞呢,就比較直接。而且在維基百科「瘟疫」一詞的解釋中,已經把當前的新型冠狀病毒,列在了「歷史大流行年表」中。表上的內容不多,都是歷史上嚴重的瘟疫。還包括2003 年的SARS,1918 年的西班牙流感,1347 年開始的歐洲黑死病,還有古羅馬和希臘的瘟疫。

尼祿、殉道者和羅馬瘟疫

《 基督殉道者最後的祈禱》,描述了古羅馬殘酷迫害基督教徒的情景:競技場周圍的柱子上, 是遭受火刑和被處死的基督徒,中間一群基督徒將被猛獸撕碎。( 明慧網)
《 基督殉道者最後的祈禱》,描述了古羅馬殘酷迫害基督教徒的情景:競技場周圍的柱子上, 是遭受火刑和被處死的基督徒,中間一群基督徒將被猛獸撕碎。( 明慧網)

古羅馬的瘟疫經常被人提起。羅馬一共經歷四次大瘟疫,讓強大的羅馬帝國由盛轉衰。

前三次瘟疫發生在公元65 年尼祿統治時期,還有公元164 年到180 年奧勒留.安東尼等人的統治時期,前後跨度200 多年。按一些基督教學者的說法,這200多年是基督徒受到羅馬迫害最嚴重的時期。

尼祿是有名的暴君,殺了自己親媽和親兄弟,還有兩任妻子。公元64 年,他要擴建皇宮,火燒羅馬,把影響王宮擴建、難以強拆的屋子全部燒掉,然後說,這是基督徒放的火,把基督教描繪成了反社會的邪教。由此,對基督教的各種流言蜚語就傳開了,說他們亂倫、喝嬰兒血、殺嬰祭神等等。

在19 世紀法國畫家傑洛姆的作品:《基督殉道者最後的祈禱》的畫面中,可以窺見當時迫害基督徒的野蠻殘忍,基督徒被野獸咬,被烈火燒等等。

很多基督教的學者認為,這前三次瘟疫,是羅馬對基督教的迫害招來天譴。後來君士坦丁頒佈「米蘭赦令」平反基督教,但是羅馬的迫害延宕300 多年,最終在541 年爆發第四次瘟疫,是一場鼠疫。歷史學家記載,當時有的人走著走著,突然就倒地斃命。在這第四次瘟疫之後,羅馬一蹶不振。

這就是「瘟疫」一詞背後連帶的歷史,「疫情」一詞就沒有這樣的連帶。

佛教徒眼中的 2019湖北滅佛運動

專注於中國宗教自由和人權狀況的《寒冬》雜誌,於2 月7 日報道:湖北繼續強封佛寺道觀。

報道說,2019 年,湖北省為迎接中央宗教督查「回頭看」,加大力度打擊宗教場所,特別是對以前「漏網」的宗教場所進行排查。

8 月份,黃岡市蘄春縣劉河鎮,幾天時間,79 座廟宇封了40座;

9 月,咸寧市闖王鎮政府,查封當地萬佛寺;同月26 日,孝感市大悟縣「旺佛樓」被宗教局強拆,廟內上百尊佛像毀於一旦,而這個廟是文革後信徒集資重建的;這間廟的主人,住廟吃齋27年,年已八旬,現今被趕出廟宇無處安身;同月,咸寧赤壁市的萬壽宮、佛祖寺、五顯寺、心安寺等13 座廟宇被強行查封。

10 月,荊州市監利縣道觀「曉啼觀」,門口被政府掛上「掃黑除惡」條幅,後來道觀被查封,這間道觀曾經民間自籌重建,現在又被搗毀,道觀主人去年12 月下旬離世;同月,同在荊州的石首市「延壽寺」被查封,住廟和尚訴苦說:自己只想清靜,行善積德,如今被政府逼著走,不知去何處容身。

還有12 月,鄂州市靈鷲寺,新修的佛殿以「違建」為由強拆,廟主阻攔被執法者帶走。

以上的例子只是湖北一個地方,在其它省份,也有。比如山西五台山千年古剎白雲寺,2015年5 月到2019 年1 月,一共有約180 尊佛像被拆除。

湖北黃石大冶市一名出家20多年被趕出寺廟的和尚說:越迫害信仰,災難越大。

醫學教授興隆 武漢器官移植業

大陸媒體《觀察者》2 月11日報道,武漢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科教授林正斌,2 月10 日因為感染病毒不治身亡。林正斌已退休,身體一直不好,所以近期沒有醫療任務,也就是說沒有參與過一線搶救新冠狀病毒患者。

公開資料說,林正斌有30 多年的器官移植從業經驗,1997 到2010 年,參與過大約1500 例腎移植手術,2000 年到2006 年,參與過40 例胰、腎的移植,還有多器官聯合切取65 例。

但他摘的是誰的器官,是活人的還是死人的,是不是大陸器官移植黑市產業鏈的其中一人呢?海外有一個組織叫「追查國際」,其網站列出了所有參與過

強制摘取人體器官的醫生、醫院名單,其中就有林正斌。

有的朋友馬上說,造謠!強摘器官是假的。我告訴你,真的!

就舉一個例子。

被封殺的重磅消息:手術台上的健康人

英國《衛報》、美國《福布斯》雜誌、NBC 電視台,還有剛才提到的《寒冬》雜誌等媒體,在2019年6 月都發佈了一篇報道,是當年6 月17 日,倫敦一個獨立人民法庭裁定:中共強摘器官證據確鑿反人類罪名成立。

可別小看這個法庭,這件事是這麼來的。2014 年,「終止中國濫用器官移植國際聯盟」成立,在英國倫敦設立了一個「中國法庭」,這是專門調查中共強摘良心犯器官的獨立人民法庭。法庭的主席是法律界的權威人士傑弗裏.尼斯爵士,他曾在海牙審判塞爾維亞前總統「米洛捨維奇」戰爭罪的檢察官。為了調查強摘器官的事,法庭在2018 年12 月8 日到10 日,2019 年4 月6 日到7 日, 舉行了兩場聽證會,直到2019 年6 月17日宣判。

終審判決由傑弗裏.尼斯宣佈,結論令人震驚:中共一直殘害無辜,強摘活體器官,惡行至今仍然猖獗。宣佈的時候,在場的旁聽者多達200 人,包括證人、醫學專家、法律專家、記者等。

證人之一,是親自參與強摘一個犯人器官的前大陸醫生「安華托帝」博士(Enver Tohti),他本人曾被要求強摘一名犯人的器官,那個犯人當時還活著。

法庭調查結果顯示,中國的醫院和醫生都承諾,器官移植等待時間非常短。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 曾向《廣州日報》說,自己2012 年一年就做了500多例肝臟移植手術,也就是說平均一天就做1-2 例,這樣的頻率非常不正常。

在海外,器官等待要很久,找到了自願捐獻者還要配型。美國有非常發達的器官捐獻系統,900 多萬自願者,但是,肝移植平均等待時間是2 年。黃潔夫自己一天就1-2 例。還有北大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朱繼業,說自己醫院曾一年內做了4000 例肝移植手術,相當於中共當局承認的每年1.2 萬例器官移植的33%,這是在一家醫院。

但是,當局自己承認每年1.2萬例器官移植,實際的數字很可能更多。但是在中國正式登記的器官自願捐獻者人數,僅舉2017 年為例,一共只有5146人,那另外7、8 千人來自哪呢?

這家「中國法庭」指出,最主要的被害群體是法輪功學員,法庭在判決書中把他們描述為追求真善忍,對他人不構成傷害的一群人。同時,法庭得出結論,當局可能已經在關押約300 萬維吾爾人的教育轉化營,通過全面採集他們的DNA,建立了人體器官庫,未來或許會出現強摘器官的證據。

根據《追查國際》的調查,武漢的同濟醫院、中南醫院等,都是強摘器官的「重災區」。

有人還質疑活摘器官一事,我就再舉一例。

武漢中南醫院的「葉克膜」 救人也殺人

大陸《澎湃》新聞今年1 月22日報道,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成功用人造心肺儀---「葉克膜」,成功救治一名新冠狀病毒患者,當時是全湖北首例。

「葉克膜」這個設備可以抽取人的靜脈血液,充氧之後再把血導回體內,不需要人的肺呼吸,用「葉克膜」維持人體器官繼續活動。但是「葉克膜」也被用來強摘器官殺人。

美國的前列根總統幕僚,「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的創始成員Steven Mosher,在去年6 月19日表示,為了實現利潤最大化,中國大陸的器官移植業,大力發展「葉克膜」技術。以前人被摘了心臟,人就沒了,而用了「葉克膜」,人體器官可以繼續存活,可以繼續摘取其它器官。Steven Mosher說,如果以前摘一個人的器官獲利15 萬美元,那麼有了「葉克膜」,一個人的器官能帶來75 萬美元的收入。

大學生失蹤案 為何也在武漢?

圍繞武漢當地強摘器官的案例,還有一個懸案一直未解。

2017 年9 月27 日,一篇題為《幾十名大學生神秘消失在武漢》的文章在大陸網上流傳,都是有名有姓的人,比如林飛陽。當時網上就有人議論,大學生的失蹤跟人體器官交易連繫起來,但這些文章後來全被刪除。

第二天(9 月28 日), 新華網闢謠, 說那篇文章中說的32個人,其中1 人已經找到,但是另外31 人仍沒有下落。但發佈原文章的王某,新華社說,被武漢警方以虛構事實、造謠,拘留10 天。失蹤者林飛陽的父親林少卿說,被抓的是一個網站記者,2015 年11 月林飛陽失蹤時,王某就做過報道。

林少卿還說,他尋子兩年,遇到很多在武漢失蹤的大學生的家長。而且這些失蹤大學生都有一個共同點:20 多歲的男性。林少卿本人懷疑,這些學生有被拿去做器官交易的可能,但是需要調查,更需要公權力的配合。他指責官方報道謊話連篇,最明顯的就是,寫那篇文章的王某,所舉的32 個失蹤者, 案例全部屬實,而且王某並沒有給出甚麼假想,就被警察抓到後按造謠處理,這有違社會常理。

有一則在海外博訊刊登的文章,援引沒有被證實的消息說,有至少兩名知情者通報,失蹤的大學生都是20 到25 歲左右的健康人,據信被摘取了器官,都已喪命,而武漢擁有全球第二大販賣人體器官的利益鏈,幕後是中共官方背景,涉及多名武漢、湖北省,乃至中央級的官員和家族。而且這種大學生失蹤事件持續十多年,失蹤者不止幾十人,只是近兩年特別多才引起關注。

另外,大陸正義網,2014 年5 月19 日援引新華網消息,標題是:武漢「地下販腎」案庭審追蹤, 器官販賣產業成鏈。其中一個案例是,武漢江夏區法院近日開庭,審理「地下販腎」案,指出從2012 年底到2013 年8 月,被告鄧某、陳某等人合謀,出賣人體器官,先後組織實施6 次腎臟移植手術,而且個個環節,從租房當手術室、到購買手術器械、再到藥品供應,已經形成了一個產業鏈,涉案的主刀醫師,還是來自陝西一家公立三甲醫院的腎移植科醫師。每次移植可獲利人民幣17 到36 萬元。

這個正義網和新華網的消息證明,這種背地裏的器官移植,在武漢除了有正規醫院,還有這種黑市個體戶在做。只是報道中沒有說提供器官的人是否有人因此死亡,或者說是否有人是非自願變成器官供體。

在大疫當下,以上談的問題,是從倫理、道德方面去省思我們自己對這個社會的道德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