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看不清當下,就讀讀歷史,因為歷史上都曾經發生;如果你讀不懂歷史,請看看當下,因為歷史正在重演。

號稱強大的羅馬帝國,疆域之廣大堪稱空前絕後,有著稱霸整個世界的野心,誰能想到,還有比它更高的天意,決定了它的未來。

整座城市空空盪盪,成了一座死城

街上經常出現撲地而倒的人。

有人正在說話,突然就開始搖晃,然後倒斃。有人正在買東西,突然倒斃,錢幣撒了一地。正在幹活的一個人,手裏還拿著工具,突然就歪向一邊,倒斃。

然後,整座城市空空盪盪,成了一座死城。大街上看到活人不容易,如果真在外面碰到一個人,那他一定扛著一個死人。有幸活著的人,都悄然無聲地躲在家裏,或照料垂死的人。

然後,大房子、小房子,豪華的、簡陋的,都成了居住者的墳墓,房子中的僕人和主人,都躺在他們的睡房裏死亡。

然後,街道上出現因無人埋葬而開裂腐爛的屍體,整個城市散發著惡臭。死亡的人難以計數,後來就不再清點屍體了……

猝不及防的瘟疫使繁華發達的城市瞬間崩潰,城市食物供應中斷,一切娛樂場所都停止營業了,各類工作都停頓了,大量民眾失業,無以為生,然後是饑荒、內亂……

這就是在古羅馬大瘟疫中的一幕。

從歷史的記載看,古羅馬有據可考的大瘟疫有四次,小瘟疫不斷。現代科學家推斷瘟疫是腺鼠疫、斑疹傷寒、天花等傳染性惡疾,但瘟疫為甚麼有選擇性、瘟疫為甚麼會不可思議地突然消失等等,至今都是謎,現代科學也解釋不了。

基督教認為:因羅馬人殘忍地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血腥迫害正信的基督教徒,違逆天意鑄成了大罪,天降瘟疫,就是上帝對羅馬人的罪錯、虛偽信仰及道德敗壞的報應與懲罰。

[尼德蘭]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聖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災區向神祈禱》(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1497年作,美國巴爾的摩市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尼德蘭]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聖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災區向神祈禱》(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1497年作,美國巴爾的摩市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公元79年的大瘟疫

公元33年,耶穌被羅馬帝國猶太省的執政官彼拉多判處死刑,釘死在十字架上,但其信徒日眾。

對基督信徒即耶穌弟子的迫害,始於羅馬帝國第五位帝王尼祿,在他之後有十個古羅馬帝王,對基督徒的迫害持續了幾百年。

以荒淫殘暴著稱的尼祿想蓋一座宮殿,公元64年7月17日,他命人放火,想省事地清理出建築場地,結果導致全城幾乎陷入一片火海,大火連燒了六天七夜。事後,尼祿嫁禍基督徒,稱縱火的是基督徒,藉此逮捕基督徒。大量基督徒被殺,或被投入鬥獸場。

因基督徒被說成是異端「邪教徒」,招致了羅馬人的嫌怨。在羅馬人的喝采聲中,基督徒被猛獸撕裂,尼祿還下令將基督徒與乾草捆在一起,做成皇家遊園會的火炬,夜間排綁在花園中點燃照明。

68年,羅馬城暴動,尼祿在逃亡途中自殺。

79年,大瘟疫迅速席捲了坎帕納平原,羅馬城內大批人死於致命的瘟疫,史載每天死亡達到萬餘人。塔西佗在《編年史》中說道:「羅馬城……房屋內堆滿了屍體,街道上到處都是送葬的行列。」當時的帝王提圖斯也死於這場瘟疫。

《基督殉道者最後的祈禱》(The Christian Martyrs Last Prayer),法國著名畫家熱羅姆(Jean Leon Gerome)繪於1883年。現藏於美國巴爾的摩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Walters Art Museum)。描述了古羅馬殘酷迫害基督教徒的情景:競技場周圍的柱子上,左邊是遭受火刑的基督徒,右邊是十字架處死的基督徒,中間一群基督徒則將被猛獸撕碎,而看台上無數的民眾毫無同情心的觀看著這慘烈的情景。(公有領域)
《基督殉道者最後的祈禱》(The Christian Martyrs Last Prayer),法國著名畫家熱羅姆(Jean Leon Gerome)繪於1883年。現藏於美國巴爾的摩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Walters Art Museum)。描述了古羅馬殘酷迫害基督教徒的情景:競技場周圍的柱子上,左邊是遭受火刑的基督徒,右邊是十字架處死的基督徒,中間一群基督徒則將被猛獸撕碎,而看台上無數的民眾毫無同情心的觀看著這慘烈的情景。(公有領域)

安東尼瘟疫

尼祿對基督徒的迫害只是在羅馬城裏,到了西元161年,奧勒留.安東尼成為羅馬帝王時,就開始在全國範圍內剷除基督徒了。

羅馬居民當時被政府的謊言蒙蔽,認為基督徒散佈迷信,非常仇恨基督徒。安東尼下詔說,舉報基督徒的人,將會獲得被舉報者的財產。於是,全國人都被利誘去搜尋、告發基督徒。之後安東尼用種種酷刑,強迫基督徒放棄信仰,不放棄就處死,或扔進鬥獸場,讓猛獸活活撕碎,供人觀看取樂。

安東尼執政五年之後,166年,史稱「安東尼瘟疫」的大瘟疫降臨,這位羅馬帝王的名字永遠和瘟疫綁在了一起。

據說此次瘟疫是天花,由羅馬軍隊鎮壓敘利亞叛亂後帶回,164年開始在帝國東部邊境的軍隊中流行,兩年後傳到羅馬城,隨後又波及到其它許多地區。基督徒都認為,安東尼瘟疫就是神對安東尼迫害基督徒的天譴。

不出一年,死於瘟疫的人遠遠超過戰死沙場的人數,平均死亡率是7%~10%,城市和軍隊中達到13%~15%。每天運出羅馬城的屍體堆積如山。

各地民眾惶恐不安,有些民眾逃到叢林、荒漠,意大利和外省的城市都快空了。鄉村荒無人煙,穀物都變白了,挺立在四野,也無人收割。綿羊、山羊、牛、豬,因無人放牧,又變回了野生動物。饑荒繼之而來。

很多貴族死亡。西元169年,與安東尼共治羅馬的帝王維魯斯死於軍中的瘟疫。西元180年,安東尼在征戰的營帳中染上瘟疫,痛苦掙扎七天後死去。也就在這一年,瘟疫暫時緩解了。

九年後,疫情再次爆發,疫情流行範圍不廣,似乎指向性地只是猛烈襲擊羅馬城。高峰時,羅馬城一天的死亡人數多達2000。

這場瘟疫肆虐了十六年,史學家估計總死亡人數高達五百萬,羅馬帝國失去了三分之一的人口,君士坦丁堡死了一半人,大大地削弱了羅馬的兵力。橫跨亞、歐、非三大洲的古羅馬帝國開始走向衰敗,黃金時代就此結束。

(fotolia)
(fotolia)

西普里安瘟疫

當羅馬帝國危機重重時,西元249年,德西烏斯即位,他把帝國的衰落歸罪於宗教信仰自由,為確保政權,他強行統一信仰,阻止民眾歸信基督,把迫害基督徒作為首要任務,開始以國家之力毀掉基督教教規、戒律及信仰。

德西烏斯下詔立法,規定人人都必須拜祭羅馬的神像及羅馬帝王像。公元250年,德西烏斯下令要求每個羅馬公民必須在選定的反悔日放棄對基督的信仰,否則將被監禁坐牢或者沒收家產,或罰為奴,或被處死。

許多聖壇被砸碎。因不願祭拜別的神,大批堅貞不屈的基督徒被處死。獄卒聖希玻就因歸信基督,被德西烏斯用四匹野馬扯裂身體而殉道。

德西烏斯即位兩年即戰死。公元250年,瘟疫再次降臨。因一位叫西普里安的基督教主教的記載,此次瘟疫被稱為西普里安瘟疫,後世學者分析,這一惡性傳染病可能是斑疹傷寒。

西普里安瘟疫猖獗近二十年,成千上萬人逃離家園,就把瘟疫擴散到了各地,疫情進一步氾濫。在高峰期,羅馬城每天死5000人,2500萬人因此喪生。270年,帝王克勞狄二世死於瘟疫。

瘟疫擊垮了帝國秩序,人口銳減,經濟衰退,內戰不斷,史稱「三世紀危機」。在這之後,羅馬帝國每況愈下,不復鼎盛。

(Kenny Goh Wei Kiat/fotolia)
(Kenny Goh Wei Kiat/fotolia)

最大的一場宗教迫害後爆發的瘟疫

西普里安大瘟疫時,政府借瘟疫散佈謠言,說因基督教蔑視羅馬的眾神,才引起羅馬神怒降瘟疫,繼而羅馬帝國發起了最大的一場宗教迫害,當時是帝王戴克里先在位,他要求所有羅馬人必須信奉羅馬教,信奉基督的士兵被從軍隊裏開除。

公元303年,戴克里先發出敕令,眾多教會被摧毀,大量聖經被收繳銷毀,眾多教士教徒被屠殺。

公元312年的冬天,一場饑荒後,羅馬帝國西部再次爆發瘟疫,後世確認為天花大流行。染病的人全身長滿惡性膿包,痛苦難耐。在城市裏,瘟疫與饑荒並行所造成的高死亡率,遠遠超過鄉村。有些人僥倖逃過饑荒,卻沒能逃過瘟疫,數以百計的男女老少都因感染瘟疫而失明。

危機四伏的羅馬帝國,經過瘟疫的沉重打擊後,維持了不到90年。395年,帝國分裂為東西兩半,410年,羅馬城首次被洗劫,412年,西班牙全境淪陷,439年,北非全境失守,446年,不列顛行省脫離羅馬統治,455年,羅馬再次遭到洗劫,468年,羅馬帝國北非遠征慘敗,476年,西羅馬帝國被蠻族滅亡。

古羅馬鬥獸場(Colosseo,也稱競技場)遺蹟。(Diliff/維基百科)
古羅馬鬥獸場(Colosseo,也稱競技場)遺蹟。(Diliff/維基百科)

查士丁尼瘟疫

公元6世紀,一場世界性的大瘟疫爆發在東羅馬帝國,這次瘟疫發生在查士丁尼統治時期,被稱為查士丁尼大瘟疫。拒推測,此次大瘟疫可能是腺鼠疫。

541年,瘟疫先是爆發於北非,然後席捲埃及,接著掃蕩了整個東羅馬帝國。542年,瘟疫在帝都君士但丁堡橫行了四個月。帝都裏,瘟疫平等地侵襲了庶民與貴族,一天當中,有5000到7000人,甚至是多達12000到l6000人因瘟疫而斃命。當瘟疫消退,城中40%的居民已經死亡。

一時間,掩埋屍體的速度趕不上人死亡的速度,瘟疫消滅了整戶整戶的人,一度寫滿名字的戶口簿,如今全被刪除,東羅馬帝國的人口減少了20%~25%。

因死亡的人難以計數,後來政府就不再清點人數了。街道上、庭院裏、門廊裏及教堂裏,到處都有一絲不掛的屍體。連續幾天得不到掩埋的腐屍,使整個城市散發著令人窒息的惡臭,街道上,幾乎見不到活人的影子。

腐爛的屍體,大張著的嘴裏流出陣陣膿水,眼睛通紅,腹部腫脹,手則高向上舉。屍體重疊著屍體,有時會被狗吃掉。

墓地滿了,大量的屍體就被送到海灘,船隻裝滿屍體後再推進海裏,成千上萬具屍體漂浮在海面上,膿水則流向四方。

如何清理死屍成為難題,於是查士丁尼採取一種新的處理屍體的辦法:修建巨大的墳墓,每一墳墓可容納7萬具屍體。

西奧多以重金鼓勵平民運送屍體,每運送一具屍體就大量黃金。如同扔石塊一樣,屍體被拋進墳墓坑內,坑底的工人則按交替相錯的方向,一排排將屍體疊壓起來,一層層壓緊。男女老少、貧富貴賤都被擠在了一起,就像腐爛的葡萄一般,被許多隻腳踐踏。

收穫的季節,莊稼無人收割,加劇了饑荒,城市正常的食品供應中斷,行政管理癱瘓,工商業完全停止,公眾道德崩潰,哄搶偷盜等暴力行徑劇增,衝突無處不在,社會動盪不安。通貨膨脹使國家財政緊張,中央集權開始動搖,到查士丁尼統治末年,國家軍隊武裝力量下降了七成以上。

查士丁尼大瘟疫規模空前,一年中的任何季節,瘟疫都可能發生,它流傳到世界各處。公元543年傳播到意大利、安條克、敘利亞/巴勒斯坦和波斯,後來又經歐洲大陸傳到英國、愛爾蘭,在以後的二三百年裏,多次捲土重來,整個6世紀,周期性爆發的瘟疫反反覆覆就有五次,共造成3000萬至5000萬人喪生,帝都死亡人口達40%。

當時的羅馬人,輕賤生命,道德淪喪,文化病態糜爛,民風淫亂,亂倫、無度的通姦幾成常態。羅馬帝國的知識份子當時都認識到查士丁尼瘟疫就是上帝的懲罰,因為羅馬人的罪,上帝正義的審判就要落在他們身上。一種悲觀情緒瀰漫開來:無人能知道瘟疫最後的結局,因為這是上帝所掌控的,只有上帝知道瘟疫的原因和走向。

米高安哲羅《最後的審判》。(公有領域)
米高安哲羅《最後的審判》。(公有領域)

當時親歷過瘟疫的約翰在其《聖徒傳》中寫道:「用我們的筆,讓我們的後人知道上帝懲罰我們的數不勝數的事件當中的一小部份,這總不會錯。也許,在我們之後的世界的剩餘歲月裏,我們的後人會為我們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的可怕災禍感到恐怖與震驚,並且能因我們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懲罰而變得更加明智,從而能將他們自己從上帝的憤怒以及未來的苦難當中解救出來。」

後來,59歲的查士丁尼也染上了瘟疫,因擔心引起恐慌,宮廷對消息守口如瓶。565年,查士丁尼去世。這位野心勃勃想光復帝國的帝王沒有想到,世界不在他的掌控中。此後東羅馬帝國日漸分崩離析,終被鄂圖曼帝國攻陷。

號稱強大的羅馬帝國,疆域之廣大堪稱空前絕後,有著稱霸整個世界的野心,沒有想到,還有比它更高的天意,決定了它的未來。#

參考資料:

愛德華·吉本《羅馬帝國衰亡史》

阿諾德·湯因比《一個歷史學家的宗教觀》

羅德尼·斯塔克《基督教的興起:一個社會學家對歷史的再思》

葉金《人類瘟疫報告:非常時刻的人類生存之戰》

點閱【歷史上的瘟疫】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