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出現眾多新的危險信號,已表現出直接傳播、接觸傳播、空氣傳播、糞口傳播、血液傳播。武漢肺炎病毒檢測「假陰性」報道越來越多,中共專家承認核算檢測準確率只有30%-50%;五成患者被無癥狀者傳染。頂級病毒專家警告說,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危險性比埃博拉更大。

兩新生兒被確診 新冠肺炎或可血液傳播

據陸媒報道,武漢兒童醫院2月5日有兩名新生嬰兒被確診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其中,最小的確診新生兒出生於2月2日,在出生30小時後進行核酸檢測,即顯示為陽性。

目前,這名新生嬰兒有呼吸急促癥狀,胸腔X光片顯示有肺部感染跡象,肝功能稍有異常。專家稱,這個案例表明可能存在母嬰垂直感染的傳播途徑。

此前武漢兒童醫院還有一個出生17天的新生兒被確診為武漢肺炎病例。該新生兒1月13日出生,1月22日被確診感染病毒。產婦於1月26日診斷為新冠疑似病例,之後被確診。

2月3日,上海市一名7個月的女嬰被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女嬰的母親、外公也是確診病例。目前,女嬰及其母親、外公都在定點醫院接受治療。

貴州省衛健委2月4日通報當地確診武漢肺炎病例顯示,3日新增的確診病例中,有一名出生僅1個月大的女嬰。

另外,北京9個月大的嬰兒感染病毒,海南島3個月大的女嬰感染武漢肺炎。

此前中共疾控中心曾稱,兒童和年齡比較小的人不易感染武漢肺炎,誤導民眾認為孩子似乎還是安全的。

隨著兒童感染病例的不斷出現,官方改口稱「所有人」都是高風險族群;接連爆出嬰幼兒確診案例後,又度改口認證「兒童與孕產婦」為高風險族群。

中共承認武漢肺炎可空氣傳播

中共央級黨媒2月8日報道,在上海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衛生防疫專家強調,新冠肺炎傳播途徑,已確認包括直接傳播、氣溶膠傳播和接觸傳播。 

根據官方解釋,直接傳播即飛沫傳播,是指吸入患者口鼻噴出的飛沫。接觸傳播則是手部接觸被病毒污染的物品。上述兩種均需近距離接觸。

而官方所稱「氣溶膠傳播」,即飛沫混合在空氣中,形成懸浮「氣溶膠」,吸入後導致感染。氣溶膠可隨空氣流動,傳播距離遠,增加了無接觸感染的風險。

在此之前,病毒通過空氣傳播早已被民間廣泛懷疑,官方報道中也多次出現類似案例。早前有專家甚至提醒註意家中的下水道,因為患者糞便中含有病毒,可能隨著下水道中的氣流飄散到其它家庭。

中共官方2月8日承認氣溶膠傳播,而網友發現在7日的微信辟謠助手中,「冠狀病毒氣溶膠傳播」還列在「最新辟謠信息」中。

此前的2月5日,中共國家衛健委網站公佈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中,對病毒傳播途徑的描述還是「氣溶膠和消化道等傳染途徑尚待明確」。

對於「病毒最多存活幾天?」的問題,中共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北京地壇醫院感染二科主任醫師蔣榮猛答道:「病毒在這些光滑的物體表面,可以存活數小時。如果溫度、濕度合適有可能存活數天,比如在溫度20℃的環境,濕度40%到50%,有研究發現病毒有可能存活達到5天。」

近日,各地出現了一些確診病例也引發關註。2月2日,內蒙通報的一起新增確診病例無本市外出史,未接觸過發熱病人,未到過農貿市場,無野生動物接觸史,僅居住在另一確診病例樓上,就發生了無接觸感染。

另一例是2月4日,寧波市一起確診病例在發病前14天內無疫區居住及旅行史,未有野生動物接觸史,與該區之前確診患者不相識。但是在菜場買菜時曾與某確診患者在同一攤位有過短暫(約15秒)的近距離共同駐留,且二人均未戴口罩。

武漢專家揭關鍵內情:病毒攻擊免疫系統 3周定生死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癥醫學科主任彭志勇2月4日接受財新網采訪時透露,武漢新冠病毒最大的危害是攻擊人的免疫系統,導致淋巴細胞下降,肺功能受損,從而呼吸衰竭而死。也有很多病人因為免疫力下降,導致多器官並發癥,多器官衰竭而亡。

彭志勇通過在中南醫院的臨床觀察發現,新冠病毒的發作周期一般是三周,病人如果熬不過三周就會死亡。

病患從輕癥發展到重癥,一般需要一周時間。輕癥的表現一般包括發燒、乏力、咳嗽、肌肉酸痛、呼吸困難等,也包括不太常見的頭疼、眩暈、腹痛、腹瀉、惡心、嘔吐等。

然後部分病人第二周病情突然加重,一般會出現呼吸窘迫,體弱的老人會出現其它器官衰竭。在該醫院接受治療的病患,抵抗力強的一般在第二周就會發生好轉,慢慢康復,而抵抗力差的人,就會在第二周轉成危重癥。

第三周是危重癥到死亡的分水嶺。如果搶救不過來,淋巴細胞繼續下降,免疫系統最終被摧毀,就會出現多器官衰竭而死亡。

另外,中國各地均出現市民在街頭突然倒地的情況,其中香港一名39歲病患已診斷為心臟突然停跳導致快速死亡。有專家認為是因為年輕人身體反應激烈導致過度免疫,引發更嚴重病癥和死亡率,也有人分析是病毒攻擊引發急性心肌炎。

彭志勇根據其臨床經驗給出的解釋是,重癥室約三分之一病患會出現全身炎癥,導致多器官衰竭,並非和特定年輕人有關。只是在某些病人身上,這個過程非常快,即便在醫院接受治療的情況下,兩三天時間就發展成病危。

鐘南山:新肺炎潛伏期可達24天 或有毒王存在

由鐘南山領銜撰寫的《中國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臨床特征》2月9日在網上發表,該篇論文推斷新型冠狀病毒的潛伏期最長可達24天,且不排除有超級傳播者的存在。

該論文指,研究的病例中有43.95%為武漢當地居民,其余均為外地人,後者當中有26%未在近期前往武漢或曾接觸患者,僅1.18%患者與野生動物有過直接接觸。上述情況印證最近的媒體報道,如家族聚集性發病、無癥狀感染者傳播、3階段暴發模式等出現。

而在1月28日,鐘南山曾稱,一周或10天會出現拐點,「只要措施做到位,正月十五(2月8日)之前,很可能會出現疫情拐點,不會再大規模增加了。」

但外界對鐘南山這個說法多表示懷疑。10天之後的2月8日,鐘南山對疫情「拐點」的判斷有了明顯的改變。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鐘南山2月8日表示,疫情的轉捩點仍未到,估計還要多觀察幾天。

對此有網友評論稱,像鐘南山這種中共體制內的專家們,在很大程度上要受到中共政府的操控,他們有時候說話必須配合中共官方「維穩」的需要,並不能完全按照他們的專業素養去作出判斷。

2月5日晚,在武漢調研的工程科學院副院長王辰接受央視采訪時承認,現在的問題是疫情的底數並不清楚,判斷根據是不足的。如果不加以有效的管控,這個「拐點」無法預測。

世衛發言人賈蕯瑞維奇(Tarik Jasarevic)日前接受陸媒采訪時也稱,由於武漢肺炎大量關鍵信息仍未為世界科學界所掌握,現階段尚未能準確預測疫情拐點何時到來。 

鐘南山等2月6日在 medRxiv 發表學術論文 《中國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臨床特征》(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China)  (medrxiv.org)
鐘南山等2月6日在 medRxiv 發表學術論文 《中國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臨床特征》(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China) (medrxiv.org)

廣西醫生隔離16天無癥狀後被確診武漢肺炎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擴散,有感染的醫生的潛伏期超過14天,且在潛伏期內無發燒、咳嗽等癥狀,直到接觸患者16天後才被確診。

廣西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2月9日深夜緊急發公告,稱該院一名廣西都安的泌尿科藍姓醫師,3日與同事交接班返家後,晚間突然接到當地防疫人員通知,告知他1月23日曾接觸過的莫姓病患被確診武漢肺炎,因此院方要求他居家自我隔離14天,潛伏期14天內藍姓醫師皆未出現發燒、咳嗽、腹瀉等肺炎癥狀,直到2月8日上午他回到醫院再做核酸檢測時,在下午5點被覆檢中心驗出為陽性,確診為無癥狀感染新冠肺炎患者。 

另外,2月7日晚上,藍某的愛人韋某(現住都安)確診為新冠肺炎患者。

日研究新冠肺炎:五成患者被無癥狀者傳染

截至2月10日下午17時,日本境內共26例確診病例,停泊在日本的郵輪鉆石公主號上則新增66例,累計136例確診。日本研究團隊根據多國所提供的資料推算,至少五成患者是被「無癥狀患者」傳染。

日本共同社報道,日本北海道大學教授西浦博的團隊日前的研究顯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2人中有1人以上可能被未出現癥狀的潛伏期患者傳染。

該團隊推算對中國、泰國、美國等6個國家政府機構發表的「人傳人」感染病例共26組(52人)進行了分析,均使用第1名和第2名患者病情發展已明確的數據。

研究團隊認為,從感染到出現癥狀的潛伏期平均為5天左右。同時分析發現,假設第二名患者是在第一名患者出現癥狀後才感染的,則第二名患者的平均潛伏期為3.4天,時間過短。鑒於有超過半數的病例至出現癥狀未滿5天,因此得出半數以上在潛伏期內就被傳染的結論。

報道說,疫情迅速在全球蔓延的原因之一,就是防止潛伏期傳染實際上非常困難。研究團隊認為難以通過「隔離」進行控制,應該將工作重點轉移至完善醫療體制方面。

西浦認為,僅以「隔離」很難控制疫情,表示要把重點放在「老年人等高風險人群的預防」上,還要致力於構建即使出現大量患者也不會發生混亂的醫療體制。 

新冠核酸檢測準確率只有四成

武漢肺炎病毒檢測「假陰性」報道越來越多,中共專家承認核算檢測準確率只有30%-50%。陸媒將其歸結為試劑質量和采樣問題等。但外界分析,恐怕是病毒早已出現各種變異,能夠躲過核酸檢測。
 
陸媒2月7日報道指,目前用核酸檢測確診新冠病毒感染,出現大比例的「假陰性」檢測結果,不但耽誤患者病情,也增加了無法確診的患者繼續感染他人的風險。

報道引述中國工程院副院長,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王辰的說法指,「對於真是這個病(指武漢肺炎)的病人,(使用核酸檢測)也不過只有30%-50%的陽性率。通過(采集疑似病患)咽拭子的辦法,還是有很多假陰性的。核酸沒有發現,但是實際上是的。」

報道說,目前核酸檢測采用的實時熒光RT-PCR鑒定方式「存在漏洞」。另外,當前試劑盒是通過官方應急審批程序獲批,上市前並未經過嚴格測試,質量參差不齊。還有業內人士指,病毒采樣和檢測環節都可能存在問題。

多家外媒報道此事時,均采用類似「病毒太狡猾」的標題,暗示病毒或已通過不斷變異,避過了核酸檢測。

早在1月下旬,就有在武漢金銀潭醫院重癥室接受治療的張先生對自由亞洲透露,他的癥狀如「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感染一樣兇險,但醫生告訴他,他感染的是另一種病毒。他還說,根據醫生透露的信息,中共專家們知道引發疫情的還有其它病毒。

1月中旬,中共官方公佈了「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基因序列。中國公司生產的檢測試劑盒都是針對該病毒開發的。其中,上海捷諾生物公司表示,其試劑是采用了當前特異性和靈敏度最高的檢測方法,只要公佈的基因序列沒有問題,檢測準確率可達99.9%。

新型冠狀病毒被指和SARS冠狀病毒同種。SARS冠狀病毒在人體傳播過程中極易發生變異,而且變異速度很快。當年SARS大爆發時,因為病毒不斷改變形態,令醫界難以防治。

病毒專家:新冠病毒比埃博拉更危險

鑒於新型冠狀病毒的迅速傳播,一名頂級病毒專家警告說,這種病毒的危險性比埃博拉更大,甚至連英國都可能面臨疫情「大爆發」。

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院長彼得‧皮奧特教授(Peter Piot)說,鑒於每天出現的「大量」病例,新冠病毒很可能成為大流行病。

皮奧特教授還與人共同發現了埃博拉病毒和非洲的愛滋病,他告訴《星期日泰晤士報》,他認為這種病毒比埃博拉病毒的威脅性更大,令他「越來越感到震驚」。

「由於其傳播的方式,威脅性更大。」他說:「傳播的可能性非常大(傳播的途徑很多)。如果被感染的人數巨大,那也會導致許多人死亡。」

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院長彼得‧皮奧特教授(Peter Piot),曾發現埃博拉病毒和非洲的愛滋病。他表示擔心武漢新冠狀病毒危險性比埃博拉更大,英國也可能面臨疫情「大爆發」。(Asahi Shimbun - Getty)
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院長彼得‧皮奧特教授(Peter Piot),曾發現埃博拉病毒和非洲的愛滋病。他表示擔心武漢新冠狀病毒危險性比埃博拉更大,英國也可能面臨疫情「大爆發」。(Asahi Shimbun - Getty)

此次由新冠病毒引發的武漢肺炎疫情於去年12月底被首次披露,在短時間內所造成的病患及死亡人數已超過2003年的SARS。

根據政府設立的專頁,英國公民目前有9人確診,其中5人在法國、1人在日本、1人在西班牙、2人在英國。英國當地確診的4例有2人為中國籍。

曾經擔任過聯合國副秘書長的皮奧特教授補充說:「您知道國民保健署(National Health Service,簡稱NHS)已經負擔很重,如果肺炎或輕度呼吸道感染病例突然大幅度上升……NHS幾乎不可能照常運轉。」

他說,目前疫情爆發仍在持續升級,直到2月底或3月才可能達到高峰。雖然健康專家和科學家們正在日以繼夜地研究疫苗,但在疫情爆發結束之前,疫苗「不太可能」問世、不會有解藥。

英國政府2月10日宣佈,新冠狀病毒對公共健康構成「嚴重且迫在眉睫的威脅」。英國衛生大臣馬特‧漢考克(Matt Hancock)宣佈英國制定了一系列應對措施,包括實行強制隔離,並確保每個人在「隔離狀態獲得支持以確保其自身安全」等。

「在成千上萬英里之外的中國發生的事情有可能在這裏(英國)造成大規模爆發。」皮奧特教授表示:「在當今世界裏,沒有任何流行病只是地方問題。」

他還表示,此次疫情中有些受感染的人沒有任何癥狀,與2003年的SARS大流行相比,此次爆發更像是H1N1(豬流感)傳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