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醫院方面)說我們沒有確診,收治不了,他只收重症的人。我說那等人死了才是重症。」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人程女士的女兒對《大紀元》記者說,其母已持續發燒12天,呼吸困難,醫院卻不收。

「為甚麼這種發燒的病人都沒有醫院去治?!一味地叫我們回來隔離,那不是等死嗎?」目前越來越多的患者因求醫無門、物品短缺,感到絕望無助,紛紛上網求救。

多名病人的家屬一致提到,市政府規定由社區提交才能送醫院看病住院,「可是上報社區後,社區要求確診診斷才能送醫。」許多患者長期高燒,已出現呼吸短促現象,卻仍得不到救治。

「進不了醫院只有等死,老百姓太難了!」

69歲的程女士1月22日開始發燒,在武漢第九醫院做檢查,CT結果為肺部感染,她申請住院,醫院說只收重症患者,她無奈只好回家。

程女士在網上表示,「26日開始,市政府對看病流程進行調整,由社區衛生院提交去定點醫院看病住院,可是上傳社區之後都沒有回應,社區和街道說要進行核酸分檢後,確診是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才能由指揮部聯繫醫院。」

「我平民百姓在哪裏做核酸分檢?進不了醫院救治,現在狀況越來越差,下不了床、去不了醫院,只有等死了。」程女士說,「每天呼吸困難,乾咳難受至極。」「老百姓太難,請求社會朋友幫忙,看醫院有沒有空的床位。」

程女士的女兒向記者表示,「媽媽持續發燒12天了,已經3天沒有吃東西。拉肚子、咳嗽,躺在床上下不了床。」「發病初期都是叫我們回來隔離,也沒有一個有效的措施給我們,然後我們就隔離、隔離,越拖越嚴重,拖到現在下不了床。」

「用了退熱栓(發燒)就退下來,不用又燒起來,就這樣反反反覆覆。她在九醫院連續打3天針也沒效果。然後叫我們去找試劑盒,我們到哪裏去找試劑盒呢?簡直是上天無門。」

後來他們終於找到有試劑盒的醫院去檢查,可是「試劑盒要排隊。區醫院說5天後,人民醫院也說幾天後。幾天後,那不是死了才拿到試劑盒」。「請您(記者)呼籲一下,我們老百姓沒有試劑盒怎麼辦?」

連續照顧母親多日,程女士的女兒表示自己也有了症狀,「咳嗽十幾天,沒發燒。我也不知道我染了沒,搞不清楚啊。」「我去檢查啦,有輕微的病狀,要我在家裏用藥。」

「整個武漢市病人太多了,身邊都是,令人心酸」

67歲的陳先生20日開始發燒,他的女兒在網上求助,父親發燒後出現咳嗽、呼吸短促、喘不上氣的症狀。29日在湖北省新華醫院做了肺部CT,醫生說屬於中到重度冠狀病毒感染,但醫生說沒有試劑盒,不能做確診診斷書。

陳先生的女兒告訴《大紀元》記者說,「爸爸現在呼吸不上來,肺部功能出問題了,然後氣短,急需住院治療。」但是上報社區後,同樣遲遲無果,「社區說要求確診診斷,可是指定醫院試劑盒需要排隊。」

「因為醫院現在沒有試劑紙,只能是高度疑似,但看CT的樣片確實是這個病。今天在其它醫院做了核酸檢測,現在在等結果。」

記者和陳女士通話的時候是當地時間晚上7點半左右,她正在醫院,「在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陪我爸打針,他每天打一針靜脈注射的。」

「如果能住院的話可以改善他呼吸的問題。我們怕他晚上睡覺呼吸不過來,挺擔心的。」但她說醫院回覆沒有床位,「現在不收住院,每個地方都一樣,其它地方也都是這樣說。」

她描述醫院所見,「病人挺多的,都是。感覺好多啊。」「整個武漢市都是這樣,病人太多了,身邊都是,實在是太多了。」她說父親可能是聚會時被傳染的,「他們聚會的也有得這個病的,也確診了,已經住院了。」「我朋友的朋友,染病也挺多的。」

晚上12點左右記者再打去,陳女士說:「我們還在排隊,這個測試需要排隊。好多人。」「他們直接讓我們晚上去,前面可能已經排到60、70號了,然後我排到了120多號。所以讓我晚上過去。試劑檢測是有指定醫院的,我們找了一個人相對少一點的醫院。發熱門診,也是有特別多的病人。」

她在醫院也親眼看到染病去世的人,「昨天在醫院還看到一個女孩站在醫院門口哭,跟她爸爸說,媽媽快不行了。昨天這樣的事情已經看到好幾次,看得我心驚膽顫的,感覺很心酸。」

陳女士說,除了父親,母親和她也都感染了,但都還沒去醫院看,「我媽媽是咳嗽,有時候咳起來不能停,覺得很乏力。有一點低燒,我就是有點發燒。」「因為我爸比較緊急,都顧著她。」

讓她最擔心的是身邊2歲的女兒,「這個病是傳染的,但我們也沒有辦法跟她隔離開,只能是在家裏戴口罩,然後避開她。」

她在網絡上求助,「物品短缺,購買不到,一家人情況危急,孩子不能沒人照顧,感到絕望無助。」

「住不了院,請幫我們呼籲一下好嗎!」

患者丁女士,57歲,1月23日開始高燒嘔吐,她女兒上網求助,「在漢口醫院、二醫院一系列檢查結果,CT反映雙肺感染,持續發燒,被告知持續在家吸氧,早已吃不下東西,早就體力不支,家中只父親一人照顧,體力已嚴重不支,希望好心人救救這家人,幫幫忙。」

丁女士的女兒告訴記者,媽媽可能是辦年貨的時候染上的,「高燒10天,呼吸困難,在家裏面呼氧。」「在漢口醫院診斷,高度疑似,雙肺感染。」

丁女士表示,「醫生說重症,沒有床位,跟區領導、跟社區都打了電話,都沒有床位。」無法確診,無法住院,她無奈地說,「他們怎麼確診?他們又沒有車,路上都封車了,他們也沒有辦法上車,而且也不是每個醫院都可以確診的。」

「我姐姐還有她孩子也感染了,她們正在做確診。」她說目前都還沒有結果,「還在排隊入院中。」

「你們有甚麼辦法幫助嗎?住不了院,請幫我們呼籲一下好嗎?」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