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嚴重惡化,死亡人數超出外界想像。日前,武漢江岸區某社區負責人向媒體透露,該小區一天就死了六個患者,武漢市有八百多個社區,「這要死多少人啊!」

武漢市封城已進入第12天。當地許多患者得不到救治,每天的死亡案例暴增。因為絕大多數病亡的人沒有被確診,所以也沒有被列入官方公佈的肺炎疫情死亡數據之內。

2月3日,武漢市疫情最嚴重的江岸區某社區負責人對海外中文媒體透露,武漢市被感染的肺炎患者太多了,至少有兩萬患者在排隊等病床住院治療,遠遠超出中共政府公佈的數據。

該社區負責人自己也疑似感染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2日晚上她咳了一夜,但暫時還沒有發燒。她表示,想把社區真實的疫情告訴大家,因為再不說可能就晚了,她會對不住社區的居民,也愧對自己的良心。

該社區負責人透露,僅2日一天,她們這一個小社區就死了六個患者,武漢市有八百多個社區,這要死多少人啊!他們是生命,是活生生的人啊。

她表示,現在武漢居民怨氣很大,像高壓鍋就要炸了。再這樣下去,武漢要出大事。

目前,武漢市政府將安排感染疫情患者住院的權力下放給社區,但只給社區有限的幾個名額。如此一來,政府把矛盾轉移到社區,激化了社區和居民的矛盾。

《財經》雜誌2月2日報道說,武漢患者主要有兩條路徑可以入院。一是靠社區排隊;二是去有核酸試紙的定點醫院,確診後就不能被醫院拒收。然而要走通這兩條路徑並不容易。武漢某定點醫院一位醫生說,該院收了六百位重症病人,但無一確診。

3日,網上傳出一段武漢醫護人員與朋友的對話音頻,一個小醫院的女醫護人員在對話中透露,整個武漢市一天只讓使用兩千個試劑盒查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核酸,而且只有住院病人才能查,門診病人根本就不允許查。

這位女醫護人員還透露,她們這樣一個小醫院,每天至少是一個到兩個的死亡病例,這兩天就死了六、七個,那大醫院就更多。

她說,所以武漢市死亡十萬人是很正常的。

由於中共隱瞞疫情,導致中共肺炎疫情大爆發,禍及全球。武漢市民更是這場大瘟疫中最慘烈的受害者。中共至今仍在掩蓋疫情真相,官方通報的感染和死亡數據遭到外界嚴重質疑。根據中共政府規定,感染肺炎的患者不查核酸,就不能確診,只能說是疑似病例,這些患者是不會被列入官方統計數據中的。

而且一旦確診,政府就要給予免費治療,但很多患者根本沒有辦法被確診,只能自己花錢治病。武漢居民陳女士對新唐人說:目前身邊很多朋友家人染病都沒有醫院收治。

「我有個朋友說他大姨,家裏面五口人,大姑媽就是因為這病去世了,大伯也第二天就走了,姊姊就重症了,侄子也被輕度感染。我就問他兩個老的走的時候住了醫院了沒有?他說死的時候都沒有住到醫院,沒有確診。我媽到現在這麼病危了,都還沒有確診,確診只是醫生說她肯定是,但沒有一個書面的去確診。」

陳女士表示,政府說對「確診病人」免費救治,但諷刺的是,醫生不給確診,患者只能自掏腰包。「我就覺得國家所有的政策都很搞笑,就是我給你免費治療,我給你安排甚麼時候去,然後你真的去找他,他說要確診。醫生又不給你確診,就是都走表面功夫。」

2月3日,家住武漢漢陽區的李曉瑩對新唐人說,她父親感染了病毒性肺炎,已經病危,但是仍然住不上醫院。「現在武漢這一塊,床位和試劑盒都比較緊張,患者已經打了針,但還是反覆的燒,而且越燒越高,現在住院這一塊難落實。問社區我們也只是排隊的狀態。」

武漢江漢區的姚旺玲說,她一家三口都感染了病毒性肺炎,一直都沒住上醫院,更談不上確診。她說,「剛才我爸爸過世了,我現在在居委會,我媽媽現在呼吸衰竭了。」她希望媽媽能夠儘快住院治療。

武漢漢陽龍磨社區的民眾楊陽向新唐人表示,他和母親在醫院被檢測為疑似病毒性肺炎,但沒有辦法確診。而他父親因感染肺炎,已於1月29日離世,因為沒有確診,並未算入官方統計的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死亡病例數據中。

楊陽說,「他(父親)的整個肺都白了,我看CT片。他死了氣都喘不過來。包括我爸爸都是自己拿錢(看病)。那是連數據都算不上的人你知道嗎?去世的那個數據沒有他的。」

楊陽的父親是29日早上6點去世的,到晚上7點鐘,才有殯儀館的車來拉走。他說,當時車上已有三、四具屍體,而且都是重度肺炎的死者。

楊陽和母親也感染了中共肺炎病毒,他說:「我的CT片子他們寫的就是病毒性肺炎感染。但是並沒有是新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確診,它沒有這個。它已經給你斷定的是病毒性肺炎感染。」

「我不是醫生,我無法證明我是(感染者),這些盒子(檢測盒)那麼緊俏,他(醫生)說他也拿不到,他也沒辦法,怎麼辦呢?是不是?」

他現在只希望醫院能收治他的母親。只要一個住院的床位。#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