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持續擴散,大陸怪像叢生:各地民眾堵路、築牆、挖溝;驅趕武漢人;網上流傳多個影片顯示,從外地回到武漢的人被當局或鄰居用金屬框封死在家中;而對武漢人謾罵攻擊,甚至大打出手的也不少,有的地方政府甚至重金懸賞舉報未登記的武漢人。有網民緊急呼籲:請善待武漢人。

「我這是實話實說啊,農村那邊,老家那邊,只要是從武漢回去的,大家都覺得是瘟神,大家都躲著他,而且還憎恨他,說你在武漢待得好好的,你為甚麼要回來?」

人在武漢的YouTube播主「濤雞公」1月28日上傳影片,說今年過年不回家,因為老家人特別歧視武漢人,從武漢回來的都是重點關注對象,村委會有的「直接用個橫幅往你家大門一帖,橫幅上寫著,這家從武漢回來的,大家要注意」。

美國之音說,這是一場自上而下的,遍及全中國的圍追堵截。

武漢蔡甸區鴿翅嶺村,距武漢市約40公里

村民通過電子郵件告訴美國之音,當地政府發文,不准有一例新增外地進入者。各村(社區)封堵的路段,一定要有人值守。按照區長的說法,「要想盡一切辦法,不讓外來感染者進入」,要做到「街街獨立,村村獨立,嚴防死守」。

北京市,距離武漢1,152公里

「鄰居間互相舉報,知情不報是犯法,上綱上線了,跟抓反革命似的」,北京豐台某幹休所小區居民呂先生說。

小區確診了一例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肺炎後,整個小區實施隔離封閉管理。小區門口有人時時把守,嚴禁外人進入,嚴禁走家串戶,在戶外必須佩戴口罩,哪家和武漢人有接觸必須上報。

湖北赤壁市,距武漢市約127公里

54歲的武漢退休市民徐女士趕在封城前最後一刻回老家赤壁過年。幾天內,有兩撥小區的人上門來,打聽她在武漢的住址,詳細詢問她在當地的活動,記下她的身份證號、手機號,反覆叮囑她不要出門。

呂女士表示壓力挺大,她是整棟居民樓裏唯一從武漢回來的。

廣東汕頭市,距武漢市約1,088公里

武漢金融業從業者劉先生封城兩天前臨時改簽機票,帶著家人剛到汕頭,一家四口就住進了汕頭政府為武漢人統一安排的隔離酒店。

「這邊要住到抵達汕頭14天為止,政府發一個健康證明給我,我們就可以在汕頭自由行動了」,劉先生說,「至於甚麼時候回武漢,只能看武漢甚麼時候解禁了。」

紐約執業律師李進進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國內對武漢人、湖北人的歧視和人權侵犯值得擔憂。「我看到一個影片非常惡劣,居然警察也在邊上,沒有阻止這種封門的行為,而且門口寫上此戶係武漢人。這種侵犯人權的狀況非常的嚴重。」

「顯然我們在中國沒有看到這種疏導,中國的電視,中國的評論,對於這些侵犯人權的狀態,從政府的角度加以譴責,相對來講是很不夠的。」李進進說。

河北廊坊公安甚至帶人把一戶到過武漢的家庭的房門用三角鐵釘死,以防其外出。

500萬武漢人離開 網民籲:請善待

此前,武漢市長周先旺透露,目前有500萬武漢人離開了武漢。中國《第一財經》雜誌用大數據分析了這些人的去向。

美國之音說,以往,中國政府利用人臉識別、大數據等手段追捕外逃貪官、維吾爾人,並把上百萬的維吾爾人關進拘禁營,試圖通過灌輸共產黨的意識形態改變他們的語言、宗教和文化。

如今,武漢人也成了高科技下無處遁形的「獵物」。

「請善待武漢人,請善待湖北人。因為他們是受害者,因為不一定哪天我們會是第二個『湖北人』、『武漢人』。」有網民緊急呼籲。

「當人性的惡被激發,便專挑弱者下狠手!這是一場文革式的沒有人性的瘟疫,比武漢肺炎(中共肺炎)更可怕。」有網民嘆息。

「惡政之下無人倖免。」有網民說得一針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