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近期的表現與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的發展有緊密的相關,周四(1月31日)當特朗普信心喊話,拋出該疫情對美國影響甚微之下,道指由黑翻紅,周五當白宮宣佈旅遊禁令,限制中國訪客赴美之後,道指重挫603點或跌2.1%,創下去年8月以來最大跌幅。

造成美股周五重挫的另一個理由是高盛預測美國第一季GDP可能只增長0.4%,遠低於先前預期的2%,主要反映中國旅客大量減少,以及美國出口中國的產品大幅下滑。但高盛僅預期美國經濟第一季的下滑,美國經濟長遠的走勢未必受此衝擊。

面對中共肺炎的威脅,美聯儲副主席克拉里達(Richard Clarida)周五也坦承如果未來疫情持續很長時間,美國經濟的展望才會受到威脅。但他認為目前美國經濟狀態表現良好。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周三也說美國經濟審慎樂觀,暗示目前的聯邦基本利率將維持一段時間。相較於去年中美貿易戰時的鴿派減息氛圍,美聯儲官員對於這次的疫情威脅並沒有過度解讀。

德意志銀行則估計,疫情對短期美國經濟有影響,但展望未來18個月,美國GDP增長率仍可達2%的水準。

中共肺炎爆發迄今,道指自高峰29,373點回落到周五低點28,169點,回檔幅度約4%,由於跌破五天前的反彈低點,技術線型已呈現短線探底的走勢。部份專家開始估計這波回檔可能最多10%,5%以上的回跌幅度或難以避免。

筆者認為,中共肺炎疫情對美國的衝擊可分為實質和心理兩個層面。實質面的影響輕微,但心理層面只要控制得宜就不會有大問題。

就實質面而言,中國遊客和美國出口中國的GDP佔比僅0.16%和0.6%,特朗普限制中國遊客訪美的措施對美國實質經濟的衝擊甚微。

投資者若以此禁令為利空殺出持股,反而錯誤解讀了特朗普這項確保美國本土不受疫情傳染的德政,因為一旦美國爆發疫情人傳人的威脅,屆時GDP佔比達70%的民間消費將遭受空前的重創。

就心理面而言,疫情的衝擊主要來自股市的波動。德意志銀行稱這是一個「恐懼效應」( fear effect),因為股市的大幅崩挫將意味著美國消費支出的大幅縮減,這對美國經濟的實質衝擊決不下於特朗普的陸客旅遊禁令。

如同克拉里達所說,中共肺炎疫情的確是美國經濟的一張「不按牌理出牌」(wild card)的短期擾亂因子,但它絕不是決定美國經濟長期的關鍵因子。

另一方面,美國財長羅斯也說了,中共肺炎疫情反而讓美國企業重新審視目前的供應鏈狀況,可望加速製造業回流美國,對美國就業、消費和經濟長期發展都是正面的。投資者若能像羅斯這樣反向解讀,持股的信心自然不會輕易動搖。

特朗普周四也向美國民眾保證疫情不會對美國造成威脅,而特朗普的保證卻不只是口頭說說,宣佈陸客旅遊禁令就是將疫情擋在國門之外的重要一步,投資者若將特朗普此舉視為重大利空,就是錯誤解讀了特朗普對抗疫情的決心,也嚴重低估了美國政府和整體經濟的防疫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