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富有節奏感的音樂,雙胞胎陳氏姊妹和12歲的莫曉林分別展示雙人與單人的拉丁舞,對舞蹈興趣盎然的她們在學習舞蹈的過程中不斷進步,也常常在舞台表演,家長們也樂於見到她們辛勤練習。如今在兒童拉丁舞學校擔任老師及市場營銷經理的周倬賢(Kris),曾經也是這裏的學生,他也希望透過自己的經歷,鼓勵學生們建立信心,逐漸成熟,甚至可以規劃自己未來的職業路。


雙胞胎陳氏姊妹和12歲的莫曉林分別展示雙人與單人的拉丁舞,對舞蹈興趣盎然的她們在學習舞蹈的過程中不斷進步。(陳仲明/大紀元)
雙胞胎陳氏姊妹和12歲的莫曉林分別展示雙人與單人的拉丁舞,對舞蹈興趣盎然的她們在學習舞蹈的過程中不斷進步。(陳仲明/大紀元)


有13年舞齡的周倬賢(Kris)是一名從學生到老師的範例。(陳仲明/大紀元)
有13年舞齡的周倬賢(Kris)是一名從學生到老師的範例。(陳仲明/大紀元)

兒童拉丁舞學校Step Up Studio凝聚了一班富有熱誠的老師與學生,學生莫曉林說:「我很喜歡拉丁舞,我想做拉丁舞老師。」有13年舞齡的周倬賢(Kris)便是一名從學生到老師的範例。

對於兩位校長俞君捷(Joyce)和鄭卓翹(Kim)而言,最開心的便是學校像一個大家庭,除了培養學生以外,還培養老師,為學習者鋪一條職業路,過程中也透過舞蹈教曉做人,讓他們走出學校時學會的不只是技能,還有可貴的品德之美。


拉丁舞學校像一個大家庭,師生亦師亦友,家長們也很滿意。(陳仲明/大紀元)
拉丁舞學校像一個大家庭,師生亦師亦友,家長們也很滿意。(陳仲明/大紀元)

拉丁舞帶來的改變

聽聞學習拉丁舞能夠改善孩子在發育期形成的不良姿勢,陳太和莫太為女兒報讀了拉丁舞班,也欣喜地發現,除了改善體態外,更為孩子們帶來了快樂。

莫太的女兒莫曉林學舞三年,她覺得女兒無論在性格上還是氣質上都有所改觀:「跳舞讓她更自信。有時候親朋好友見到我女兒,都會問,她是不是學跳舞的,氣質不一樣。」她最開心見到女兒有時走著路,會情不自禁跳起舞來,她也被女兒的快樂所感染。莫曉林也說,學習拉丁舞後,自己比以往更加自信,經常上台表演也鍛鍊了她的膽量。

雙胞胎姊妹陳樂妍和陳樂蕎學習拉丁舞已有七年,今年12歲的她們配合起來親密無間。陳樂蕎說:「因為我們始終是雙胞胎,我覺得跳舞時可以心靈相通。」有時候在台上跳錯舞步,她們也會很有默契地糾正。陳太為兩姊妹有同樣的愛好感到高興,覺得跳舞令兩姊妹更加自信,且對於她們而言是非常放鬆的一種運動,能夠見到女兒臉上的笑容,是她最享受的事。


雙胞胎姊妹陳樂妍和陳樂蕎學習拉丁舞已有七年,今年12歲的她們配合起來親密無間。(受訪者提供)
雙胞胎姊妹陳樂妍和陳樂蕎學習拉丁舞已有七年,今年12歲的她們配合起來親密無間。(受訪者提供)

校長Joyce喜於見到孩子們的改變,在跳舞中學會堅持:「很多家長問我,我的小朋友有沒有天份,我都會回答他,其實努力比天份更加重要。在運動上他們學會一件事,堅持,學會了在逆境上怎麼樣可以咬實牙關,繼續下去。」她希望拉丁舞給孩子們帶來生命中不一樣的體驗,成為他們成長中的重要一環。


學生們練舞的過程也是培養他們堅持品德的過程。(受訪者提供)
學生們練舞的過程也是培養他們堅持品德的過程。(受訪者提供)

理解當年老師用心良苦

Kris從學生到成為老師,過程中也有不少得著,在學與教的身份轉變過程中,他也體會到當年老師的用心良苦,如今也成為承傳的角色,將老師的教學精華繼續傳授給下一代孩子。

他11歲時與妹妹一起學跳舞,一轉眼已有13年舞齡。Kris的節奏感並非與生俱來,他最初學跳舞時,對音樂不敏感,也不擅長數拍子。但憑著自己對舞蹈的熱情和堅持,他一點點進步。

回想起學舞的過程,他覺得也是對自己的提升:「學舞是辛苦的,我反而是因為這個辛苦,讓我不斷學下去,而磨練出堅持的心態。心態不是說學跳舞,在堅持這方面其實不論是在讀書、跳舞,或者在工作方面,其實所有事情都是很需要堅持。」

Kris回憶在學舞的時候,一次自己遲到了一分鐘,老師用了很長的時間教訓他,當時他不理解為甚麼老師要如此嚴厲對待遲到這件事。直到如今,他從學生蛻變為老師,方深深明白,準時對於每一個人的重要:「真的多謝當時老師教我,令我知道準時的重要性,那一分鐘的重要性。不是因為遲了少少沒關係,你的一分鐘是耽誤全世界的一分鐘,你的一分鐘是讓全世界等你才開始運作。所以我覺得在這裏學的東西不單是跳舞,而是學會做人。」

如今,他也希望透過自己的經驗因材施教,培養更多的小朋友在拉丁舞方面的興趣,找到自己的人生路向。◇


Kris(左)與學生莫曉林(右)合照。(受訪者提供)
Kris(左)與學生莫曉林(右)合照。(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