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是庚子年,子屬鼠,俗稱鼠年;庚子年也叫金鼠年,因為庚屬金,子屬鼠。逢鼠年,現在寫這一篇文章來說說老鼠:牠可以是靈鼠、竊鼠、黠鼠、義鼠、錢鼠、善鼠、報恩鼠。

十二生肖之中,關於鼠的評議是最多樣性的了。在現實生活中而言,老鼠真是有百害而無一利,因為自己家中剛經歷過一場人鼠大戰。我家的住房是百年老宅,土庫(地下室)中通風漏氣,老鼠出入自便。當左鄰右舍養了貓和裝了捕鼠器時,便把老鼠逼到我家來了。大白天老鼠跳上速食麵的包裝袋上,咬開袋口,大快朵頤。當你看見牠時,牠還兩眼碌碌,四處張望,毫無畏懼之意。又將放在走廊裏的蕃薯全給你咬遍,吃飽了,還拖著一條往洞裏拉,幾天之後,給你留下一灘腥臭難聞的豆粒大的老鼠屎,真是「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於是趕快去查一下有何驅鼠妙法。

一說是封堵住老鼠進來的源頭,這是根治老鼠的制勝法寶。但我們這間老舊房子,顯然是做不到了。二是用黏鼠板或老鼠夾、捕鼠籠滅鼠,這個可以考慮。但如真的夾到老鼠,要將牠撿起來丟掉,丟到甚麼地方?也是件麻煩的事。有人說可用老鼠藥,這倒是個辦法,但又不想誤傷生命,最好是可以不用老鼠藥就能簡單有效地驅逐老鼠的方法。

後來便訂購了薄荷油類的天然的驅逐劑,說對嚙齒類動物有驅趕的作用,果然靜了一兩個星期。但薄荷油味揮發完後,群鼠又捲土重來,真是束手無策了。最後用到超聲波驅鼠器,一下子就訂了三種大小、規格不同的超聲波驅鼠器,分別掛在、放在老鼠出入最多的地方,當晚就平靜下來了。幾天後,試下將一條番薯放在地上,第二天見到番薯完整無損。至今使用超聲波驅鼠器一個月了,暫時未再見有老鼠出來活動的足跡,也不見有老鼠屎了,可說初戰告捷。但有人提醒,老鼠適應能力很強,當牠適應了超聲波後,又會重振旗鼓,捲土重來,現在就在此相持階段了。

靈鼠

不過話又說回來,老鼠在某些時候、某些地區、某些民族又被尊為王、奉為神,被稱為灰八爺、鼠太公等。有些地區,還把鼠稱為財神爺,因為家有餘錢,糧油富足才能招引老鼠上門;家無隔夜之糧,老鼠也不入門,所以老鼠能上門反而高興了,認為能帶來錢財。

而將老鼠抬到最高地位的,莫過於東漢初年的瞿薩旦那國(現今新疆和田一帶)。瞿薩旦那國都城之西一百五六十里,那地方是一片大沙漠,沙漠正路的中端,有一個沙子堆成的山頭,就是老鼠的洞穴,當地人叫它為「鼠壤墳」。據傳說,那裏的老鼠大得像刺蝟,毛或金色或銀色,其中一隻為首領,當牠每次出洞,眾鼠就跟從著、護衛著。

當年,匈奴率領了幾十萬大軍,攻城掠地,直逼瞿薩旦那國,在鼠壤墳旁邊駐紮下來。瞿國幾萬兵將也開到鼠墳旁邊準備抗敵。然而雙方力量太懸殊了,瞿國顯得勢單力薄。瞿國人過去雖然知道沙漠中的老鼠極為神奇,可是一直也沒有放在心上,等到匈奴大軍壓境,求救無門,君臣都震恐,無計可施的時候,就想起了鼠神。於是設了個祭台,焚香點燭,盼望鼠神顯靈,助上一臂之力。就在這天夜間,瞿國國王夢見一隻大鼠說:「我可以幫你,但你要早早出兵遣將,天一亮就去攻打,如此一定能克敵制勝!」

國王知道有神靈保佑,便立即整頓戎馬,下令將士,天未亮就要進發,長驅直入襲擊匈奴。當瞿國軍隊來到時,匈奴還在半夢半醒之間,沒有防備,人人驚恐,個個著慌。當匈奴軍隊正要牽過馬來,披上鎧甲,抵抗反擊,哪知道馬鞍、衣服、弓弦、甲鏈的繫帶已經被老鼠統統咬斷了。匈奴將士或被殺戳或被俘虜,以為天叫其敗。

鼠神立功,瞿國獲勝。瞿薩旦那王感謝老鼠相助的厚恩,便建祠堂,焚香拜祭,如此代代相傳,誠敬而且隆重。瞿國上自君王,下至百姓,都建祠祭鼠,以求福佑。人們過鼠穴時,一定要下馬到洞前禮拜,用衣服、弓箭、香花、飯菜作為祭品,表示虔誠,以求多福。認為若不祭祀,一定會有災禍臨身。於是老鼠成了該國保護神和施福之神,該國上下崇鼠、祭鼠的風俗便世代相傳。(見唐代玄奘《大唐西域記》)

過去有些地區的民族把鼠尊為王或奉為神。 (pixabay)
過去有些地區的民族把鼠尊為王或奉為神。 (pixabay)

錢鼠

在南朝劉義慶《幽明錄》中,有一則老鼠助人發財的例子:吳地北寺有個叫終祚的道人,正閉關中,突然一隻老鼠從洞裏出來說:「終祚道人過幾天必死。」

終祚便喊來奴僕,讓他出去買條狗回來捉鼠。老鼠威脅說:「我根本不怕狗。如果狗入此門,牠就會死。」過一會兒,狗買來了,果然像老鼠說的那樣。進門就死了。終祚又低聲對奴僕說:「明天僱人挑十擔水來。」但老鼠已猜到他的意思,說:「你想挑水澆我的洞穴,以為我會被淹死,可我的洞四通八達,無所不至。」結果挑來大量的水澆灌了一天,毫無所獲。

終祚道人又秘密地讓奴僕再找三十個人來挖鼠洞。老鼠卻說:「你挖了我的鼠洞,我可以上屋頂,又奈我如何?」等到人來了,老鼠果然上了屋頂讓他們抓不到。奴僕中有個名叫阿周的,老鼠看到他就高喊:「阿周偷了二十萬錢,將要逃走。」終祚道人半信半疑,打開庫房一看,真如所言,少了二十萬錢,阿周也叛逃了。

後來終祚將去經商,鎖好門對那隻老鼠說:「謝謝你,大概你要我富起來吧。如今我要出遠門,你要盡力給我看好這個房子,不要讓屋裏的東西丟失。」

那時,東晉權臣南郡公桓溫在郡內禁止屠殺耕牛,法令非常嚴厲。終祚帶了數萬錢出去買牛皮,運到那邊去賣,得利二十萬,還家之日,屋門仍然閉鎖,一無所失,鼠怪也再沒有發生了,終祚最終成了大富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