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時徐州人董生,喜好擊劍,常常趾高氣揚地在人前自我誇耀。

一天,他偶然外出,半路上碰到一人,因兩人都騎著驢子,便結伴同行。董生和他交談,客人說話很豪爽。他問客人的姓名,客人說:姓佟,遼陽人。董生問:到哪裏去?佟姓客人說:我離家二十年了,剛從海外回來。董生說:你漫遊四海,見的人很多,碰到甚麼異人沒有?佟客說:甚麼樣的人才算異人?董生於是講自己愛好劍術,只恨不能得到異人真傳。佟客說:異人甚麼地方沒有?但一定要是忠孝之人,異人才肯傳授劍術給他。

董生馬上表示他就是一個真正的忠孝之人,是應該得到異人傳授的人。同時董生還馬上抽出佩戴的寶劍,慷慨高歌,又隨意砍斷路邊的小樹,以此炫耀寶劍的鋒利。佟客見他這般表現,便捋著鬍鬚微笑,要董生把劍給他看看。董生遞給他,他看了看,說:這是用製鎧甲的鐵鑄造的,被汗臭熏蒸過,是最下等的。我雖然不懂劍術,但有一把劍,還比較管用。說著,佟客從衣襟下取出一把一尺多長的匕首,便削董生的佩劍,就像切葫蘆,斬馬蹄一樣,一下子就把董生的佩劍削斷了。

董生非常吃驚,請求佟客把匕首給他看看。他拿過來佟客的匕首看得愛不釋手,再三撫摸後才還給佟客。他把佟客邀請到家裏並堅持留下多住兩夜。他向佟客請教劍術,佟客推說其實自己並不懂劍術。董生便高傲的雙手按膝,高談闊論起來。佟客只是恭恭敬敬傾聽而已。

當夜深人靜時,董生忽然聽到隔院傳出吵吵嚷嚷的聲音。他貼近牆壁仔細傾聽,只聽見外邊有強盜氣沖沖的對他父親說:叫你兒子趕快出來受刑,便饒你一條命。過了一會兒,又好像聽到強盜在用鞭子打人,聽那被打者不斷呻吟的聲音,竟然是他的父親。董生便抓起長矛想衝出去救父親。

佟客制止他說:這樣衝出去恐怕活不成,應該想個萬全之策。董生立刻惶恐不安的向他請教,佟客說:「強盜指名要抓你,就一定要抓到你才會甘心。你沒有別的親人,應該去向妻子囑託後事,我打開門,替你把僕人都叫起來。」董生答應了,回去告訴妻子。妻子拉著他的衣服一哭,董生營救父親的念頭馬上消失了。於是與妻子一起爬到樓上,尋找弓箭,準備抵禦強盜進攻。慌慌張張還未準備好,就看到佟客站在屋簷上笑著對他說:「幸喜盜賊已經走了」。董生用燈一照,卻發現佟客已經不見蹤影了。

董生畏畏縮縮的出門察看,見他父親手提燈籠剛從鄰家吃了酒回來。只有隔院庭前多了些燒剩的蘆稈灰。董生這才知道佟客是個真正的異人,剛才的一切都是異人用法術演化出來考驗自己的,結果自己沒有通過考驗,在危難面前沒有做到一個真正的孝子,無法得到異人的傳授。

武術是我中原民族神傳文化的一部份,自然含有修煉的成份在,對人心性有一定的要求了。只有真正的好人才有可能得真傳。忠於良知,忠於道德,孝順父母這都是最基本的做人的要求,董生不僅誇誇其談顯示心極強,而且在父親面臨生命危險時,為了自己的安全都不願意營救,自然絕不可能得到異人的真傳了。

~資料來源:《聊齋誌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