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小卡索在學校闖禍了,在興趣班裏和其他同學玩一個電動馬達的時候,不小心把一位女同學的頭髮纏繞在馬達的齒輪裏。老師和我解釋的時候,她們都有點慌了,而我則是嚇壞了。講真,哪有小孩不在學校幹頑皮的行為呢?我反覺得不頑皮的小孩才有問題呢!

儘管小卡索的頑皮指數和他的成績一樣在班上名列前茅,但這次他讓其他同學受傷了,這就出問題了。還好,我在老師用手機拍下同學受傷的位置並沒有看到紅色出現,這表示同學沒有受傷,但肯定也有弄痛了同學吧。站在對方的家長立場上想,也必定會心痛了。

所以,當我回到家裏後,立即動筆向對方家長寫了一封道歉信來表達內心的歉意,也同時要孩子動筆向同學寫一封道歉信來求對方的原諒。那一晚,我沒有責罵小卡索,原因就像我的生命教育團隊的一名導師所說的一樣:「如果我闖禍了,而爸媽不罵我,這表示我真的闖了大禍!」

那一刻,我實在不知道對方的家長是否會追究還是怎樣,而我也深信:「如果道歉有用,這個世界何需軍隊存在!」但作為犯錯的一方,除了道歉,你就只有道歉。那一夜,我跟小卡索說了我們可能會面對的一切情況,包括如對方家長追究責任的話,我們也會賠償醫藥費等,他害怕了,也明白自己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

最後,我終於收到對方家長的來電。可幸是對方的媽媽告訴我,她的女兒絲毫無損,過程中也沒有感到痛楚。得知對方沒有受傷,我也放下了心中大石,沒有傷害到對方比甚麼都重要。然後,我再次向對方家長誠懇地道歉,也感恩她沒有怪責小卡索,還表示希望他們能夠成為好朋友。

最後,我讓小卡索緊記這個教訓,做任何事也要想清楚後果,千萬不能傷害到其他人。相信,他應該記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