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這些故事的主要背景,是五十年前的美國,也就是那越戰方殷的1969年。

當時的美國社會相當動盪,「反越戰」幾乎成了年輕人(主要是役齡男孩)的生活主軸,大學校園裏經常有「反越戰」示威遊行。

美國那時還在實施「徵兵制」,年滿十八歲的男孩,若是沒有進大學,又「不幸」被抽到籤的話,經過短暫的幾個月入伍訓練,被徵調去越南與越共打叢林殊死戰的機會相當大。

美國介入越戰的「必要性」與「正當性」,在當時社會上是遭到普遍質疑的,再加上中共屢屢在大使級的「華沙密談」中威脅美國,如果美國陸軍部隊越過北緯十七度線「侵略」北越的話,中共絕不會「坐視」,將依循韓戰模式派「志願軍」參戰。

這不能「直搗敵巢」的戰爭,不就等於是綁著一隻手在背後,去玩摔角或是柔道嗎?你想要不慘敗也難。

1969年時,美國已經有超過五十萬的三軍部隊直接參與越戰,兵員死傷的報導,經常是電視與報紙的頭條新聞,震撼了美國社會大眾。這就是當時美國(尤其是年輕人)反越戰的基本原因。試想,幾乎每天都能在媒體上看到陣亡者之「屍袋」排列在地,還有那些躺在擔架上奄奄一息的傷兵,一般年輕人看了這些影片或是照片,能不心驚膽跳嗎?

有了這樣的時代背景,1969年在美國,除了隨處看到「反越戰」示威之外,其它還發生了些甚麼事是值得一提的呢?

且請各位看倌耐心地「聽」我慢慢「道」來。

這1969年,也是我「手拎大同電鍋」,負笈來美的那一年,五十年來所發生的「故事」有一籮筐,但本文是以1969那「第一年」為主軸的。

尼克遜就任總統 

日後因「水門醜聞」而黯然辭職下台的「狡猾的狄克 Tricky Dick」,於這年元月二十日宣誓就任美國第37任總統。

五十年後回頭來看這慘遭羞辱的尼克遜,總覺得他這一生有點兒「狡猾」狡得過了頭,他是由「反共健將」的名號起家的,不料一個轉身,來個「搖頭抹臉」,成了比那川劇「變臉」還變得更快的親共政客。

前一年的1968年,我還在台灣服兵役時,尼克遜於十一月當選美國總統,中華民國上上下下高興成一團,以為我們「反攻大陸」有譜啦!尼克遜之前是美國右派最有名氣的頭號指標,一貫將「共產主義」罵得體無完膚,更號稱是中華民國政府的「堅定盟友」,他還曾數度親訪台灣,信誓旦旦地誇言,自己是中華民國的「最強力後盾」呢!

結果呢?嗯,不提也罷。只希望台灣的當政者牢牢記住,美國政客之善變,經常令人瞠目結舌。表面上對你再好的友邦,私下都還是以自身利益為絕對優先,有些不講道義的國外政客,居然還將台灣當做「槓桿」來使,以達到他獲取其自身利益為最終之目標。

還有,請中華民國執政當局官員們,別輕蔑地將領土較小的友邦(或許是非邦交國,但的確是同文同種的、也與中華民國有密切軍事合作關係的新加坡共和國)蔑稱之為「鼻屎」國,以這位「無品又失格」的外交部長之標準而言,中華民國現有的一半左右邦交國,不都歸類為「鼻屎」國了嗎?笑話不是?◇(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