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藏族同胞聯誼會」日前在多倫多成立,加拿大三級政府官員「齊齊到賀」,總理杜魯多及移民部長「發送賀辭」,聯誼會發出的新聞稿則提到「經過中共政府六十年管治下,西藏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提升,宗教權利得到保障」,云云。

聯誼會成立之前兩個月,多倫多大學士嘉堡校區選出藏裔的齊美拉姆為學生會會長,基於她曾在社交媒體上發表過親西藏獨立的言論而受到抨擊,以致受到惡言相向,甚至接到死亡威脅。中國留學生在網上發起聯署,要求推翻選舉結果及罷免齊美拉姆,獲得過萬人簽名支持,事態發展令人側目。基於這個原因,「加拿大藏族同胞聯誼會」的成立,抬舉大陸政府的「德政」,則明顯是另有目的!

過去十數年隨著大陸政府的經濟實力大增,為著開拓對自己有利的平台,於是紛紛斥巨資在不同層面成立非官方團體,爭取輿論陣地。這些方法其實是變相的公關手段,目的是借助柔和的語言文化形式,營造對中國一個友好的形象。對於沖淡外界對中共的極權印象,當然有積極的作用。如是觀之,所謂聯誼會的作用,無疑跟之前受到多方責難的孔子學院一樣,披著文化的面紗,實際角色卻像一隻「特洛伊木馬」;結果如何,恐怕眾人皆知了。

卑詩大學一名專門研究西藏的教授指出,中共政府現在的做法是在攪渾一池春水,目的是要混淆視聽,對於淡化對中共政府的批評便容易收效。加上這些團體所用的手法頗見低下,就以今次聯誼會聲稱收到總理賀辭為例,新聞見報後,加拿大政府發言人澄清,杜魯多總理從未發送任何賀辭,不禁令人懷疑所謂賀辭從何而來?只是「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無論事後如何澄清,聯誼會得到加拿大政府祝福的消息,相信早已烙印在民眾心中而不能磨滅。尤有甚者,到賀的省議員柯文彬表示樂意跟不同團體會面,卻拒絕回應聯誼會的親中立場;多倫多巿議員詹嘉禮則指他並不關心團體的立場及代表性,只關心街車服務云云。聯誼會負責人之所以邀請這些政客站台,肯定是精心計算過的結果;但貴為西方自由民主社會的政治代表,這些政客甘願獻身親共而不自知,甚或佯作不知,則實在有負選民的託付。

經過中共政府60年管治下,新疆教育營陰霾密佈,西藏人民的宗教權利居然得到保障,你相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