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媒體周一(12月16日)報道,中共參軍許進不許出,一位執意退出軍隊的大學生被當成典型遭重罰一事。

報道說,中國(中共)軍隊中有約200萬名士兵,但很難想像因無法忍受嚴苛軍事生活、選擇退出的個案卻能在中國國內引發全民關注。

該消息最早由《南國都市報》12月9日報道,指海南大學生張某康到部隊之後,由於害怕吃苦、不適應部隊生活,所以想要離隊拒服兵役。

張某康說,現代的中共軍人生涯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張在9月參軍,10月提出想退出,並於11月下旬正式離開軍方。

不過,已入伍的人想從中共軍隊退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雖然中共名義上實行義務兵制度,跟南韓、台灣的強制兵役不同。

如中共國內媒體的報道所說:「(中共)部隊不是一個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退出中共軍隊 大學生遭五項重罰

在張某康萌生退意之後,軍方、徵兵辦連同張的父母對張進行「教育轉化工作」,並用拒服兵役會面臨的懲罰警告他。但張某康仍然堅持要離隊,還表示願意承擔一切法律後果。

根據中國國內媒體的報道,軍方給張某康公報的系列懲罰包括:

第一,納入履行國防義務嚴重失信主體名單實施聯合懲戒,終身記錄在案,兩年之內限制出國、購買不動產、坐飛機、坐長途汽車和汽車等。

第二,終身不得錄用為公務員和參照公務員法管理的工作人員,政府機關及企業不得錄用為臨時工作人員。

第三,戶籍信息系統「兵役狀況」一欄標明為:拒服兵役。

第四,兩年內不得升學、復學。

第五,罰款28,000元,賠償26,000元,共計54,000元等。賠償費的詳細類別中包括,政治檢查費、身體檢查費、旅行和生活費以及床上用品和衣服費用。

除了上述明令列出的懲罰外,張還將面臨國內公眾媒體的批判——他的行為和遭受的懲罰被網絡、電視、報紙和社交媒體通報給社會,形成輿論壓力。

專家:張被當成典型批 凸顯中共軍隊遇到的新問題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說,張的案子很少見,但並非唯一。通過對中國國內媒體的搜索發現,在過去幾年中,至少有幾十起入伍的個人被點名和羞辱。

澳洲麥格理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中國問題專家倪凌超(Adam Ni)表示,北京很可能在用該案當典型,藉助整個社會資源來宣傳。

「這是中共軍方面臨的緊張局勢中的一個例子。一方面,它需要打造一個良好的(軍方)形象;另一方面,它必須阻止它認為的壞行為和不服從問題。」

專家說,中共的兵役從技術上講是基於徵兵制,但近年來因大量志願兵被應召到軍隊,徵兵制已很少被採用。

同時,因軍隊現代化需要更少的、但受過良好教育的新兵入伍,中共官媒新華社7月也報道說,中共軍方現在更願意招收在讀大學生和大學畢業生。但隨著大學生參軍人數的連年攀升,更多的問題也相繼浮出水面。

大學生當兵熱 是因為大學生就業難

美國國防情報局在《2019年中國軍力報告》中指出,北京越來越希望「培養新型軍事人員、留住人才,同時發展能滿足現代戰爭數據需求的人員。」

但是「如果中國經濟保持健康,參軍會是一個不太有吸引力的職業選擇。中國青年人(或許)仍對(軍方)職業領域感興趣,但這種興趣並不廣泛」。

報告更直接指出,在招聘高學歷人才參軍上,中共軍隊面臨不斷增長的挑戰。

中國問題專家倪凌超告訴CNN,艱辛的軍事生活會讓那些受過高等教育的新兵更加受不了。

「對於大多數年輕的中國人來說,部隊根本不是一個工作的好地方。」他說,「這是一個相當艱難的環境,可能遠離您的家人和朋友,從事一系列至少對身體有要求的工作,即使它沒有什麼危險。」

如受重罰的張某康也說,現代中共軍人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再如中共4月29日的大學生徵兵工作網絡影片會議上的現實總結是:「大學生士兵,在校生多畢業生少、專科生多本科生少、一般高校多重點高校少……學校好的難招、專業熱的不來、學歷高的少見。 」

更有網民一語道破:大學生當兵熱,是因為大學生就業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