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中全會之後,香港局勢迅速惡化。22歲科大學生墮樓身亡的悲痛還未過,11日交通警察開三真槍震驚世界,12日起武力更攻入神聖的大學校園中,令香港中大變戰場,學生們生命危在旦夕。香港未來何去何從,本報專訪香港資深媒體人劉細良,為香港前途把脈。

劉細良是香港資深媒體人、前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曾參與創辦主場新聞,和陶傑等人並稱為「香港才子」。他所創辦的網台「城寨」,在今次反送中運動中備受矚目,每晚的點擊率都有10-20萬。而他深入的時事分析,也成為香港乃至海外聽眾喜愛的節目之一。

劉細良(宋碧龍/大紀元)
劉細良(宋碧龍/大紀元)

對於四中全會以後香港白色恐怖加劇,劉細良稱,這並不是林鄭月娥見習近平、韓正之後,接到傳達要求以強硬措施鎮壓香港抗爭運動,事實上,反送中運動以來,中共對香港的鎮壓兩大原則沒有改變。其一、堅決不退讓;其二,中共不負責,由香港出面自己搞定。所以就出現香港用《緊急法》立了 《禁蒙面法》之後, 甚至你見到親建制派的輿論都說,應該強抓那些抗爭者等等, 怎麼拉著這麼少的(抗爭者)。而這些言論,都是在中共港澳辦8月7日在深圳開會定調「止暴製亂」之後就開始的。

但劉細良稱,中共在執行這些路線時,卻無法完成其既定目標,因為警察的暴力令越來越多的市民由反送中轉向針對警暴,故出現示威者在全港18區的游擊戰,大學攻防戰,令防暴警要面對不同階層和背景的香港人,「樹立他們的敵人」。

目前已拘捕超過3,000名抗爭者,甚至11月11日就抓了200多人。他指,比如中環被抓的女孩,只不過和警察吵架就被捕,「他肯定有一個指標,就是每天要捉多少人,捉到大家不敢出來為止。」但效果適當其反,「令原本不出來的那些人會走出來。原本平時他不參加遊行的,但當在他的辦公室樓下有集會的時候他會走出來,而防暴警察又在那裏射催淚彈,或者又跟那些市民衝突, 又抓起警棍把市民打得頭破血流。所以只要你警察的暴力一天存在,不停止(的話),『止暴製亂』就一天都不會終結。」

中共在港搞內鬥和分化

香港是否已進入戰爭狀態?劉細良指,這個戰爭狀態並非中共直接出面面對港人,而是透過「香港人打香港人」來搞內戰。

關鍵手法:洗腦滲透警察

如何搞分化和內鬥?劉細良指目標就是令警察被洗腦,從而達到內部分化的目的,「這是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他們管理社會的手法,將人們分成政權的敵人和政權的朋友。」

警隊何時開始被滲透?劉細良稱始於2013年的林慧思老師事件。林老師當年因為不滿共黨地下組織青年關愛協會(簡稱青關會)搗亂法輪功街站,路見不平,出聲譴責,並怒斥中共盜賣活摘器官的行為「邪惡到不得了」,卻被中共強力打壓。

當時出現個別警員無視《警察通例》,參與政治集會,深水埗助理指揮官劉達強出席撐警集會發言,被投訴後警方竟然發表聲明,指集會並非《警察通例》規管的「政治活動」,又表示警隊管理層「完全明白前線警務人員在執行職務時受到粗言謾罵而感到的屈辱,相信不少巿民也會有所體會。」梁振英及林鄭事後更公開表態,認為警察出席集會並無問題。故警察變公安始於2013年。

而被利用的警察,包括在葵涌持槍對準民眾的「光頭警長」劉澤基,以及11日開槍的交通警察,往往都有一個共同點,即為失敗者,沒有辦法升遷的那種。故他們發現透過暴力對付香港人,是一個表現效忠國家的大好機會。這和中共當年背誦毛語錄、做積極份子的道理是一樣,他們想透過此種方法得到垂青,「這個是共產黨所製造出來的這種管治手法,令香港的警隊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

中共收買警隊的方法,則是透過利益,令這支97前亞洲最佳警隊腐化,「包括可以去大灣區買樓,有折扣優惠,這些幾乎是貪污的行為,都可以出現在警察裏面,令英治時代那套所謂文明的警察形像是徹底的崩潰。」

警隊紙包不住火

近期有關警隊的醜聞也大量曝光。包括18歲女孩涉被警察輪姦,警察公共關係科的警司甚至向個別傳媒「放風」,指女事主「有啲mental」(精神病)。劉細良稱,這說明警隊誠信破產,「走到了一個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法,為了隱藏他們的罪行,所以港人對他們的信任其實已經跌破底線了, 所以無論怎麼做,我相信市民現在都不會相信警察了。」

但劉細良稱,警隊這樣不計後果的做法,實際上是很愚蠢的。他預計新特首上場後,首要處理的就是犯法的警察。

中共最害怕香港資金外流

本周三罷以來,中環也成為香港警察鎮壓的一個重點。港警甚至到香港交易所前搜查來往市民,在中環發射催淚彈,令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受損。

最近香港衛生署署長陳肇始也談到不知道催淚彈的成份,卻允許警察狂射6,000多發催淚彈。他相信這會讓西方國家震驚,「我相信很多西方國家對香港問題袖手旁觀,是因為他們不想在利益上與中共產生摩擦,但是他們的國民的健康難道他們就不關心嗎?他們來香港經商做生意,每天呼吸催淚彈煙殘留物。他們在中環開會上班,也許兩天就走了,但是他可能明天就會出疹。」

劉細良指,中共最不想發生兩件事,一個是中共軍隊直接鎮壓香港人,二是香港資金大量外流。他指,11日為何林鄭要出來見記者,並不是為了受槍傷的年輕人,而是為了避免資金大量外流,「它闢謠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說不會有停市,股市繼續開,然後就是所謂金管局的6,000元提款上限是謠言。它主要是為了闢謠,這個也反應了特區政府的要害,就是資金的外流,金融的動盪。」

但資金外流其實已經在發生了,前一段時間8月開始很多網民號召將港元轉為外幣或者是轉為離岸存款,接下來就是外資在香港的金融產品的投資者,是否會利用政治上的動蕩來製造謠言,或者衝擊香港的股市,這也是中共最害怕的。 

香港人何去何從

對於香港何去何從,劉細良稱,香港人常叫的口號「時代革命」。但革命兩字折騰了中國人很多年,共產革命就是以革命的名義去折磨殘殺國人。所以對於革命要很小心,「不要說我們要建立一個什麼理想、宏大的目標,因為那些東西是說多於做。真正是什麼呢?是你生活中可以控制得到的東西。」

比如建立黃色經濟圈。「譬如當我們消費的時候,我們的錢可不可以跟我們的理念結合,去多支持一些屬於志同道合的媒體、小店,包括獨立聲音的媒體。」

香港在變  從冷漠到互助

「香港其實已經在改變了。這5個月以來大家說我們一無所成,一事無成,只是悲劇,只是看到一個又一個年輕人的死亡。但我想跟大家說,我們achieve(實現)的東西,我們一定要自己好好掌握。」劉細良稱,「其實我們完成、得到了很多東西。你想一想,在這個過程裏面,我們對身邊一些政治理念相同的人,那種所投入的感情,香港人過去是沒有的。為什麼呢?因為我們對那些東西其實是很冷漠的。好像總是有一種心態,就是一個商業城市,我們怕被人騙,總是怕被別人欺騙,所以不是很願意表露自己的感情、真實的感受出來。」

他提到《大紀元時報》在今次反送中運動報道很受歡迎,有很多人看YouTube的內容。原本很多港人雖然反共,但對於法輪功、大紀元卻保持一段距離,但今次不同,透過共同的運動,大家成為命運共同體,「We Connect」,從而開始認同大紀元、法輪功。

香港新精神的誕生

「這幾個月以來,香港人是最大規模一次集體的表現出自己對這個地方的感情。這件事情我覺得那個改變的力量是非常大的。你看到中學生,自己的學校的舊生被槍擊,慈幼中學。11月12日,慈幼中學的學生組成人鏈去希望這個學生可以渡過生命危險。這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來的,你想這是不是革命?其實是的。我們由一個冷漠的香港人,大家connect(連接)起來,追求一種集體的身份。我們提倡的黃色經濟圈,是希望大家理念相同的人可以將錢跟理念結合在一起。」劉細良說到。

他稱,四中全會之後究竟中共的權力鬥爭會怎樣走,他不知道也影響不了。「我們與其沉迷於討論這些中共的內部政治鬥爭,然後每天作為茶餘飯後的談話內容時,倒不如問一下自己,在我的生活裏,我怎樣去做一個正直的人,我怎樣可以做一個有公義心的人,怎樣在我的行為裏表現出來。」

這場運動中,劉細良也開始走到前線去報道,做直播採訪。他稱,雖然自己不再年輕,但希望透過自己的努力「去鼓勵更多的人不要灰心。」,「因為這是一個觀念的時代,不是利益的時代。中國模式所代表的就是一個利益的時代,他會團結所有追求利益,追求逐利的人,但是當香港人這一次是為了理念站出來的,我相信我們可以團結全世界很多眼中不是只有利益,是仍然有信念的人,無論他的政府是多麼的唯利是圖也好。我在前線認識很多這些外國記者,無論是來自歐洲也好,美國也好,日本也好,南韓也好,台灣也好,他們都是很同情香港人的處境的。」

是否香港新精神的誕生?劉細良笑著說,「這個過程是一定要經歷一些磨難,這可以說是一個靈魂的探索來的。那種情感的起落是很大的,也是有好有壞的時間,壞的時間你不知道有多漫長。但是這個探索的過程,如果你要建構一個命運共同體的過程中其實是必經的。那種磨難是必經的,如果你不經歷過那些挫折和磨難,你所(得)出來的其實根本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