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同仁堂,建於康熙八年(1669年)。自1723年雍正元年起,開始供奉御藥,歷經八代皇帝。1954年同仁堂第13代傳人樂松生「主動」請求公私合營,以年定息6.16萬元(舊幣)的收益交出了金字招牌的樂家同仁堂,自此,同仁堂不再姓樂。1968年4月,樂松生一家三口命隕文革。

北京同仁堂博物館中的古代中藥鋪模型。(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北京同仁堂博物館中的古代中藥鋪模型。(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同仁堂第10代傳人樂平泉去世後,他的繼配夫人樂許氏接管同仁堂,操持著同仁堂內外的大小事務。樂許氏出身名門,知人善用,富有管理才能。她增設了查櫃制度,修訂了《同仁堂藥目》,比過去的同仁堂藥目更加完善,共收藥495首。她還確立了工資加售藥提成的工資制度。她執掌同仁堂的27年裏,做出了很大的貢獻,能夠內外相安,使同仁堂得到了進一步的鞏固和發展。抗戰時期,日本人企圖出資入股,進而佔有同仁堂,遭到同仁堂後人的堅決抵制。

樂許氏生有四個兒子,她離世後,同仁堂進入「四房共管」時期。當時樂家老舖在全國有34家。

中共的「統戰」

樂松生是樂家第13代傳人,也是樂家同仁堂最後一代掌門人。

1908年出生的樂松生,在讀北京匯文中學時,讀到了一些宣揚共產理論的書籍並接觸到了一些所謂的「進步」師生。中學畢業後,他到伯父樂達仁在天津所開的達仁堂藥店學業,後到北京其父樂達義所開的北京同仁堂藥店從業。

根據樂家後人的回憶,樂達仁在清光緒時就作為海關道隨員到德國遊學4年,樂達義在民國早期也在英國遊學年餘,因此樂家這支的眼界較為開闊。

1947年,樂達仁去世後,樂松生接手了伯父的生意,兼顧平津兩地堂務。

父親去世後,樂松生1948年又接任了同仁堂經理,並成為同仁堂重要的股東。他為人隨和、體貼員工,聲譽甚佳。

早在1949年,中共就將紅色觸角伸至樂氏同仁堂,通過地下黨向同仁堂傳人宣傳中共所謂的「保護工商業」等欺騙性政策。當年三月,中共組織的同仁堂工會,代表勞方與樂松生展開勞資談判,紅色職工代表拿出了階級剝削理論指責樂家四房拿錢是在剝削工人,樂家非常不理解,回答說:「我們是資方呀!」

紅色背景的同仁堂工會推選樂松生為同仁堂經理。傳統商人的仁義加上對共產主義的輕信,使樂松生在中共竊政後,很快被「統戰」。

1949年後,樂松生響應時任北京市市長彭真的建議,試辦中藥提煉廠,以便改進中藥製造的程序並提高質量。

他聘請了北大藥學系教授成立國藥改進研究室,試製銀翹解毒丸、香蓮片、女金片、黃連上清丸等產品,並獲得成功。至1959年,同仁堂全年總產值1,252萬餘元,產品583種。

「土改」期間,樂松生在中共北京市委的「關懷」下,赴四川參加西南「土改」工作,農民驚心動魄的「翻身」和地主血腥的被打倒,深深地「衝擊」著樂松生的心靈。

1950年朝鮮戰爭時,同仁堂除了按北京市國藥業捐獻計畫的34%認捐外,又多認捐2億元,最後總共認捐近7億元。此間,樂松生不僅帶頭認購公債並捐款,同仁堂還捐贈了一架飛機,支持中共幫助朝鮮。

1952年中共開展「三反」「五反」運動。中共對同仁堂實施了「欲殺故縱」的手法,聲稱三次查出同仁堂的嚴重問題,但因其認錯態度好,被劃分為基本守法戶而免於懲罰。

威逼利誘、軟硬兼施是中共的手段,消滅你才是它的目的。接受了中共的領導,等待你的必定是它張開的血盆大口。

「土改」期間,中共幹部向農民宣傳《土地改革法》。(公有領域)
「土改」期間,中共幹部向農民宣傳《土地改革法》。(公有領域)

1954,「交出同仁堂!」

1953年中共在同仁堂建立了第一個黨支部。同年,中共開始了「公私合營」的工商業社會主義改造運動。那時,同仁堂的四大房每年的分紅,達到每房4.3萬元。

當時中共「公私合營」的政策是,中共注資私企,經營領導者由中共委派官方人員,生產納入計畫軌道,私企清產核資拿定息。說白了,就是你的一切不歸你了,歸中共了。

樂家深知對抗改造是甚麼結果,剛從「土改」前線回來的樂松生當然更清楚這一切。1954年,樂松生帶頭「主動」向中共遞交同仁堂公私合營申請。8月9日,中共在大柵欄同仁堂門市部成立了七人公私合營籌備委員會和15人的清產核資領導小組,並起草了協議書。

8月27日,協議書簽字生效,中共北京市立即向同仁堂注資25億元。1954年,中共核定同仁堂私有股金為123.3萬元。且不說同仁堂品牌資產的無價,當時在清產核資中的很多同仁堂文物古物因有爭議而放置一邊,事後恐怕也很難算在內。

樂家就這樣交出了經營近300年的天下第一號品牌。按照中共的「恩准」,樂家四房還可以憑藉這123.3萬元每年拿6.16萬元的定息。1956年,樂家達仁堂資產合併至同仁堂,共計156.67萬元,年定息7.6萬元,中共總共只付了10年的定息,計76萬元。

1966年,同仁堂由「公私合營」完全變成了全民所有制經營。

樂松生一家三口命隕文革

1955年10月,樂松生和工商聯其他主任委員在中南海受到毛澤東、周恩來接見。1956年1月,樂松生在天安門城樓向毛等中共領導人「報喜」,同年,樂松生被選為北京市工商聯主任委員,並被任命為北京市副市長。

文革中,樂松生被視為彭真的紅人而被打倒。

1966年文革剛開始,樂松生就被紅衛兵(首都紅衛兵聯合行動委員會西城糾察隊,簡稱「西糾」)盯上了,儘管他還是北京市副市長,此時也只有坐以待斃。

1966年8月20日,紅衛兵糾察隊衝到大柵欄同仁堂藥店,摘下了掛了300年的鎮店金匾,一把火燒掉。

紅衛兵們衝進了樂松生家位於崇文門旁的院子,先是給他掛上牌子「彭真的紅人反動資本家樂松生」,接著是批鬥毆打,而且把他的母親、夫人梁君謨拉出來一起打。樂松生夫婦被打得滿地爬。不幸的是,他的母親和夫人竟然先後被活活打死,樂松生也遍體鱗傷。

1968年4月27日夜裏,走投無路的樂松生在極度地恐懼下,自殺離世,終年60歲。

1978年9月5日,中共給平反後的樂松生舉行骨灰安放儀式,骨灰盒裏放的只是樂松生生前戴過的一副眼鏡,樂松生在文革中的遺體早已不知下落。

同仁堂藥店因帶有「封資修」色彩而改名為北京中藥店。同仁堂的傳統藥品也被迫更名,「安宮牛黃丸」被更換為「抗熱牛黃丸」,「再造丸」被改為「半身不遂丸」,「萬應錠」被改為「清熱丸」。同仁堂的招牌就這樣被糟蹋了。

尾聲

中共從1952年開始的「三反」、「五反」運動對當時的民企資本家也造成了極大的打擊。

在中共的挑唆下,群眾運動中的工人們視資本家為階級敵人,檢舉揭發、批判毆打,資本家則人人自危,紛紛「坦白」交代,上海在四個月「五反」運動中,僅自殺的企業主及家屬就達到了876人。

到了「公私合營」階段,大大小小的民營企業主們早已無心再戰,也再無選項,要麼「被自殺」,要麼主動「合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