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昂證券8月底推出一份亞太區ESG(環保、社會和企業治理)研究報告,封面繪畫出中環怡和大廈與滙豐總行有半截被浸在水裏,另有一張賭枱已完全淹沒於大海之中,烈日火紅高照,畫工更刻意在頂部畫上大陸廣東省卻築起防海牆自保,廣州塔(小蠻腰)相安無事;整體表達出全球暖化正嚴重威脅港澳,而廣東省則繼續歌舞如常,成鮮明對比。

暖化加劇衝擊經濟

地球紀錄最高溫56.7度,但亦有未經證實的觀察錄得過93.9度,中國亦曾驚現66.8度。香港自1884年有紀錄以來,今年上半年打破三大最高溫紀錄,而在端午節當天有7個地區超過40度,包括大埔、青衣和上水等, 全港沙灘人山人海。

根據自然氣候變化2018(Nature Climate Change 2018)估計,美國的碳排放涉及社會成本高達每年2,500億美元,經濟損害來自水平線上移和颶風破壞。另一邊廂,美銀美林指出如果氣溫上升2度,2.8億人的家園將陸沉,高4度的話就是6億人的家沉沒,屆時近八成環球GDP的倒退風險將飆升逾5倍。

保險界正再新評估天災險是否可保,因「罕見」事件已變得越來越「常見」,如南亞大海嘯、日本311大海嘯、波多黎各的瑪麗亞超級颶風、粵港澳天鴿(逾6,500間房屋倒塌)與山竹(單計保險損失介乎10-20億美元)十級颱風、「飛燕」吹襲日本導致關西機場一片汪洋(關閉10天經濟損失60億美元)及巴哈馬與美國的多利安颶風等。

保險公司一旦決定離場,無數百姓的資產將完全赤祼披露在濤天巨浪前。全球升溫跟極端天氣出現次數及嚴重性呈正相關,因此某些天災背後可能存在「人為」因素,例如長年高碳經濟所帶來的禍害已覆水難收。

朝中無人 後知後覺

2017年颱風天鴿於澳門海灣內捲起5.6米巨浪,2018年山竹在維港翻出的高度則為3.9米,杏花村頓成澤國,沙田城門河畔行人道「消失」。中國水風險(China Water Risk)主管陳雲華預計在2030年前,水位將上漲22厘米,相比1954-2015香港水位共升20厘米,速度激增。里昂ESG研究部主管Charles Yonts表示,以今天升速推算,本世紀末水位會攀爬4至10米。

廣東正忙於築防海牆拒水入侵,但香港竟仍然沒有實際「禦敵」計劃,除了機場正在修建6.5米防海牆外,其它地方全不設防。燒錢天文數字10,000億港元搞「明日大嶼」,卻耽誤足以涉及全港安危的暖化風險基建項目。預防措施及設備乃需要在多次「實戰」中學習,從而改善,萬萬不可等到最後一秒才落Order,這不像打開個App叫快餐那麼簡單隨意。

國際移民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估計在2050年前,全球有2,500萬至10億人會因氣候而被迫遷徙(同一國家內或海外),摩通認為移民潮將主要來自新興國家,而全球必須作出妥善政策以應對搬遷形勢。此外,里昂呼籲企業應儘快提高警覺,如:和記港口(新加坡上市:HPHT)、國泰航空(00293)與港交所(00388)等。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港府似乎總是對「水」問題漠不關心。7月份,全港市民看清政府如何包庇黑社會,舉城震驚,而遠在格陵蘭的冰川融化速度,出乎意外直闖原本屬於預測2070年才出現、並且屬「最悲觀」的Scenario。美國太空總署的最新報告明指,南極洲西部呈持續不穩定狀態。人類正面臨重要關頭,當年大禹成功治水,開拓上古時代神話,且看今天誰來充當大禹角色,挽救萬民於千鈞一髮的危難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