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宣佈說要把深圳建設成「先行示範區」,除了想取代香港,還有一種可能是粵港澳大灣區最後合併形成一個新的國際中心,就是把香港的作用淡化,把深圳的作用強化。這兩種可能在計劃上面都是荒唐的。 先講一下大灣區計劃,是建成像香港那樣的一國兩制,還是社會主義的大都市?從規劃來看是後者。這應該是香港反送中後中共的一個長期規劃,但對平息抗議沒有幫助。

中共遇到重大危機時,對危機本身的直接原因、民眾的訴求都不會讓步,也不會談判,但它會在政策上面設法調整,但不改變本質,調整更多是表面的,多數是用來收買人心。像「六四」鎮壓後,中共沒有解決腐敗問題,反而是放手讓大家都腐敗,這是它的政策。這個大灣區計劃很可能就是這一類。但因為與港人的要求相差太遠,所以這招沒用。

另一個就是,深圳取代香港可不可能?其規劃寫得很全,包括擴大金融開放,所以人們就認為是要取代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其實它另外還有甚麼建立教育、醫療、科技創新中心,所以它是個龐大的一攬子計劃。

為甚麼它不能取代香港呢,因為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是歷史形成的,不是誰規劃出來的,它有人才、法治、自由,人才包括英國人培養的,還有包括中共建政前後政治運動逃去的,很多優秀人才都集中到香港去了。

另外香港有「一國兩制」承諾下的主要發達國家給予的自由貿易區、獨立關稅地位等,使得香港在國際上的地位跟中國大陸不一樣。這不是政府集中力量辦大事、砸錢就可以解決的。

深圳示範區的規劃是一個世界各國都沒有的計劃經濟思維,世上計劃經濟建城市的只有建首都,像美國華盛頓特區,就是計劃出來的,但其它城市都沒有。

其實在這之前有過幾次,中共想把天津搞成金融中心。那上海比天津好得多,為甚麼捨近求遠呢?根本就是瞎計劃!還有上海自貿區、雄安新區,都是這種計劃經濟的失敗典型。

搞經濟要符合經濟規律,深圳第一次發展實際上中央是給了政策,給了好政策以後,大家就都去了。為甚麼選在深圳呢?是因為靠香港,所以改革開放就是依託香港對西方國家開放。經濟政策現在給完了,不能再給了,所以深圳不存在第二次改革的問題,在其它方面深圳沒有優勢。

要改革就要給政策,但是經濟政策已經給完了,現在要給甚麼呢?給政治政策,等於是讓深圳政治改革。如果說深圳自由法治了,那麼就和香港一樣了。既然已經有一個現成的香港在,再造一個有甚麼意義?就沒有意義了嘛!如果沒有自由法治的話,它永遠成不了香港,那就是瞎折騰。(節選自《撤修例難平民憤 北京難控香港局面》,文字有重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