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至今月餘,越演越烈。一方面,港人和平理性、團結的高質素,備受國際社會讚揚。另一方面,中共不惜動用黑社會和警察,用暴力、血腥來對付香港民眾。在強權前,不同團體、不同年齡組的香港民眾遍地開花持續的抗爭,讓全世界起敬。

就在8月1日,數千香港金融界人士冒雨參加了在中環遮打花園的「快閃」集會,人們亮起手機的閃光燈,高呼「沒有暴動只有暴政」、「香港人加油」、「黑警可恥」等口號,表達心聲。

同時,香港反送中運動也成了一面鏡子,甚麼是中共紅色媒體,哪些是被中共紅色滲透的媒體和對中共小罵大幫忙的媒體,誰是敢怒不敢言的媒體,還有真正秉持新聞獨立、敢言精神的媒體,讓香港民眾一目瞭然。

為此,大紀元專訪了旅德華人、前全德學聯主席、資深媒體人彭小明先生。六四後他在德國和其他留學生一起,參與創辦了獨立媒體《萊茵通信》雜誌和《真言》報(《歐華導報》的前身),現任《歐華導報》編輯。

六四引發共產陣營崩潰 中共在香港不敢重演悲劇

「香港事件對我們每個人都有很大的衝擊。」彭小明說,「可以說出乎我的意料,沒想到香港人民有這麼高的覺悟。」

「從一百萬、二百萬,還持續的有幾十萬人上街,他們的口號一點都不收縮,而且堅持到現在,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也可以說是中國人民的一種政治抗爭,在香港開創新的世紀、新的紀元。這是非常值得大書特書的一筆。」

彭小明注意到這次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很大一個特點,「都是比較年輕的參與者,年輕一代積極地投入到活動當中。這也是過去歷史上罕見的,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今後香港這個頭帶得好,我甚至希望未來中國能走向香港的民主化、自由化這條道路,香港的抗爭對我們來說是非常值得我們學習和支持的。我覺得是非常好的事情。」彭小明說。

對於中共利用黑社會製造混亂,利用警察使用暴力,利用中聯辦來惹怒香港民眾,彭小明認為,「中共採取一些故意扮演暴力的角色,找到藉口再來進行鎮壓,這個是可以預料的。」

「為甚麼呢?在北京六四事件當中也曾經發生過這樣的情況。」彭說,「一些槍枝武器都放在空無一人的車上,車停在天安門廣場,讓人家去拿。結果人民很有覺悟,根本不去拿,而且報警。實際上當時中共是故意讓人民採取暴力的行動,這跟現在香港發生的事情可以說是一脈相承,不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審時度勢,彭小明認為像三十年前六四那樣大規模的暴力鎮壓民眾的行為,不太會再重複了。「自從六四慘案發生後,對於中共的制裁和國際上的譴責非常強烈,而且直接造成了東德柏林牆的倒塌,社會主義陣營的垮台。緊接著就是90年代初蘇聯的倒台,這一系列性事件,給予中共非常沉重的教訓,它們感覺到過份的利用暴力,可能會催促它們自己的死亡。」

「在這種情況下,再像30年前那樣採取那樣殘酷的、毫無偽裝的暴力鎮壓、流血事件,我想是不大可能。」彭小明認為,中共會採取比較隱蔽、比較狡猾的手段,但不大可能重演六四那樣的悲劇。」

香港給台灣沉著教訓 不要相信中共任何承諾

這次香港民眾反送中的運動,給台灣帶來巨大的衝擊。彭小明認為,「香港的主權回歸在中共計劃裏,打了一把一國兩制的牌。從香港來說它已經到手了,對台灣來說是打牌給台灣看,希望下一步能夠對台灣下手。可現在它越走越糟,一國兩制這張牌打得越來越臭了。」

彭小明提到原來中共答應香港50年不變,但從23條到現在的《逃犯條例》等,都使得香港人民再也不相信中共的諾言,他們覺得中共的一國兩制實際上是越收越緊,最後就爆發了這次反送中大示威。

「香港事件給台灣人民是個非常大的教訓,中共是不可靠的,絕不能相信中共的諾言。」彭小明說,「它的任何諾言就像丘吉爾曾經說過的那樣,共產黨人的承諾要比寫上承諾的那張紙還要不值錢。也就是說我們永遠不要相信共產黨人的任何承諾,它是不可靠的。」

不為中共收買所動 堅持新聞獨立人格

香港各大報頭條,誰是甚麼樣的媒體,一目瞭然。(大紀元)
香港各大報頭條,誰是甚麼樣的媒體,一目瞭然。(大紀元)

香港民眾反送中運動成為眾人識別紅色滲透最好的鏡子。拿7月2日來舉例,只有香港《大紀元時報》頭版以55萬人遊行為聚焦主線,報道民眾主要訴求;《蘋果日報》、《明報》報道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東方日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以政府譴責為主調,《文匯報》以「暴佔立會真邪惡」字眼打壓示威者。曾力挺薄熙來「唱紅打黑」的《亞洲周刊》則以封面故事,抹黑示威者為港式文革,甚至稱之為「軟性恐怖主義」。

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曾建議,對於這些紅色媒體,「所有香港人擦亮眼睛,抵制這些媒體,不聽不看,堅決不購買。這些紅媒其實是謊言喉舌,不配稱為媒體,也不應該在香港存在。所有在這些紅色媒體上做廣告的商家,可以在社交媒體上廣傳,香港人抵制這些在紅媒上做廣告的商家。」

繼台灣之後,香港也掀起拒絕紅色媒體的浪潮。當地多個紅媒抹黑「反送中」運動引眾怒,有網民呼籲商家「恥與為伍」,拒絕在紅媒上買廣告。「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被視為香港「紅媒之首」,有民眾張貼「對TVB說不」的海報。目前已有十個商家撤回TVB的廣告。

作為資深媒體人,30年來,彭小明在德國也經歷了風風雨雨,他認為中共對海外中文媒體的滲透一直沒有間斷。

「比如德國過去有很多華文媒體,有的自生自滅了,有好幾份都是辦好了之後就被中共收買了,有的直接接受國內媒體合作,變成國內宣傳部的海外組織機構。」彭小明說,「這些情況擴大得越來越快,現在擴展到香港還有海外的很多中文媒體,都受到中共或緊或松的控制。」

「中共或給你點好處,比如你原來不能回國現在就讓你回國,或者給你點甚麼甜頭,然後你必須聽它的指揮,然後你就為它歌功頌德,不說真話了。」彭小明說,「往往一個媒體如果走到這一步的話就會越陷越深,最後就變成了國內宣傳部門的附庸,而不是獨立的、具有新聞能力的、新聞人格的媒體。」

彭小明回憶說,「六四發生的前後,德國留學生開始醞釀《萊茵通信》雜誌和《真言》報(《歐華導報》的前身),六四一發生,我們就辦了這份報紙和雜誌,那時起我就參加了媒體的活動,一直到現在,也是整整30年了。這30年也是這麼風風雨雨走過來了。」

「上世紀末出現了《大紀元時報》,法輪功的朋友跟我們在一起,堅決抵制國內的海外大文宣,這是非常不容易走過來的。」彭小明說,「因為我們沒有資金、沒有後台,完全靠自己,秉承一個知識份子的良知,去辦一份報紙,要把真實的信息和真相告訴人民。」他說,「特別是大紀元一直在說我們要講真相。這是非常不容易做到的,但是我們幾十年堅持下來了。我們走過來了。」

「已經30年過去了,我在這其中跟大使館也打過官司,跟已經投靠使館的那些人也有過衝突。」彭小明說,「從今天的角度來看,雖然我們可能掙不了錢,或者我們回不了國,但我們堅持了新聞獨立的人格,我們講的話是真話。讀者知道我們講的是真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