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持續一個多月的反送中運動仍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曾經歷六四運動的趙紫陽舊部嚴家祺刊文提醒港人:要提防中共故意製造「動亂」事端,然後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中共軍隊進入香港。

港人不懈爭取民主自由

7月21日,香港將再舉行大規模的反送中遊行、爭取「雙普選」的權利。但港警以公眾安全為由變更遊行路線:不得經過政府總部等單位所在的中環、金鐘;遊行終點也被更改至灣仔的盧押道。

香港立法會議員范國威20日出席港台節目時表示,警方的安排是「危險、引火自焚」,數以十萬計的示威者遊行後需要時間散去,而終點修頓球場轉個彎就能到達警察總部,有機會令部份示威者轉移目標,包圍警察總部。

港人此前已舉行了多次數萬,甚至上百萬人的大遊行和大集會。包括6月9日的103萬港人反送中遊行,6月12日逾萬人的反送中大集會,6月16日的200萬人大遊行,7月1日的55萬人大遊行,7月7日的23萬在九龍旅遊區大遊行,7月14日的11.5萬人新界區大遊行。

港人持續一個多月的反送中、爭取港議員、特首雙普選的運動,引發全球各界的關注和支持。

嚴家祺:反送中可能有三種結局

現旅居美國的嚴家祺7月20日在香港《蘋果日報》刊文指,香港一次又一次數十萬、數百萬人的和平抗議和大遊行,使全世界看到了香港人民為保衛自由、為正義、為民主奮鬥的精神。

嚴家祺認為,香港大遊行近期的結局,有三種可能:一是特首林鄭月娥下台;二是中共正在策劃一個大陰謀,然後宣佈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三是林鄭「躺倒不幹又不下台」,港人一次又一次遊行後,與中共鬥智、不給中共編造在香港實施「緊急狀態」的任何理由和藉口,並設法讓自己人成為香港新的立法會議員,通過議會民主從根本上改造香港。

香港《南華早報》7月18日曾報道,北京當局認為,在當前情況下,香港問題最好還是讓香港政府自己來解決,北京不宜直接插手;北京不會動用中共軍隊來插手香港事務,香港警方仍然是維持香港穩定的關鍵力量。北京當局目前的原則和方針依然是:避免流血,保持香港基本穩定。

嚴家祺:防中共製造動亂

嚴家祺認為,不動用軍隊是中共是「現階段」政策,在「下一階段」中,在三種可能性中,最可能發生的是「第二種可能」,「這也是香港面臨的最大危險」。

他認為,說不準中共在哪一天宣佈中共軍隊進入香港,但與1989年6月4日不同的是,就是執行「不流血」的方針,軍隊以「維持秩序為名」進駐香港,沒有戒嚴,不用坦克,在香港宣佈「實施緊急狀態」,宣佈若干條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

嚴家祺表示,現在香港民眾的訴求是,「林鄭下台,實現雙普選」。但北京要林鄭既不辭職,又裝出無法管治的模樣,給北京一個可以編造謊言、污衊港人「動亂」的藉口。

嚴家祺說,在1976年4月5日在天安門廣場上,他曾親眼目睹有人推倒小汽車和點火燒車的全過程。他認為,該事件是當時「四人幫」一手策劃的,也是當天晚中共進行清場和鎮壓在天安門抗議民眾的最重要「理由」。

「如果未來香港又一次爆發大規模的和平抗議遊行,現在的『新四人幫』,早就安排了人潛伏到香港,在大遊行的高潮中,戴著面具,有意製造嚴重的暴力事件,包括打出『香港獨立』的旗幟。」嚴家祺說,北京就有「理由」、裝著義正詞嚴的口氣,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

但他也警告,如果中共一旦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中共的一些法律就會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就壽終正寢。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從此衰落。

嚴家祺希望,在香港面臨空前危險的今天,香港各界領袖們在抗爭中,利用智慧,讓中共策劃的第二種可能落空,把第三種可能變為現實,讓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成為光榮革命。這也將影響中國大陸14億人,引發中國大陸的變革,民主將成為中國不可阻擋的潮流。

六四時 嚴家祺籲鄧小平辭職

現年76歲的嚴家祺,在趙紫陽主導下的「政治改革辦公室」工作過,六四前曾任中國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首任所長,是趙的重要智囊。

嚴家祺也曾在胡耀邦主持召開的「理論務虛會」上提出「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務終身制」,是體制內高層開明人士。

1989年六四前夕,他與包遵信等人曾在5月17日發表了《五一七宣言》,指出中國當時所出現問題,是由於「獨裁者掌握了無限權力,政府喪失了自己的責任,喪失了人性」,他又形容鄧小平是「一位年邁昏庸的獨裁者」,並要求推翻「四二六社論」,結束老人政治,獨裁者必須辭職。

1989年5月26日,他與包遵信又發表了「在民主與法制的軌道上解決當前中國的問題兼告李鵬書」。

中共6月4日凌晨動用坦克、機關鎗鎮壓了手無寸鐵的學生與市民後,嚴家祺在港人的幫助下順利出逃到香港,然後經香港出逃到法國。

六四鎮壓後,中共公安部通緝嚴家祺、包遵信、陳一咨、萬潤南、蘇曉康、王軍濤、陳子明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