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橫跨整個暑假、在香港街頭遍地開花這段時間,出現了一批年輕示威者「勇武派」,與以往的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就像天秤的兩邊,對運動有著不同的見解與做法。隨著港警暴力對付示威者、無辜市民的影片廣為流傳後,這兩股勢力從對立轉為開始互為理解,讓北京進退失據。

香港著名報人、評論家練乙錚在《紐約時報》上發表文章《香港正迎來一場人民戰爭》,在描述遍地開花的暴力抗爭事件的同時,也探討了這種「勇武」抗爭,正在成為廣大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示威者所理解和接受的現實。他談到港府這次找不到目標,因為社會活動無領袖、無中心,隨時可來,這次文、下次武,讓港府頭疼。

練乙錚談到,勇武派和「和理非」派曾經有矛盾,但是現在兩大陣營已經和解。「現在我們看到的一會兒文一會兒武,很可能是鬥爭策略。」現在不光是年輕人,還有很多銀髮族也表示支持,希望香港能夠獲得自由民主,這是一個全民行為,具備人民戰爭的特點。

年輕人衝在前面,但是每個年輕人後面都有他們的家庭和長輩,這樣一個持續性鬥爭確實代表了香港老百姓的意願。許多觀察人士紛紛指出,和理非與勇武不割席,意味著在香港,一種新的社會共識正在形成:抗議者不惜任何手段,哪怕玉石俱焚,也要捍衛井水不犯河水的「兩制」和港人的生活方式。

勇武派少女:再害怕也不能放棄香港

一名才16歲的女性「勇武派」阿欣接受《大紀元》專訪談到,「說不害怕是假的,但一怕就退縮,我們就等同於放棄了香港。就算怎樣害怕,我們也要勇敢地走下去。」

這個暑假,阿欣原本只是為反惡法上街,用「和理非」的方式表達訴求,然而,卻讓她驚恐地看到了最愕然的一幕:一位走在遊行隊伍中和平表達訴求的男孩,卻在遊行抵達終點時,被突如其來的警棍撲倒,鮮血披面。這讓一向膽怯的女孩開始質疑:香港警察本應保護市民,為甚麼會要用暴力對待爭取民主的市民?

阿欣說:「我們一班年輕人,甚至是二十幾歲的都站了出來,都在為了我們香港的未來而奮鬥著,但是換來的卻是一些人的一個形容詞『 曱由(蟑螂)』或『暴徒』,認為我們是搗亂社會的一分子。他們卻根本都沒有想過,其實我們是在保護著他們的自由,而不是在危害著他們。」

一名少女阿欣說,即使害怕也是要站出來。圖為9月7日於旺角抗議活動中一名女孩被警察拘捕。(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一名少女阿欣說,即使害怕也是要站出來。圖為9月7日於旺角抗議活動中一名女孩被警察拘捕。(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警察濫捕示威者 製造白色恐怖

另一位22歲的阿樂,是在香港就讀工商管理系的大學生。在暑假中經歷過警棍、胡椒噴霧、胡椒球彈、催淚彈、橡膠子彈、海綿彈、布袋彈等等的武器。阿樂坦言,「我們由一個和平表達訴求的運動演化成為我們叫做『比較多一點武力』的運動。」

「原因是政府回應不斷激起民憤,我們感到非常無助。同時我們面對警方的武力鎮壓,而我們跟他們的武力相差太遠,我們也只能用我們僅有的東西去反抗警察所製造的白色恐怖。」

他細數,「最近的濫捕行動,例如:隨便在街上找街坊(市民)來搜身,在示威的現場中,只要有人被他們抓住,不理其(示威者)是否犯事,就控告他們,或者去誣告一些沒有暴動的人『暴動罪』。」

在香港,僅一條「暴動罪」最高就將面臨10年監禁。「你(警察)信口雌黃就控告示威者暴動?這根本就是白色恐怖。」阿樂說。

街道變戰場 為逐漸消失的自由而戰

昔日繁華的街道變成戰場。阿樂說,「我覺得當我們正在失去一些東西的時候,我們要停止這件事情發生。趁我們還沒完全失去時,我們要抗爭。」

阿樂口中的失去是指「正在失去的自由」,表達自己意見的渠道和自由。他說,「香港的言論自由在主權移交以後受到很大衝擊,尤其是近幾年,中共政府不斷想在香港製造混亂,讓香港發生暴亂而趁機將『一國兩制』徹底收回。屆時,港人如肉在砧板上任中共宰割。」

阿樂說,特別是警方每一次的武力升級,如日前一個女孩的眼睛被(警察)射盲,都令人非常憤怒,「我們覺得很氣憤。他們每一次的武力升級,只會令民憤繼續上升。我們不會因為他們這樣做而害怕不出來。我們不會怕,一定會出來。」

「我最怕的是失去自由,其實我們是想脫離它(中共政府)的管治。而林鄭月娥根本就是中共的一隻棋子。她由頭到尾都沒有為香港人負責過,他們只不過是在剝削我們香港人,在減少我們自由的程度。」他說。

中共官逼民反 香港市民:挺青年「革命」

勇武派的出現是有其原因的,一位年近60的香港市民小方(化名)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勇武是一種剛硬的手段,和理非是屬於軟的、文的手段,是兩種不同強度的方法,若只用一種方法是無效的,就必須用另一種方式。因此,勇武派的出現是很自然、有其道理的,並且起了關鍵性的作用。」

他舉例,7月示威者包圍、衝進立法會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就軟下來了,聲稱逃犯條例「壽終正寢」,若不是勇武派激烈抗爭,就達到不了目的。因此,小方認為,「勇武派」、「和理非」兩種方式必須靈活地運用。

不少市民對於年輕人的抗議行動表示認同。圖為一名85歲的銀髮族,他在多次暴力衝突中,阻擋在示威者和警察中間。(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不少市民對於年輕人的抗議行動表示認同。圖為一名85歲的銀髮族,他在多次暴力衝突中,阻擋在示威者和警察中間。(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他提到,五年前佔中運動(雨傘運動)時,傳統民主派與勇武派的意見分歧,是導致佔中運動失敗的其中一個原因,「共產黨就是個邪惡,多少人出來他都不理你,當軟的、文的方法不行,你就得用剛的、用武的。」

經過佔中運動磨合後,如今,民主派、本土派及勇武派三派逐漸融合,「大家的目的是一致的,只是手法不同。」

只要林鄭月娥不回應五大訴求,勇武派的激烈抗爭一定會繼續。小方提到,以文明國家來看,勇武派的手法好像是激烈粗魯了點,「但這是革命,不是暴動、破壞,推翻一個反動政府,除了講道理以外,還要革它的命,不然光打它是不會痛的。」

有人批評「勇武」等於暴力,但小方認為,「這是正義行為的力量,不能把正義的力量說成是動亂。港府掌握政權,老百姓沒有權力,手上也無刀槍,自古以來只有官逼民反,你搞暴政、鎮壓人民,卻不准人民反抗,哪有這種道理?」

小方強調,香港問題其實不是社會動亂、不是治安問題,根本上是政治問題,「為甚麼中共越維穩越不穩?越反貪就越貪?」「引起反送中抗爭的《逃犯條例》始作俑者就是共產黨,要解決政治問題,事實上就要解決共產黨;我相信,一但解決了共產黨,就解決了所有問題。」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 2019.9月號/第8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