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董勤達(Tom Tugendhat)周一(9月2日)投書美國雜誌《大西洋》(The Atlantic),呼籲倫敦開放確認符合條件的香港人成為英國公民。

他在文中指出,恢復許多在中英交接時失去的權利,可以減少香港抗議活動的利害關係,並鼓勵政治對話。

全文翻譯如下:

五年前,中國(中共)表示開始篩選參選香港特首候選人。為響應這一聲明、首次展開雨傘的一些抗議者在星期五被捕,他們抱怨北京用手指重壓香港選舉。當年17歲的黃之鋒(Joshua Wong)因協助組織抗議活動成為被拘留者之一。30年前,中國(中共)依「一國兩制」向數百萬港人承諾在新的香港特別行政區保障他們的權利和財富。然而,過去幾周所發生的事件凸顯了一個問題:這座城市能否在繁榮中存活下來?

這個雙重制度給所有人帶來的回報,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承受著更大的壓力。中國(中共)軍隊在大陸等待,曾經被認為是亞洲最好的香港警察部隊試圖在沒有外界幫助的情況下控制場面。但抗議活動並未停止。(港人)對未來的恐懼——擔心權利一旦失去,將永遠不會回來;他們說服成千上萬的人,現在必須採取行動來保護自己。

香港人需要時間、空間和安全,來努力尋求政治解決方案。須符合所有有關各方利益的、這種解決方案的最簡單方法,即是讓英國糾正一個歷史錯誤,並確認符合條件的香港人成為英國公民。

這不是香港人第一次擔心他們的未來。在英國將香港的政權移交給中國(中共)之前,1997年,許多人擔心香港人不會相信這個新政權。這就是為甚麼兩國政府在1984年就《中英聯合聲明》達成一致,並將其作為與聯合國的條約提出。該協議羅列了明確的內容,並承諾這份國際協議將持續50年之久。這一宣言對於了解中國的騷亂並看到了天安門廣場的暴力鎮壓五年之後的香港人來說是必不可少的。

許多人考慮逃離,但英國再次穩定了這艘船。1981年,香港人與英國公民的地位發生了變化,港人被稱之為英國殖民地的公民,是英國附屬領土的公民,但沒有在英國的居住權。聯合聲明同意香港人將在移交時成為英國(海外)國民,但由於移民開始威脅到城市的穩定,英國推翻了部份決定,給予想移民者留下來的誘因。通過保證他們的權利,英國確保他們可以隨時離開,得以花時間選擇去留。讓香港人可以適應他們的新統治者,並對未來充滿信心。

現在,就像那時候一樣,街上和政府中的人需要時間和信心,如果結束抗議活動所需的政治解決方案有機會實現的話。英國可以再次提供幫助。今天,英國(海外)國民近40年前失去的權利回歸,將讓那些等待的人們重拾信心,並在無論動盪結果如何的情況下,確保他們任何的選擇。此舉可以降低抗議活動的利害關係,並鼓勵政治對話,這是目前的唯一解決方案。

剝奪香港人作為英國公民的權利的決定是錯誤的,而且適得其反。這不是保護英國的大規模移民,它使英國脫離了亞洲經濟奇蹟,並取消了那些在法治上長大的人的權利。我們需要糾正這個錯誤,而不僅僅是為了我們自己。

更重要的是,英國國民,無論他們住在哪裏,都應該能夠獲得法治的保護。他們也應該有決定他們生活的自由,而不必去擔心保衛搶佔的事件發生。有諷刺意味的是,如果他們沒有離開(香港)的意識,許多人將失去留下的信心;回歸導火線:不必要的英國移民。

英國的角色並不僅僅是承認我們自己的國民應該享有的權利。英國通過法治與香港有著內在的聯繫,並且與島上的法官共同分擔聲譽風險。

海外非常任法官(Overseas nonpermanent judges)已在香港最高法院終審法院任職數十年。他們來自英國、澳洲、加拿大和紐西蘭,以保證香港司法公正符合國際標準,不受隔壁共產黨獨裁統治的影響。

在(中國)大陸司法並不平等。共產黨員只能由他們的同儕來審判,而不是普通法院。腐敗和治理不善的指責,意味著外界對中國(中共)司法機構獨立的信心少之又少。這對個人權利不利,也對商業貿易不利。香港是與眾不同的;法治承保了城市的繁榮,並為全世界的貿易商和投資者提供了信心。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香港的司法制度確保了島內的繁榮。這就是新引渡法(問題)如此重要的原因。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曾表示,引渡法草案旨在幫助防止罪犯在該地區隱藏,為非作歹。但是,該法案不僅僅是預防犯罪,還需認識到另一個法律制度的公平性。在大陸,這是不正確的。中國(中共)處決了數百名囚犯,並任意拘留和大規模監禁來控制其政治活動,這與香港依舊戴著假髮的法官的制度形成鮮明對比。

(香港)是一個法律信心的避風港,這個地區與腐敗、寡頭壟斷財富作鬥爭,這些寡頭包括所謂的中共太子黨。

中國(中共)將法律作為一種控制手段,而不是正義,直接將其法律置於(英國)普通法的對立面。引渡法案將該制度的職權範圍擴大到香港,使英國法官成為共犯。英國法律體系和其它法律制度的聲譽風險很明顯,以致這不僅僅是關於香港的問題,也關乎我們(英國)。

而且其影響要廣泛得多。許多投資者在亞洲的關鍵節點之一(香港)來從事亞洲和全球貿易,使得回報收益大幅增加。這是香港法官通過法治、標準和尊重國際準則創造了這種信心。

現在,中國(中共)正試圖利用其同樣的司法制度,通過「一帶一路」倡議來支持其重商主義的擴張。聲明香港司法非公正的系統將直接威脅北京的新帝國夢。這也削弱了投資者對該地區市場的信心,破壞數百萬人的繁榮。這就是為甚麼歸還他們的權利不僅對香港人有利;這對每個人都有好處。

香港回歸20多年後,英國不再對香港採取任何直接影響。殖民統治的日子早已過去,沒有人想要他們回來。但是,由於我們對英國(海外)國民的承諾以及我們的法官在普通法系統中的作用,英國和香港之間在我們相互交織的歷史和經濟基礎上的關係依然強大。英國可以通過記住帝國的過去賦予持續的職責,以及保障在君權庇護下長大的人的權利,再次助香港繁榮發揮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