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聊齋誌異》讓蒲松齡名滿天下,狐妖鬼怪、神仙方士,演繹離奇曲折的因果報應、輪迴往復。

讀者或許不知,「聊齋先生」本人的轉世經歷,比起他的作品來,更富有傳奇色彩呢。

清初朱湘鱗作蒲松齡畫像(公有領域)
清初朱湘鱗作蒲松齡畫像(公有領域)

蒲松齡,字「留仙」,號「柳泉」,生於一六四零年,卒於一七一五年。在《聊齋誌異》的序言《聊齋自誌》裏,作者講述了關於自己的一件奇事。

徐昆《柳崖外編》書影局部(公有領域)
徐昆《柳崖外編》書影局部(公有領域)

原文寫道:「松懸弧時,先大人夢一病瘠瞿曇,偏袒入室,藥膏如錢,圓粘乳際,寤而松生,果符墨志。」

這段話的意思是:在蒲松齡出生時,他的父親做了一個夢,見到一位病瘦的僧人,袒露右肩進入屋中。在他的右乳旁,黏著一塊銅錢大小的膏藥。其父驚醒,這時蒲松齡恰好落生,在他的乳旁果然有一塊黑痣。

蒲松齡的父親認為,兒子就是那位苦行僧轉世,便給他取字「留仙」。蒲松齡嘆道:「勿亦面壁人果是吾前身耶?」

蒲松齡的轉世故事,比他筆下的志怪小說更有傳奇色彩。圖為蒲松齡故居(聊齋)(Finblanco/Wikimedia Commons)
蒲松齡的轉世故事,比他筆下的志怪小說更有傳奇色彩。圖為蒲松齡故居(聊齋)(Finblanco/Wikimedia Commons)

故事講到這裏,只說了一半。前世為僧,來生又是誰?

清朝的文人徐昆,即是蒲松齡轉世。此說流傳甚廣,不僅在史書中有所記載,徐昆本人也自命為蒲留仙的後身。

徐昆,字「後山」,號「柳崖」、「柳崖居士」,別號「嘯仙」。他所著的《柳崖外編》,彙編各種超常神奇之事,筆意學《聊齋》。此書一出,即獲「無愧《聊齋》再世」之譽。從徐昆的名、字、號以及他傾力編纂之書籍,確實可見其與蒲松齡的對照呼應。

王友亮、李金枝在為《柳崖外編》所作序言裏,都稱徐昆為「蒲留仙後身」。而且,這兩篇序言還勾畫了玄妙的細節,繪聲繪色。

話說,在蒲松齡去世兩年後,這一天,在濟南城外的金家莊,商人徐敬軒在家中為小兒慶祝周歲。當時天下著雨,徐敬軒在門前迎客,見一書生冒雨趕路,便邀請他進屋避雨。書生問他為何擺設筵席,徐答:「兒子周歲」,還把孩子抱了出來。

嬰兒正在啼哭,一見書生便笑起來。書生忙問:「此莊何名?」聽到「金家莊」時,書生驚喜地說:「您的兒子就是我的老師蒲留仙轉世啊。老師在前年的今日去世,臨終前留下一句:『紅塵再到是金鄉。』」

這時,徐敬軒想起,自己在前年去峨嵋山祈子時,曾有一夢。在夢裏,他行至一處,有垂柳映清泉。又見一老儒生,手執蒲扇,笑而不語。忽然一個聲音說:「此汝子也。」不久,徐夫人盧氏懷孕。

徐敬軒得知兒子與蒲松齡的淵源後,給兒子取名「昆」,字「後山」。後人對此有解:昆、山,與「柳泉」的「泉」水相對,前世與今生互補。

在文學的世界和真實的人生裏,蒲松齡和徐昆各自寫下了兩版傳奇。文人結仙緣,紅塵續佳話。

~轉載自【正見網】◇